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27集剧情

袁小刚害怕父亲有外遇,想尽办法撮合父母关系。袁小刚买了两张电影票,分别给了父母,声称自己跟他们中的一个去看。

到了电影院,陈涵秋袁刚发现上了儿子的当,袁刚很乐意,拼命在心夸奖儿子。陈涵秋一看袁刚就上火,说你要骗人也用不着让儿子陪着你玩。陈涵秋电影都不想看就要走人,被袁刚拽祝从电影院出来,袁刚拿出鲜花之类重新求婚,陈涵秋内心是感动的,但她觉得跟袁刚的关系肯定不能回头,不然袁刚怎么跟她的父母交待。陈涵秋面无表情将鲜花还给袁刚,袁刚要扔掉,被陈涵秋抢回。

袁刚从张从军的房地产朋友那定了一套又便宜又大的房子,认为要不了多久,就能住进去了。袁刚翻抽屉时看到陈涵湫遗忘在家里的地契,想了想,决定把它归还给陈致秋。

打电话归还地契,竟然陈涵湫陈致秋都不接电话,想给丈母娘受过去,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文雪梅打通了,袁刚把地契给了文雪梅,看见文雪梅住在父亲家,知道文雪梅跟陈致秋有矛盾,

两人坐下深谈,谈清彼此情感,虽然曾有过一些不能说只能意会的东西,但两人此生无法结合在一起,这是做人的底线。文雪梅早就明白,但仍然很痛苦,此生,袁刚只是她的大哥。袁刚力劝文雪梅与陈致秋合好,分析了陈致秋的长处优点,文雪梅不置可否。

廖静把陈致秋一顿臭骂,要他去把文雪梅接回来,陈致秋也希望结束冷战,前往文厂长家,诚恳道歉,希望文雪梅原谅自己的误会。文雪梅看着父亲病卧在床,在父亲的苦苦逼迫下也因为袁钢的劝导,和陈致秋勉强重归于好,结束了分居。

文雪梅结婚后一直瞒着陈致球服避孕药,就是害怕有一天离婚,孩子会受罪。陈致球不断在找不孕的原因。避孕药被陈致秋发现了,为了文雪梅不再闹分居,陈致秋没有揭穿,但悄悄把药换了。

廖静有职称评定要庆祝一下,想让全家在家里吃顿便饭。结果被女儿拒绝。很气愤跑到女儿家来问个究竟。一问原因才知道是陈涵秋不知道如何面对以前的公公婆婆,廖静想想如果这样女儿一辈子都不回来不是办法,何况还是自家的房子,决定是时候处理房子的事了。这一说,陈涵秋还不同意,廖静有些不高兴了,婚都离了,女儿还胳膊肘子往外拐。陈涵湫无奈把袁小刚的事情也和盘托出。廖静没想到女儿经历这么多年痛苦,一个人承担到现在,为女儿深感伤怀。知道袁刚为女儿付出很多,也就同意女儿,暂时不追房子的事了。

讲到了李劲松,廖静把医院听到的关于不育的事告诉了陈涵湫。陈涵湫表示永远不想让他知道袁小刚的身世。早上一起来,袁小刚因为昨晚隐约听到离婚、李劲松等字眼,觉得蹊跷,不肯上学,要求母亲说清楚是不是跟父亲离婚了,陈涵湫说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袁小刚极不高兴,陈涵湫不容置疑把他送到学校。

陈致秋听说小院这一片地方政府有新的规划,赶紧来找陈涵秋,诚心诚意要求姐姐交出地契,并且承诺不会强行要求袁家搬出去。

陈涵湫想起地契在袁家,就打电话给袁刚。陈涵湫把袁钢的回复告诉弟弟,陈致秋大吃一惊。陈致秋急忙赶回家,见文雪梅正在翻箱倒柜就更气愤,指责文雪梅想吞占陈家房产还和袁刚不清不楚。文雪梅本来就被自己发现的电话单愤怒到极点,还没发作,被陈致秋一通说,等自己反应过来,才想起来陈致秋指的是上次袁刚给她的那份放在父亲家的地契,陈致秋还不依不饶说你走到那,那房子还是陈家的等等。

