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战火中青春 > 战火中青春

战火中青春第8集剧情

奶瓶事件后,侦查班里每一个欺负过章佩然的人都发生了一些怪事。

首先是胖头,晚饭时他抢了章佩然的一个馒头,可吃完后就开始上吐下拉,一趟趟的跑厕所;接着是大刘,刚刚用章佩然接来的热水烫完脚,脚部就开始奇痒无比,一个人坐在床上拚命的搓挠也不起作用;大眼见势不妙,急忙脱掉用章佩然衬衣改成了的短褂子准备睡觉,却不想后背竟然让短褂子印上了一个小日本的头像;阿新见状哈哈大笑,顺手拿起自己的毛巾擦拭眼泪,没想到擦完后开始喷嚏不止,打的上气不接下气…..

班长老刁见状哈哈大笑,告诉大刘等人这一切都是章佩然所为并当众揭穿了章佩然往馒头里掺巴豆粉,在洗脚水里偷放了使人过敏的蜂勾毒等等,当几人纷纷要出手报复章佩然时,老刁又不露声色的制止了他们,因为老刁看到了章佩然对自己一脸不屑的神情。

老刁命令章佩然把房门关上,就在章佩然的手刚刚接触到木门时,老刁突然出手,嗖嗖嗖五只飞镖打出一个漂亮的梅花图案,准确地插在章佩然五个手指中间,钉在门板上。章佩然瞠目结舌,战士们齐声叫好。老刁拍拍章佩然的肩膀说老子当兵杀人时你他妈还穿开裆裤呢!

其实老刁早就悄悄喜欢这个酷似自己儿子的小伙子,只是因为他太懦弱和文静,多日来老刁一直在等待着他血性的爆发。老刁是东北人,九一八事变后,一家被鬼子杀光,其中就有老刁最喜爱的、和章佩然十分相像的独生儿子。

章佩然渐渐放弃了以前的生活习惯,和班里的战友打成一片,而大刘等人也开始喜欢章佩然这个小老弟了。

童卉在配合王亚茹做宣传工作时非常积极,她带着几名女兵挨家挨户地进行反扫荡的宣传,整个村镇都笼罩着一片热烈的战斗气氛,小伙子们喊叫着挖地道、堵门、拆墙搞三通(地通、墙通、房通),妇女们说说笑笑忙着坚壁清野(藏粮食、藏衣服、藏一切可能被鬼子利用的东西)。童卉和几名女兵被这种气氛感染着,说说笑笑地往前走,忽然某处传来一阵争吵声,童卉和战友急忙走了过去,原来是一个叫媚妞的女人不让人们在他们家挖地道,所以一群年轻人和她吵了起来,大家告诉童卉这个女人原来是地主马伯乐的小老婆,马伯乐跑了以后又嫁给了这户的一个老鳏夫。童卉正要上前给媚妞做工作,不想正好崔浩田经过此地,一见童卉在场,当即抖擞精神,上前和媚妞大谈马列主义,媚妞却在崔浩天面前大献风骚,弄得崔浩天几乎下不来台,幸亏王亚茹及时赶到,才避免了崔浩天更大的尴尬。

为了让自己尽快成为一个男子汉,更为了向童卉证明自己的能力,章佩然决定拜老刁为师。可开始时,老刁并不同意,他以江湖口吻说,拜师要有拜师礼,而且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章佩然答应了,于是他想到深夜去偷老乡的母鸡。平时他总是听阿新说,偷鸡只要一把能抓住鸡脖子,往腰带上一塞就神不知鬼不觉。可实际操作章佩然毕竟没有经验,一把抓住了鸡尾巴,顿时鸡窝炸了营,全村鸡飞狗跳。

章佩然做梦也没想到他偷鸡的这户人家正是白天童卉来过的媚妞家。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