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坏男人 > 坏男人

坏男人第11集剧情

建旭因为前天晚上处理泰罗的事情(这样说会不会被亲们拍 呵呵),很累,在公司走廊里睡着了,在茵经过,建旭拦住,建旭要借在茵的肩膀一分钟,在茵问到你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累的,建旭说有工作所以。。。在茵说我很忙 就借你一分钟。后来接到了的电话,轻轻的把建旭依靠在另一边的墙壁上,便回了美术馆。

另一方面,郭班长因为找到了在茵这个目击证人,信心十足,想着说要去找洪泰成,郭班长在海神遇见了建旭,说起了前段时间建旭去了密阳的事情,建旭承认了,说是因为理事吩咐要去查事情,所以去了,但是没有查到些什么。后来郭班长问说案发当晚他做什么,建旭说他之前是做特技替身演员的,那天跟特技演员们一起工作,郭班长顺势问到,你做特技的应该常常会受伤啊,你没有伤疤吗?建旭否认,三人礼貌道别(还有那个年轻的警察一起的),年轻的警察问郭班长为什么这么问建旭,他说沈建旭第一次跟泰成来警察局的时候 他就感觉建旭跟目击证人描述的当晚看到的那个跟善英吵架的泰成的形象很接近,感觉上很像(这里的目击证人指的是之前那个因为犯了事而在警察局里的男的 )。

在茵跟泰成在美术馆相见了,两人在一副画前驻足,感慨了一番。莫奈来到泰罗家里,质问泰罗说昨天是不是去了别墅,泰罗说为了去接你所以去了,莫奈说他听说你跟建旭哥哥一起的,泰罗澄清说只不过是为了接你而已,还说你这样子让妈妈和她很担心,后来莫奈跟泰罗说了她听见了他们两个在泰成办公室里所有的对话,问说建旭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情绪很是激动,那个时候朴检察官回来了,看到莫奈,觉得说莫奈最近怎么这么常来他们家,莫奈说因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姐姐谈,后来因为泰罗拿小昙为借口,莫奈离开了,朴检察官说好奇跟莫奈交往的那个男的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让小姨子这么费心

建旭跟那位管理泰均资金的商人见面,说了很多“挑拨离间”的话,也可以说是陈述事实,因为泰均确实是一个个人利益高于一切的人,因为两人的关系出现了很大的裂缝,建旭也因此更好的控制了泰均,以及找到了能够将泰均一举击溃的好办法,不费自己一兵一卒。

泰均回到公司跟建旭在电梯口遇见,建旭那时打电话,看着泰均的眼睛叫出了“哥哥”,泰均很是惊讶。其实建旭是在跟张导演通电话,让张导演帮他演一场戏,就是如果警察来问那天建旭在哪里已经伤疤的事情 不要说漏了嘴。

泰罗在公司里碰见建旭,并叫住了他,两人去了一个貌似电影放映厅的很安静地方,泰罗对建旭说莫奈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慌张的问该怎么办,建旭笑着看着泰罗,安慰到我来解决就好,不用担心,两人想要离去时,发现门被锁上了,建旭开了个玩笑,泰罗浅笑,建旭说,你都不怎么笑啊,于是他上前、她呆立、他拥抱、她发抖、他从容、她含泪

警察如建旭所预料来找张导演核实口供,张导很好的圆了过去,但是其中的一个小弟说漏了嘴,还是被郭班长知道了建旭身上有伤疤

建旭跟泰罗被关在那里一个多小时了,两人的气愤很紧张,一直都没有说话,建旭想要放松气氛,让泰罗放松,就当他们在看电影,泰罗记忆起了小时候的往事,因为家庭的关系,很少有跟朋友外出玩的机会,他和朋友们难得看的一次电影,就是一部爱情电影,泰罗说看着电影里的爱情,要不她也去找寻下这样的爱情,此时泪落下,此时吻附上(这时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要是建旭是真心爱泰罗的话,要是这个吻是真的话 该多好,哎 太可怜的女人了)

泰成跟在茵约好了6点见面,泰成先来到了美术馆,无意间听见了美术馆在茵的同事跟在茵前任男友的对话(应该是她那个猥琐的前男友,说实话他长什么样我都记不得了,所以不是很确定),同事其实是想刺激下前男友的,说在茵是泰成的女朋友了,说在因为了勾引泰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这番对话都被泰成给听见了。

于是泰成跟在茵见面了以后,整个人都变了,给在茵买名牌包包,包下整个餐厅跟在茵单独吃饭,在茵很奇怪,问泰成,泰成说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这样子,喜欢名牌,但是在茵说我不是那种女孩子,跟人交往,爱一个人,钱不是全部,泰成不屑的笑着

最后,两人来到了酒店,泰成要在茵跟他睡,并且摊牌一切,说你勾引我指定计划的时候没想过会这样吗?你跟我睡 我得到了你的人 你得到了现金有什么不好的,在茵无语,泰成接着说难道你是想成为海神集团的儿媳妇吗?在茵完全的被刺激到,含泪倔强的说,跟你睡的话就能成为海神的儿媳妇吗?泰成说是的,于是在茵就和泰成来到了房间,进门,喝酒,脱衣,关键时候远因打来电话,打断了一切,泰成质问在茵什么时候知道他是海神的儿子的,她做的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计划好的,在茵很生气,毫不示弱的回呛,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天到晚闯祸 也得不到家里的认同,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啊,除了你 有钱的男人多了去了 我能勾引的男人多了去了。并且一直说了很多刺痛泰成,揭泰成伤疤的伤人的话。

在茵从酒店出来以后,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让其去警察局一趟

因为郭班长知道了建旭身上有伤痕,所以把建旭带到警察局,让在茵指认,在茵认出了那条伤疤,认出了建旭,惊恐之余,告诉郭班长她不确定是他,说那天太黑了,他已经既不清了,应该不是这个人。郭班长因此很生气

事后,在茵在那位年轻的警察口中得知了,当晚的那个男人跟洪泰成以及善英的关系,知道了建旭有可能杀了洪泰成的恋人崔善英,因此很受打击

询问室里,建旭跟郭班长展开了神经战,郭班长一直质问,建旭一直巧妙并且强悍的否认,建旭知道了郭班长怀疑被弃养的洪泰成杀了崔善英,并且怀疑那个人就是建旭他自己,两人在询问室的这段唇枪舌剑很是精彩,当然建旭完全是处于对战的上风,很精湛的演技。

最后建旭感性的对郭班长说,如果我是那个人的话,会杀了对自己来说是唯一的家人的姐姐吗?并且问他没有想要保护的人吗?比如说家人,说如果自己是那个人,会无论如何都会去救他,因为她是他的家人。

建旭回家,看见在茵在门口等他,在茵很激动的问建旭 泰成的女朋友跟你没有关系的吧,说自己从警察局里来的,看到了你,也看到了你的伤疤,他哀求建旭,让建旭说他跟她没有关系,她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建旭幽幽的说:是我杀了她,在茵震惊,转头离去 建旭处于崩溃边缘,回想起当晚的事情,善英一直后退,建旭想要去阻止,但是还是没能把善英拉回来,看着自己的姐姐从眼前坠落,内心的坚毅一点一点被瓦解,表面的伪装一点点被退去,当在茵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建旭已经无力支撑,两人相拥、相泣。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