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雪域雄鹰 > 雪域雄鹰

雪域雄鹰第18集剧情:荣宁接受莫军的铁血训练

荣宁在莫军设的机关壕里弄得伤痕累累,羊泡馍说这个机关壕只有老大能过去,他能拐个弯就不错了,荣宁说从理论上讲这机关壕应该没人能过得了,羊泡馍告诉他过去老大一天要跑好几趟呢。终于在莫军魔鬼式的训练下荣宁突飞猛进地进步着,莫军表面不说但心里在赞叹荣宁确实是个特种兵的好料子。

夜间行驶的大巴上,独臂和巧克力伪装成普通乘客,巧克力不明白独臂一定要回到这里,是真的只为了生意吗?他们在境外有那么多的生意可做,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莫军一直在雕一只鹰,羊泡馍告诉那是在纪念“雪山之鹰”,老大和“雪山之鹰”亲如父子,自从“雪山之鹰”牺牲后,老大就离开了雪鹰来到哨所,只为了能够手刃独臂替“雪山之鹰”报仇。荣宁也越来越看清莫军冷血表面之后的铁血柔情。

乔二受左佐的委托拎着一大袋东西在沙漠上步履蹒跚着欲往C11哨所走去,走累了就把左佐买给荣宁的东西拿出来吃,美其名曰补充能量,正潇洒惬意之时乔二听到了几声狼嚎声,吓得他再也顾不得把东西给荣宁送去,拎起袋子就打道回府。

莫军难得亲自下厨,并给荣宁和羊泡馍倒上酒,3个人第一次坐在一起用餐。荣宁问起莫军“红色猎击”的经过,莫军怀着悲愤的心情讲述了当年的战斗。当年“雪山之鹰”英勇牺牲,莫军一路追着独臂,可当时独臂已经跨过国境线,军中有规定过了国境线就不能再开枪,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独臂从眼皮底下逃走。

按原定计划袁野组织雪鹰在野外开展军事演习,他说这叫“敲山震虎”,他知道独臂一定躲在附近某个角落关注着他们。借着军事演习,雪鹰对附近山头进行了地毯式搜查,但并没有任何独臂的线索。

左佐亲手替荣宁织了一件橘色毛衣,战友不明白她为什么选这个颜色,左佐说这个颜色会令荣宁感到温暖,她说荣宁一定想不到她会给他织毛衣的,想像着荣宁穿上“温暖”牌毛衣时的样子左佐幸福地笑了。她又打电话给乔二,吩咐乔二帮她把衣服给荣宁送去,并说这次要是送不成功,干脆把自己洗洗干净喂猪得了。

文工团里对珠穆朗玛的领舞女军医一角竞争十分激烈,尤其是在左佐和云朵两人之间展开了明争暗斗,左佐每天清晨都一人独自到练功房勤奋练功。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