文雪梅把地契和电话清单一起给了陈致秋,对陈致秋简单说了声离婚,收了收东西就想走,陈致秋知道自己过分了,追着道歉,但没有得到文雪梅原谅。

这天,陈涵秋生日,袁刚把陈涵秋的客厅铺满了她的生肖绒毛动物,每个动物都手持鲜花和卡片。

陈涵秋根本没有想起自己的生日,一进家门,就被这个景象惊呆了,陈涵秋一个一个看过去,一岁一个,个个都有祝福,陈涵秋还没看完就已经泪流满面,最后一个是鲜花丛中一张袁刚童年的照片,卡片上写着让陈涵秋改变心意的一句话。

袁刚和儿子打开灯,从房间里走出来,袁刚搂住陈涵秋,这一次,陈涵秋没有反抗。一家人正温馨着,电话响起。李美娣要袁刚赶快买份报纸。

袁刚从报纸上得到海南房地产崩盘的消息时大吃一惊,赶紧给张从军打电话,却怎么联系不到张从军和袁禾,袁刚不知道两个人会出什么事情,四处托人,打听消息,紧张等待;

等来的是张从军老婆打的电话:袁刚这才知道妹妹袁禾与张从军同居的事。据张从军老婆讲,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只是在这里偷偷摸摸,去海南后就公开了。袁刚没敢把真相告诉父母。

袁刚觉得自己有责任把妹妹找回来,计划去海南,找到张从军算账,把袁禾带回来。正在张罗去海南,李美娣电话,万分紧张告诉袁刚,公司帐号被银行冻结!

袁刚火速赶回厂子里,详细询问,才知道张从军把公司抵押给银行,把贷款投资海南房地产,结果海南地产崩盘,张从军被套牢,导致银行查封奔马公司帐号,袁刚气炸了,杀张从军的心都有了。

坏消息没有得到控制,一时间厂子里大乱,工人很快包围了厂办,要求兑现工资;袁刚解释安抚,工人们不相信;

李美娣急了,给陈涵湫打电话。陈涵湫一听说袁刚陷入危机,就去找赵英筹款,赵英不解,劝她别为了袁刚损失太多,已经离了婚的人,不过是尽点心意而已。

接着李美娣又给李劲松打电话,希望能动用他局长的身份帮帮忙。李劲松掉头找陈涵湫,声情并茂把袁刚明知孩子不是他的,用婚姻保护陈涵湫的感人故事说得泪流满面,并表示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袁刚。陈涵湫也被感动了,问李劲松什么时候知道的,李劲松高兴得说,自己也是刚确认。陈涵湫缓过来,知道被诈,恨李劲松落井下石,在这个节骨眼上玩心眼,警告李不要去骚扰袁小刚。

陈涵湫倾其所有,给工人发了半月工资,希望他们谅解。总算把袁刚弄出来,回到家。

陈致秋被文雪梅催烦了,跟文雪梅到了民政局离婚。两人同时坐在调解员面前,在不断回答调解员的问题后,双方都觉得有些草率,却有碍于面子,都坚持离婚。签字时,文雪梅肚子感到一阵不适,捂着嘴,问了声洗手间在那,就跑。在中年妇女提醒下,陈致秋意识到老婆可能怀孕,装作若无其事,等文雪梅从洗手间出来,建议先和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再说。

在赵英事业顺风顺水的时候,却传来大款病危的消息。赵英为了杜绝后患,开始做财产转移的准备。她把法人改为陈涵秋,并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陈涵秋名下。事后证明赵英有远见,大款竟然没有缓过来死了。

大款老婆追到北京,拿着当时让赵英签的分手文件中的条款,条款中注明如果没有分手,归还所有费用和费用产生的利息等等条款,大款老婆还拿出很多图片证据,说明赵英没有真正分手。赵英气愤大款老婆下黑手,声称一个子也不会给。大款老婆知道赵英把财产转移到陈涵秋名下时,找陈涵秋谈,说她只想要拿回那笔分手费。

陈涵秋奇怪这种事怎么会找自己谈,她不相信赵英把财产转移到她名下,当赵英证实大款老婆的说法时,陈涵秋义愤填膺,出了这么都事,你还嫌我不够累啊,会害我被谋财害命的。赵英没那么想,虽然名字是陈涵秋的,但所有文件都在自己手里,按照现在陈涵湫的处境,她只希望陈涵秋不要有非分之想就好了。事实上,大款没有给老婆和孩子留下多少财产,很多金融项目赔了,还欠下一屁股债,几个孩子还要为余下的财产、房子争夺,看着赵英在大陆红透半边天,所以大款老婆才萌生了跟赵英讨债的想法。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