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26集剧情

张从军不满袁刚一直情绪不高,在酒桌上,一定要袁刚说出原因。半醉的袁刚把当年自己和陈涵秋的事跟张从军说了。张从军听完嘲笑袁刚幼稚,张从军的分析,让袁刚终于明白自己跟陈涵湫在爱情这个问题上,处于不同位置上,陈涵湫没有跟袁刚恋爱是他们感情基础不牢靠的根本原因,袁刚以为旧时候男女之间也没有恋爱,也有许许多多的人生活幸福,但是搁在陈涵湫这里就是不可以,从小受文学作品的影响,让陈涵湫觉得跟袁刚的关系太平淡,没有恋爱的婚姻关系肯定让陈涵湫没有满足感。

袁刚决定要夺回自己的爱情,打一场爱情保卫战。袁刚跑到书店,买了几本什么女人心理、恋爱宝典等弱智书,像教徒膜拜圣经似的狂看,别说这书还真管用,袁刚马上就给自己制定了几个恋爱步骤。第一条就是减肥、剃头、换行头,把自己的形象改成知青时代的样子。几个星期下来,袁刚果然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袁刚约陈涵湫出来吃饭,陈涵湫拒绝。袁刚几次到发廊也没有见到陈涵秋。袁刚很郁闷,但他的光辉形象还是得到全家人的高度赞赏,袁母更是得意,认为他们决定让儿子离婚太正确不过了。

和知青战友的谈话,使李劲松怀疑自己的"不育"问题,但是陈涵湫否认袁小刚是自己儿子。李劲松决定再次去做生育能力检测,确定自己并不存在不育问题,他很生气,知道是自己不仅被老婆愚弄了,还有社会也把自己大大愚弄了一番。他想到袁小刚完全可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没想到离开医院时碰到了廖静,廖静来见的人正是给李劲松检查的医生,看到廖静主动和李劲松打招呼,那医生便把李劲松以为自己不育的事当笑话给廖静说了。

国家开始整顿汽车制造业,对各种形形色色的汽车制造企业进行核准,袁刚并没太在意,他感受到最大的经常性的压迫,还是来自陈致秋的阻击,他们占据了大部市常奔马是按照顺利时预计的产能,此时销售受到阻碍,库存大增,资金周转不灵。

李劲松借口给袁刚透露重要情报,要袁刚见面,袁刚本来想拒绝一想没准能打探到李劲松对陈涵秋的态度,同意见面。李劲松看见袁刚的全新形象也吓了一跳,第一次对自己不那么自信了。李劲松把自己所谓的汽车整顿信息通报给袁刚,袁刚很不屑,声称自己早就知道。

李劲松急于打败袁刚,又说,我接下来说的事,你肯定也会说你早就知道。李劲松思前想后,认为当时陈涵湫怀的是自己的孩子,被袁刚知道了,袁刚趁人之危,逼陈涵湫结婚。袁刚听到袁小刚的事,心头一紧,差点以为是陈涵湫把袁小刚的事情告诉李劲松,直到李劲松说出自己趁人之危等等,才晃过神来,明白是李劲松猜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站起来对李劲松狠狠地说,想儿子想疯了吧?撂下李劲松趾高气扬走了,李劲松没好气地说,这是事实,我看你能瞒多久!

廖静生病,袁母把儿子叫来啦廖静去医院。陈致秋第二次从美国回来,因为不愿意每天看着住他们家的房子的人,在外面租房住,再后来分房结婚等等,根本就不来小院。陈涵湫一离婚,也离开小院,为了不跟公公婆婆碰面,也不回小院,所以,没有一个孩子在身边,照顾廖静的任务实际上落到袁家人手上,不乐意归不乐意,在这件事上,袁母有些许跟陈家扯平的感觉。

袁刚把廖静安顿好,给陈涵湫打电话,陈涵秋死活不接,最后袁刚没办法,只好跟陈涵湫的员工说廖静病了,让陈涵湫赶快到医院。

陈涵秋赶到医院,见到母亲,心里有些愧疚。一看到袁刚下了一跳,仿佛自己回到了知青时代,看见文雪梅在跟前,陈涵湫马上摆出一付陌生客气的样子跟袁刚讲话,文雪梅掉头进了婆婆的病房,把他们两个撂下。陈涵秋马上脸色就变,指责袁刚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她,却通知文雪梅,袁刚怕惊动廖静,把陈涵湫拽走。陈涵秋不依不饶一路指责。天凉,袁刚看陈涵湫没完没了,把她拽到医院旁边的餐厅里。破天荒,陈涵湫要求服务员上酒,陈涵秋边喝边狂骂袁刚,把餐厅的客人都吓着,袁刚只好把陈涵秋带走,一路上,陈涵秋没有停止喝酒停止骂人。回到家,又稀里糊涂跟袁刚上了床。

一觉醒来,陈涵湫完全忘记昨晚上发生的一切。陈涵秋发现袁刚在床上,踹醒袁刚并凶巴巴说要报警。袁刚急忙抢过电话,问为什么报警,陈涵秋说袁刚非法进入她家和强奸她。袁刚怎么解释,陈涵秋都不相信,最后又说你怎么能进家门,肯定翻我包了,又要告袁刚偷窃。袁刚气急,要求陈涵秋别闹了,有力气到医院去伺候廖静。

