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唐山大地震(2013版)第20集剧情

小灯终于答应和 杨阳结婚了,在准备登记结婚前,小灯提出给她几天时间,她要回一趟石家庄,杨阳想跟她一起回去,小灯却拒绝了。

小灯带着自己的户口独自一人回到石家庄,她来到户口所在地跟民警提出要改掉原来的名字,民警不给办理,小灯就软磨硬泡,最后,民警只得答应了小灯的请求,问她要改成什么名字,小灯一笔一划写下了——王夏婴。

办完这件事,小灯又来到 王德清家,王德清很意外。这个家此时看着残破毫无温情,王德清的生活过的并不顺,他看到小灯时喝的已经有些多了。迷迷糊糊间说了一些胡话,那是对往昔 董桂兰再世时生活的怀念。他让小灯走,因为一看到小灯他就会想起董桂兰,想起已经不能再拥有的美好。小灯离开前把一个存折交给王德清,里面是她大学期间打工挣的钱,全部攒了起来,用来还给王德清,此后再不相欠。

离开王德清家,小灯没有走,在街边等着见王宁一面。傍晚,12岁的王宁正在和一些孩子们鬼混,并被人打了。王宁流着鼻血突然看到小灯,第一反应竟然是跑了,他不想让姐姐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小灯追了上去,俩人都跑的筋疲力尽,王宁哭了起来。他抱住小灯,说想她,想妈妈。小灯扳过王宁的脸,认真的告诉他打架的秘诀,那是万师傅小时候教她和小达的。小灯说要让自己不受欺负,没有人能帮他,只有自己变得强大。王宁让小灯带她走,小灯摇着头,告诉王宁,当年的她也是这么迫切的想离开这个家,但是董桂兰告诉她,你现在还小,还需要这个家,王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车站,小灯坐在候车室看着来往的人群,最后,她仿佛下了决心来到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去唐山的长途车票。

这是阳光灿烂的一天。小灯站在故乡的街道上,觉得一切都很陌生。离开十几年了,唐山震后重建,加上经济开始发展,到处都是新建筑。小灯已经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了。她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在回家的路上,脚步缓慢,离家越近,小灯就越紧张。看到周围有岁数相当的男青年走过,总以为是小达,盯着人家看。终于来到家门口了。老房子翻新过,临街的位置开了一个小门脸,写着xx服装店,柜台上摆了零散的几件衣服,柜台内传来缝纫机的声音。阳光很好,照在裁缝铺里,坐在缝纫机前的正是 李元妮,她带着老花镜,正在熟练的改着一件衣服。小灯站在路对面的阴影里,沉默的看着有些衰老的母亲,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半响,李元妮改完衣服,站起来揉揉腰,把旁边的饭盒拿过来打开,一个人吃起了饭,东张西望间,才看到路对面的小灯。小灯向躲开,李元妮开口问道:姑娘,你找谁啊?小灯犹豫了一下,向着李元妮走过去,李元妮打量着小灯,并没有在意,小灯看着母亲,半晌,说:您这有布料吗?我想做一条裙子。李元妮马上放下手中的饭盒,问小灯想做什么款式,小灯说:您看呢?李元妮打量着小灯,说:你身材好,腿长,做个无袖的连衣裙吧。小灯点点头,李元妮拿出皮尺开始给小灯量尺寸,她的手不经意的触碰着小灯的身体,每一次触碰,小灯的表情都滑过一丝感伤,为了掩饰,小灯强作镇定的问李元妮生意如何,李元妮说不太好,现在年轻人都去买现成的衣服,量完尺寸,李元妮带着老花镜一一记录着,然后,很热情的拿出很多布料,一一介绍着,最后小灯选了一块红色带花的布料,她告诉李元妮自己马上要结婚了,李元妮说着恭喜,说还是女儿好,自己的儿子去南方打工,这四年都没有回过家,催他结婚也不搭理,李元妮唠叨着没有察觉小灯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她悄悄抹去,最后,李元妮让小灯留下名字和地址电话,三天做好会通知她,小灯在本子上写下王夏婴这个名字,又留了电话和地址,趁着李元妮不注意,小灯把那张自己当年拿走的全家合影偷偷放在了缝纫木板的毡子下面,然后悄然离去。等李元妮回来,小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街角。此刻,太阳照在李元妮脸上,她眯起眼睛,恍惚了起来。

