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家有公婆 > 家有公婆

家有公婆第27集剧情

回京的日期渐近,高一飞焦躁地借酒消愁,杜鹃不解真相,仍旧幸福地想象着到北京见公婆的样子,高一飞再也无法坚持,终于开口向杜鹃袒露真相,杜鹃一阵眩晕! 杜娟突然晕倒,杜八根询问高一飞原因,高一飞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杜鹃醒来,沉思很久,没有向父亲说出真相。 少言寡语的高维岳看不到韩珊和舒新的发展,第一次开口询问儿媳的感情,韩珊坦诚地向公公说出自己的内心感受,他喜欢舒新,但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双方父母,她和舒新还是做普通朋友更好。高维岳了解韩珊的心意,他也不能让家拖累韩珊,高维岳决定让高一鸣去公安局为高一飞消户,并再次和舒新联络,希望舒新能坚守自己对韩珊的感情,舒新被老人的大义感动。 原野在仓库边徘徊,趁韩珊不在溜进仓库,看着花钱很少但风格独特的仓库装饰,原野心生嫉恨。韩珊走进仓库,意外地看到站在仓库内的原野,原野直言希望韩珊退出这场爱情游戏,因为韩珊根本不是对手,舒新对她永远都只是同情。韩珊平静地回敬原野,即使是同情,那也得舒新说了算,至于她退不退出这场感情,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跟原野无关。 杜鹃突然从医院消失,不辞而别来到北京,她要看个究竟,高一飞是不是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杜鹃按照高一飞告诉她的地址,找到了高一飞以前的家,但已物换人非。从邻居那里得知高家的新住址,杜鹃便以高一飞以前生意伙伴的身份造访高家。柳细腰看着这个突然而降的漂亮姑娘,一下子懵住,转而泪水涟涟。一年了,高一飞以前的朋友见了她的面都恨不得躲着走,生怕受到牵连,没想到杜鹃还这么老远的过来探望他们二老。柳细腰拉着杜鹃的手闲话不止,对杜鹃手腕上的镯子更是兴趣浓厚,杜鹃会意,立刻将镯子送给了柳细腰,柳细腰高兴之际,却看到高一鸣拿着高一飞的消户证明进了家门! 韩珊见到杜鹃十分意外,发现她就是自己在海南寻找神秘电话时遇到的女孩。杜鹃为了打消韩珊的怀疑,谎称那些电话都是自己打来的,韩珊心中的谜团终被解开。但韩珊还是彻夜难眠,她总觉得杜鹃的突然造访有些蹊跷,柳细腰也同样困惑得无法入睡。韩珊连夜起身,再次来到杜鹃下榻的酒店,敲响杜鹃的房门。两个各怀心事的女人走进酒吧,各自寻找着话题,都试图从对方口中得知高一飞的更多信息。看着善良的韩珊,杜鹃内心挣扎,但她最终也没有告诉韩珊高一飞还活着的事实,她知道自己的自私,但她无法离开高一飞。咖啡座的另一边,也坐着两个深夜不归的人,原野和一个神秘男人。 海南,高一飞也突然消失了,杜八根惊慌失措,派人四处寻找,而高一飞已经搭上了飞往北京的海航飞机,而舒畅正是这班飞机的空姐。 仓库被一批来路不明的人莫名其妙地一顿打砸,韩珊花尽心思的装饰毁坏殆尽,韩珊赶回仓库,面对一片狼藉,伤心欲绝。 杜鹃带着巨大的心理负荷和法律上高一飞的彻底死亡消息离开北京,正当杜鹃走进首都机场达成飞机返回海南时,高一飞却由海南飞到了北京,两个人在北京机场不期而遇。 王姐丈夫老张意外从床底下的鞋壳里巴拉出一万块钱,询问王姐钱的来历,王姐惊惶失措一口咬定是自己挣来的。老张假装急着用钱,嗜财如命的王姐劝阻不住,只好跟踪出来,没有料到老张竟然拿钱来帮助韩珊。王姐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借给高一飞的钱还没见踪影,老张竟然又拿钱往火坑里扔。老张和王姐争执,冲动的王姐口无遮拦,竟然讥讽老张对韩珊暧昧,老张觉得丢脸,一把将王姐扯进卡车。老张将车子开到韩珊的仓库停下,将王姐推进仓库,让她自己看清楚,韩珊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还惦记着王姐的工作,她在仓库一角,专门给王姐预留了一块地方,让她经营老年服装维持生计。王姐羞愧难当,再也无法隐瞒实情,她愧疚地告诉韩珊,吊顶垂落事故是由原野一手造成,因为她有短处在原野手里才没敢说出真相。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