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神鞭 > 神鞭

神鞭第4集剧情

三梆子和蔡六在闹市上上寻食。谭清竹手里拿着几张宣纸在街市上行走,三梆子突然上前打招呼,像是老熟人,谭清竹正纳闷,三梆子道:怎么?穿了双新靴子就连老朋友也不认识了?他装做熟人间开玩笑,把谭清竹的帽子摘了,扔到屋顶上,扬长而去,谭清竹以为他喝醉了,正不知如何处置时,蔡六上前说要帮谭清竹上房取帽子,结果骗走了谭清竹的衣服和靴子,谭清竹在房上无法下来,一群人围着看热闹,金子仙让傻二把人弄下来,傻二辫子一甩挂在树枝上,像荡秋千那样一荡,自己已经站在树枝上了,众人齐声喝彩,傻二空中一跃把谭清竹从房顶上弄下来,谭清竹对此大为惊异,向傻二和金子仙道谢,金子仙送了谭清竹几句,说谭清竹骨分五指,应是位居宰相。 嘉蓉为退婚设宴庆贺,谭清竹说把翠花带上,嘉蓉说,不会是看上翠花了吧?谭清竹笑着说,宁取大家的婢女,不娶小家的碧玉。 聚贤楼。扬殿起说,这下自己追嘉蓉有希望了!谭清竹把金子仙的话给嘉蓉说了一遍,被嘉蓉取笑,嘉蓉还对谭、扬二人丧失“革命意志”不满,谭、扬则反唇相讥,说嘉蓉当革命党是为了逃婚。

傻二在院子里习武,举石锁,博得围观的人一片喝彩,邻居王糊却说傻二的膂力不足,为证实自己,傻二一个人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把王糊准备盖房的土坯从街上一气儿搬进王糊的院子……事后,王糊得意地对别人说,难怪傻二叫傻二。 三梆子和蔡六把骗来的衣物转手卖给估衣摊,到小酒馆“大酒缸”喝酒,碰见死崔,“大酒缸”掌柜陈麻子对死崔特客气。见三梆子和蔡六一脸诧异,邻桌一酒鬼,烟鬼老陈头讲死崔绰号的由来,顺便吊三梆子和蔡六的胃口,讲了半截不讲了,只把玩手里的空酒碗,还是蔡六有眼色,给老陈头的碗里添了酒,老陈头这才把事说完。死崔本姓崔,名来福,有一次他灌了几挂肉肠子,晾在院子里,被人隔墙用竿子挑了去。转天,死崔又灌了几挂肉肠子,在肉里下了砒霜,仍旧挂在老地方,转天又被人偷走了,再过一天,就听说一个街坊一家死了三口人,听说是被砒霜毒死的。县衙里查来查去,就把死崔抓去了,过堂时,死崔一口承认毒是自己下的,但是为了毒耗子。谁叫那街坊偷嘴吃?这话也不能说没有道理,官府把这案子翻来覆去,也没法给死崔定罪,只好把他放了。从此得名死崔。他的街坊们从此不敢搭理他,他自己只好搬了家。死崔虽不是个混混,但混混们都怕他。 展爷家。嘉蓉请傻二来切磋武艺,展爷虽不乐意,但碍着傻二的“仗义”,仍是热情款待,傻二不熟悉展家的情况,闹一点笑话,翠花取笑嘉蓉。

傻二回家闷头习武。 街角上。剃头匠王老六正给戴奎一——,欺行霸市“三大块儿”之一剃头,洗头的时候,戴魁一弯腰站起来,这时,蔡六从背后过来悄悄抽走了他坐的凳子,并摇摇手让王老六不要说话,王老六以为是熟人闹着玩,也就没说,继续洗头,看蔡六把凳子拿到街道拐角处,嬉皮笑脸地朝这边张望。洗完头戴魁一坐了个空,摔倒在地上,吃了一惊,王老六便把刚才的情况告诉他,并说刚才还看见那人拿着凳子在拐弯的地方,一定是你相熟的人跟你闹着玩呢!戴魁一大怒,这天津卫敢跟我戴魁一这么闹着玩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一定是骗子,还不赶快去追!戴奎一边骂着街一边和王老六追赶了几步,那有那骗子的踪影。等他们追远了,三梆子跑过来把剃头挑子的另一头搬跑了,戴魁一和王老六才发现这边的东西也空了,气得戴魁一破口大骂,扇王老六一个耳光出气。 丰盛当。蔡六和三梆子把剃头挑子当钱,当铺掌柜老西儿不收,蔡六谎称是剃头的用这东西顶帐做押,自己也是急用钱,且下午就来赎当,不要当票,老西儿这才把当收了。 三梆子被剃头匠的火盆烫了手,从当铺拿到钱赶紧到中药铺瑞芝堂讨药,冯掌柜略发善心,免费给涂了药。看着瑞芝堂和冯掌柜的气派,蔡六心有所动,自语道:有钱的人会当善人,当善人卖药能赚大钱! 丰盛当。东家展爷发现剃头的行头,老西儿说明情况,展爷说要防着敲诈。因为,这很可能是贼赃,又没写当票,如果对方跟自己有仇,去告官,衙门来人一查,没写当票的物件,肯定是赃物,那麻烦就大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