小灯来到万师傅的墓前,她告诉万师傅,自己要结婚了,从现在起,她要跟过去的阴影告别,要开始新的生活。

三天后,那条红裙子已经做好了,挂在柜台后,李元妮拿起电话拨了小灯留的号码,却是个空号,李元妮有些纳闷,索性把衣服包好,按照小灯的地址找了过去,那里是一片空旷的厂房。李元妮一时间楞住了。无奈,她只得把裙子重新挂在店铺里面,风吹过,裙子飘扬着,很美丽。

小灯回到上海,她告诉杨阳自己改了名字,从今以后,不再有小灯,只有夏婴,因为姓氏不能改,所以还是王,但是希望从今以后,杨阳只叫她夏婴。杨阳不解,问小灯为何要改名字,小灯说:王夏婴。夏天的婴儿,意味着她与往事的决断,如同婴儿一般开始新的生活。世界很大,她要向前看,要走的更远。杨阳笑了,对小灯的努力很欣慰。

小达带着阿雅回到了唐山,当小达出现在李元妮面前,李元妮惊喜万分。她紧紧的抱住儿子,喜极而泣。哭了一会,李元妮松开小达,这才发现他身后站着阿雅,李元妮打量着阿雅,小达上前介绍着,说这就是您的儿媳妇,我老婆阿雅。阿雅马上很亲热的上前叫了李元妮一声“妈”,听到“妈”字,李元妮的表情一下变了,她有些恍惚的看着阿雅,突然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紧紧的关上,阿雅被李元妮莫名其妙的举动弄的一下楞了,她手足无措的看着小达,小达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紧紧关闭的房门。半晌,他轻轻敲敲门,里面没有动静,阿雅忧虑的问小达是不是李元妮不喜欢自己?小达明白母亲的心理,宽慰她说你别多想,我妈这人脾气很古怪,不能跟她计较。话音未落,只听到“哐”一声,门又开了,李元妮站在门口,此时,她重新换了一套衣服,脸上还化了淡妆,脸上带着一种婆婆的气势,冲着阿雅点点头。

阳光明媚的一天,杨阳和小灯骑着自行车,来到街道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两人走出大门,小灯捧着结婚证一直看着,有些恍然的说我没想到我真的结婚了,杨阳笑了,搂住小灯,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婆了。小灯用力的点点头,说:我会努力做你的好老婆。为了庆祝,杨阳带小灯到了苏州河边的浦江饭店。两人站在阳台,黄浦江上船灯点点,对面兴建中的浦东灯火灿烂,夜色中,小灯和杨阳深情相拥,杨阳说:今天是我们值得记住的一天,我们永远都要记住这一天。

杨阳和小灯回到杨阳家,吃惊的发现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杨母独自坐在桌边,杨阳说:妈,你做饭了?杨母说我以为你们会回家来庆祝一下。小灯和杨阳都有些尴尬的对视着,杨阳连声说着对不起,哄着母亲,小灯张了张嘴,没说话,杨母收拾着饭菜,杨阳悄悄碰了一下小灯,示意她帮忙,小灯这才反应过来上去帮忙,却被杨母拒绝了。

此时,李元妮家的厨房,阿雅正帮着李元妮清洗着碗碟,李元妮打探着阿雅的家庭,兄妹几个,和小达怎么认识的,听到阿雅比小达大两岁时,李元妮楞了一下,不经意的打量着阿雅,阿雅感觉到,李元妮马上掩饰过去,这时,小达拿着洗好的苹果进来先递给了阿雅,阿雅马上递给李元妮,说:妈,你先吃。李元妮接过苹果,没有吃,看着小达和阿雅,问:你们还没领证吧?小达说没有,就是回来办结婚证的,李元妮点点头,转头看着阿雅,说:你还没过门,不用管我叫妈,叫阿姨吧。阿雅一愣,李元妮走出去,到了门口,又想起什么说:小达,你晚上去沙发睡。说完转身离开。小达看着阿雅苦笑。

