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雪域雄鹰 > 雪域雄鹰

雪域雄鹰第27集剧情:袁野行动失利陷忧虑

袁野让雪鹰成员乔装在那夏一带严密监视,一组人员将交易地点锁定在一个修车厂,上午九点有一辆被撞的北京吉普被拖了进去,而就在半小时以前一辆运苹果的大卡车被扎了车胎也开了进去,袁野觉得事有蹊跷,让人立即接那夏视频。只见独臂手下阿杰吩咐一辆蓝色小卡车司机进修车厂搬货,公安人员密切关注,不多久蓝色小卡车和白色运送苹果的车先后驶出开往不同方向,监视人员立即跟上,留两人继续盯住修理厂。

公安查了蓝色小卡车上的货全是花生,于是袁野下达命令,拦截运苹果车。但截下运苹果车上只有驾驶员一人,追问司机藏羚羊皮去向,驾驶员说自己只是受雇于人,雇他的半路下的车,有一辆白色小货车来接他们,还搬了几个麻袋去那车上。

目标跟丢了,袁野下令各组人员一起严查白色小货车,而此时阿杰他们已经将货埋在那拉国道附近,顺利地换车换装离开。“杀破狼”小组发现所要追跟的白色小货车,却已是一辆毫无价值的空车而已。

袁副司令在视频会议中训斥袁野,警告他再出岔子就地免职。行动失利使袁野不免忧虑,一个人梳理思绪。袁野见荣宁过来,叫他坐下,二人一起分析独臂的心理:他总是会做出意料之外的决定,比如抓到荣宁又将荣宁放走。荣宁说独臂不想被别人的判断所掌握,也许他们之前的判断都错了。

袁野依然在揣测独臂的心态:在火车站敢公然开枪,说明他不怕暴露行踪;在遭遇了他们的伏击后,果断弃货逃跑,这说明货不重要;为了出货又铤而走险地偷袭哨所,风声这么紧却选择闹市接头;知道军方搜过水泥厂,却还敢在那儿藏身……看来皮子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

荣宁陪汤娜爬雪山,他劝汤娜不要去芝加哥了,那边天气冷、风大,对女性皮肤不好,况且税高……荣宁是在从侧面为父亲挽留汤娜,汤娜说要记录下这一刻,她让荣宁对着镜头把想对父亲说的话全都说出来,荣宁让父亲来拉萨,他说自己在雪山等父亲的到来。

《珠穆朗玛》彩排,左佐却因意外摔倒,右脚韧带撕裂,恢复至少需要半年,如果恢复得不好左佐可能再也不能跳舞了。有团员故意来到云朵面前讨好,说左佐非要抢不属于自己的角色,现在跳不了了,这是天意。云朵悄悄来到医院看望左佐,左佐拜托云朵替她完成梦想,但云朵说她的梦想是跳女神,而女军医只能由左佐自己来完成,她会在舞台上等着左佐。

独臂跟阿芳确认地图收集工作已完成,让阿芳把坐标传给巧克力,让她根据IPAD的指示取回第一、二区域的军事卫星分布图,只取芯片不要其他的,阿芳将巧克力带回的芯片进行下载拼合。

袁野收到边防武警发来的消息,盗猎分子头目河马带着几个雪山背夫从雪山那边翻了过来,但只是参与小宗藏羚羊皮买卖,应该和独臂没有什么关系。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