这一夜后,陈涵湫也开始审视自己,也开始了尝试改变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都对彼此在那段艰苦的岁月中互相支撑有了些许对生活的感悟。

陈涵秋心底里有意无意开始跟袁刚较劲。减肥也成了陈涵秋的必修课。赵英误以为陈汉秋在谈恋爱,也就在一旁起哄,陈汉秋乐意让赵英瞎猜,丰富大家的想象力。奔马厂现在是多事之秋,袁刚没时间处理个人得失。很多顾客都找上门来,有的要求撤消订单、退还订金,有的要求袁刚给出一个解决的方案。袁刚四处奔波,希望能够从有关部门寻求解决的办法,得到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但他的努力落空了,所有相关的部门都告诉他:此次整顿力度很大,没有回旋的余地。

文雪梅跟陈致秋分居,陈致秋把责任也算到袁刚身上,一直在寻找报复的机会,陈致秋知道袁刚陷入困境,给袁刚打电话说,据我所知,你现在内外交困,张从军已经打算掉转船头干房地产了,他抽走多少资金你知道吗?你这个生产主管恐怕也就剩下个空架子了。还有国家汽车名录也要公布了,奔马不可能登到汽车名录上。

袁刚是个不服输的人,他认为天无绝人之路,通过努力,袁刚竟然疏通了邻近一个市的车管部门,在规定实施生效的前一个月,袁刚把已经生产的库存奔马汽车统一上了那个城市的地方牌照。在政策生效之后,奔马汽车依然在销售,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式,现在销售的奔马汽车是上好牌照的汽车,牌照是真的,全国的客户只要买奔马,还免去了上牌照的麻烦,只在每年年检的时候把行车执照寄回奔马销售公司,由奔马负责盖好年检章,就可以继续使用。于是,奔马打了一个政策的擦边球,继续热销。

为了更快更好宣传发廊连锁经营理念,陈涵秋还组织自己最好的员工参加电视台的创意发型比赛,经过层层选拔,有一个学员一举踏进电视演播厅,成为10位参赛选手之一,赵英的发廊也跃升成为知名发廊,连远在香港的大款老婆都知道这个消息。发廊的知名度更高,也就不断地接受潮流杂志的邀请,赞助他们拍摄内页时装照片,陈涵秋吸取以前的教训,让发廊的发型师都会轮流参与。

搞比赛辛苦程度超出陈涵湫预计,每天累得半死,连回家的力气都没有。赵英给袁刚电话来接陈涵湫回家。袁刚看到陈汉秋也在改变自己,心里狂乐,就算陈汉秋的态度多么恶劣,袁刚都绝不回应。陈涵秋生气认为袁刚死缠烂打,一到家就要求袁刚离开,袁刚坚持要在整个比赛期间每天晚上给陈涵湫泡脚,同意才离开,陈涵湫无奈。

几次下来,陈涵秋就忍不住了让袁刚滚蛋,泡脚让陈涵秋想起了怀孕时袁刚每天给他泡脚穿鞋的情景。袁刚知道他的的爱情保卫战开始有成果了,他让陈涵秋骂,痛快的骂,痛快地吵,很快双方就在彼此的争吵中,一点一点剥去误会,一点一点了解彼此。张从军看到袁刚干劲冲天,很放心去了海南,让袁禾以法律顾问名义随行,他去后不久,电话告诉袁刚,他在海南非常顺利,已经购买了土地,很快就会投入建设,目前运作十分成功,不仅拿到了黄金地段的开发权,楼花的销售也初见成效,袁刚也期待着张从军能把一个大金娃娃抱回家,也帮他周转周转。他这阵子苦撑局面,压力极大。

假期到了,袁小刚坚持要回奶奶家。陈涵湫给袁小刚报了很多课外班都没拦祝袁小刚感觉爷爷奶奶不像他小时候那么疼他,就给自己台阶下,认为是自然现象,自己长大了。

袁小刚还发现家里经常人来人往的,还总是跟奶奶交头接耳说悄悄话,还明显的躲着他。看见父亲被奶奶拽着说了说,很不高兴出了门,袁小刚当机立断,打车跟踪。

看见父亲来到一个餐厅,一女的浓妆艳抹,很热情跟父亲说话,袁小刚立刻想到父亲背着母亲偷情,走过去跟父亲打招呼,还大声说妈妈叫你不要太晚回家。把袁刚的相亲给搅了。袁刚本来就是为了应付母亲的唠叨,没想到被儿子抓住,心里极不痛快。

袁田拿陈涵湫给的钱,顺利开了一家私房菜馆,店面不大,但是生意却一天比一天好。袁田很顺心。可是丁晓红也要来帮忙。丁晓红对待客人没有耐心,每次客人有什么要求或者有什么意见时,丁晓红都认为人家是找茬挑刺儿,比客人意见大,也比客人嗓门大。

袁田好说歹说,让丁晓红拿份工资,除了餐厅爱上哪呆着去哪呆着。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