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唐山大地震(2013版)第12集剧情

为了敷衍母亲,小达去了补习学校,他敷衍的在课堂上呆了一会,就溜了出来,老师看见了也没管。小达出跟那些无业的孩子打台球,混录像厅。 李元妮威胁的取消了小达的零用钱,小达就伙同其他人,拦住一些比他们小的孩子抢点钱,然后出去撮一顿。李元妮毫不知情。

这天,几个人从录像厅里出来,聊着刚看完的香港电影,对南方那个未知的世界很憧憬,觉得如果能去香港,便能和电影里的人一样,迅速发迹,成为老大。一伙人里有一个人的哥哥刚去了广州打工,每年寄回来的钱比父母的收入要高许多,他一说这个情况,小达就萌生了去广州打工的念头。

但是当小达把去南方打工的事跟李元妮一提,却遭到李元妮强烈的反对。她一根筋的就想让小达上学,小达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是读书的料。李元妮越是反对,小达越是坚定了去南方的心。母子两人争吵了好几次。李元妮又哭又闹以死相挟,可是小达冷静的看着母亲,已经把她的一举一动都摸透了。李元妮只得放弃了表演。

冯静顺利的进入某接收单位实习,要请杨母吃饭。三人来到一家西餐厅, 杨阳意外的发现小灯居然在这家餐厅打工,十分惊讶,他不由自主的关注着小灯的举动。小灯被另外一桌客人无理刁难,杨阳挺身而出打抱不平,反而害的小灯被开除了。杨阳告诉母亲,这个服务员是自己学校的师妹。杨阳追上小灯,向她道歉,并且问小灯为什么违反学校规定在外面打工。被小灯一顿抢白,让他不要管自己的事情。

李元妮见拗不过儿子,去找万师傅以前的领导,让领导看在万师傅的份上,给小达安排货运站里的工作,领导也答应了,李元妮跟小达说就算工作也可以留在自己身边。小达却强硬的表示自己不想在这个家待下去了,李元妮闻听火大,痛斥儿子的没良心,又说对不起万师傅和小登,小达也火了,他告诉李元妮,你以为你这么一直找姐姐,我心里好受吗?你以为我就这么想让姐姐死吗?你每一次的找就是把一块石头压在我身上。当初是你的选择,让我背负这么大的负罪感,我觉得姐姐是因为我死的。我不能再让你为我选择了,我不能承受,我要为我自己的生活做选择,我想离开这个家。李元妮听了小达的话,彻底崩溃。这天夜里,李元妮一直拿着全家的合影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直到天光发白。

此后的几天,李元妮没有跟小达说过一句话,她神情恍惚的吃饭,做衣服,睡觉,小达看在眼里,直到自己的话说的太重了,但他又不愿意跟母亲低头。小达索性不再回家,跟狐朋狗友在外面混,这天,小达等人刚刚拦住一个中学生想要点钱,就被正好巡逻至此的民警给抓获,几个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中学生指名道姓的说小达就是为首的,民警因此拘留了小达。

李元妮赶到派出所,百般的哀求,又去哀求中学生以及家长,看着她可怜的样子,中学生终于放弃了自己的指认,在交了罚款以后,小达被母亲领了出来。夜晚,走在回家的路上,李元妮突然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棒就打向小达,小达也不躲,任母亲打着,最后,李元妮哭泣着扔掉了手中的木棒,说:既然你这么想从这个家逃开,那就滚到南方去吧。

小灯因为丢了工作,一时找不到新的,又没有钱了,迫于无奈到建筑工地搬砖。杨阳关注小灯的事情,跟踪小灯,发现小灯生活的如此辛苦,人又如此坚强,起了恻隐之心。

杨阳告诉了母亲自己和冯静分手,因为被利用,杨母大发雷霆,她跟杨阳说以后不许找外地的女朋友,婚姻大事要由家里来把关,并且用小灯一事来证明外地学生和他们根本就是两类人。这激起了杨阳的逆反心理。

李元妮终于答应了小达去广州的请求,走前,李元妮狠狠心,去电话局交了5000块钱初装费,安电话的那天正是小达走的前一天,夜晚,李元妮在一张纸上工工整整的写下电话号码,又从衣柜的一个铁盒子里拿出一摞钱,然后走到小达面前一并递了出去,李元妮说:这电话号码你记住了,别忘了打电话,让我能听到你的声音,这钱是我为你攒的,你带上吧。小达接过写着号码的纸,把钱推了回去,他说我不需要,我自己能养活自己。李元妮没说话,边哭边陪着小达收拾东西,哭了一会,她又忍住,狠狠地说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别指望我会去送你。尽管这样,她还是给小达备齐了所有需要和不需要的行李,小达就一件件的往外扔,母子俩为此又在闹别扭。最后李元妮哭着抱住小达,说儿子,就一年,就给你一年时间,一年以后你就回来!

小达走的那天,是和四五个伙伴一起上的火车,他们对即将到来的生活,对陌生的南方充满希望,兴奋的交谈着,满是新鲜感。小达没注意到,不远处站台的柱子后,站着偷偷来送行的李元妮,看见小达兴奋的笑脸,李元妮眼泪一滴滴往下掉…刺耳的铃声响起,火车即将开动,李元妮突然冲出来,奔向小达所在的车厢,像是要看儿子最后一眼,叮嘱最后一句话,可是火车已经越开越远,她怎么都追不上了…

小灯下课后还要去工地,被杨阳拦住,被杨阳发现自己的秘密,小灯又羞又气,跟杨阳吵了起来,说他们是俩类人,让杨阳不要再来打扰她。杨阳说他只是想尽力帮助小灯,但是有很多途径是可以赚钱的,要小灯听自己一次。

杨阳把小灯带到了一所中学,原来,他联合其他几个大学的学生会和中学合作,组织大学生勤工俭学,给中学高三学生当家教,帮小灯找到了家教的工作,还特意挑了家庭环境好,离学校近的人家,小灯方知杨阳对自己很用心,第一次说了谢谢。杨阳笑了,在这瞬间,杨阳发现自己已经对这个女孩动心了。

80年代末期,南方经济发展迅速,打工热潮兴起,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人都涌向了这个弹丸之地,找工作真的很不容易。小达他们下了火车,连当地人说的话都听不懂,当地人也很歧视这些来捞金的人。他们的到来也必然竞争有限的工作机会,即使是同乡,也不会关照他们。小伙伴的哥哥把他们带到当地的劳务市场,接走了弟弟就不再管他们了,只能自己靠自己,这几个孩子立刻傻了眼。

没有文凭,没有关系,小达和同伴们就像待宰的羔羊,体力壮的先被调走,连去干什么,工资多少都不清楚。在这些孩子里,小达是最瘦弱的,再加上手也有残疾,总是被挑剩下。一天一天很快过去,走了的人不知道被带到哪,也没有联系方式,更没落脚点,惶恐随着黑暗到来。最初俩天还有人跟小达做伴,俩人互相陪伴着随便找个没人管的地方睡一晚就过了一夜,第二天再次来到劳务市场,可是过了这么两天后,身上没钱,流离失所使得同伴更加害怕,再有人招工挑到小达,把他剩下的时候,他背弃了小达,告诉招工的人小达手是残疾的,干不了重活,让人招他去。小达就这样被一个人丢了下来。

小达走后,李元妮的生活突然失去了中心,觉得空落落的,她像发泄似的买了一堆鲜艳的布料,给自己做了一件又一件漂亮的时尚的衣服,可是穿上也没人看,只能用这个打发时间。李元妮在家焦急的等待着小达的消息,可是音信杳无。她找到别的同伴家里,人家都或者写信或者捎了口信回来,只说大家一起安全抵达广州,没有具体情况。这让李元妮更是不安,独自在家的时候伤心掉泪。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