晚,杨母抱着崭新的被褥走进杨阳和小灯的卧室,亲自给他们铺床,小灯站在一边,想要帮忙,杨母说你不用管了,以后我也没机会给我儿子铺床了,说着,杨母看着小灯和杨阳:你们不打算办婚礼了?小灯点点头,杨母叹口气,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本想风光的办个婚礼,但他很为你着想,知道你没有亲人。杨阳看出小灯有些黯然,马上打断母亲,说:妈,小灯嫁进咱们家,咱们不就是她的亲人了嘛,对吧小灯?小灯看着杨阳和杨母点点头,杨母铺好床,说你们休息吧。小灯说:阿姨,你也好好休息。杨阳说:你现在应该叫妈。小灯一下呆住,她看着杨母张了张嘴,努力想叫出一声妈,但怎么也叫不出来,杨母失望的离开。

晚,李元妮卧室,小达给李元妮的洗脚盆里加着热水,母子俩温存的聊天。李元妮问小达为什么要找个比他大的。小达知道母亲的话题所指,故意岔开,他又要求母亲对阿雅好一点,李元妮说:我连她是个什么人都不知道就被你领进家门了,慢慢来吧。李元妮又提起婚礼,要大办一场,小达却说自己还要去上海工作,这是临时请假回来办证,过三天就走。李元妮一听就火了,说你要是不办证还不回来了?两人不由吵了起来,阿雅在外面听着,不知如何是好。

夜。床上,杨阳和小灯充满爱意的亲吻着,抚摸着,陶醉中,杨阳不住的呼唤着小灯的名字,小灯突然停下来,看着杨阳,说:忘记这个名字,我已经不是小灯,我是夏婴。杨阳叫了一声,小灯答应着,又说:谢谢你,为了我不办婚礼。杨阳亲吻着小灯,小灯又问,你爱我,跟我结婚,是不是只是因为我的特别,因为知道我不幸的过去,同情我,想要保护我?杨阳说你怎么老问我这个?什么让你不相信这就是爱情。杨阳说让时间来证明吧,我会爱你一辈子。两人充满激情的做爱。

夜。阿雅悄悄来找睡在沙发上的小达,两人挤在一起相拥着,阿雅说出自己的担心,她觉得李元妮不接受自己,小达说我妈就是这个样子,你叫她妈,她不适应,慢慢就好了。两人互相宽慰着。

几天后,杨母突然带着小灯来到了一个设施很好的小区,在一个房门前,她递给小灯一把钥匙,小灯吃惊的打开门,里面是一个装修好了的两居室,宽敞明亮,杨母告诉小灯,这是单位分给杨阳父亲的,一直留着给杨阳结婚用,过几天,你们就搬到这里来住吧,小灯闻听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又马上掩饰,杨母淡然的一笑,说:你不用掩饰,我跟你一样也松了口气,与其难受的挤在一起,不如让你们单过,说实话,直到现在我也不是很喜欢你。但我儿子喜欢,我这个做妈的只能接受,我希望你能对他好。小灯说:我会的。杨母说:如果你不想叫我妈也没关系,只要我儿子幸福,都没所谓。为了杨阳,我们多做出些妥协吧。杨母的一席话令小灯看到杨母对儿子的深厚感情,不由十分感动。

因为婚礼的事,李元妮和儿子冷战着,并且装病卧床不起。即使小达和阿雅领了结婚证,她也没有表示。小达知道母亲的脾气,也不理她,反倒是阿雅努力在母子之间调和着,她很勤力的做着家务,主动对李元妮示好,还送了护肤品,李元妮开始还拉着脸,但慢慢就和阿雅熟络起来,让阿雅告诉她小达这四年的生活。

几天下来,阿雅和李元妮关系改善了很多,阿雅就劝说小达再多住几天,她表示李元妮其实很孤单,需要有人陪她说话,在阿雅的劝说下,小达勉强同意留下来到李元妮精气神都恢复了再走。这天,李元妮在店里做衣服,阿雅在旁边看,偶然发现架子上挂着那条小灯要李元妮做的连衣裙,觉得好看,李元妮说反正一直没人来拿,阿雅要是喜欢,能穿就送给她。阿雅欣喜的穿上那条裙子,非常合身,李元妮说,做这条裙子的姑娘和阿雅长的很像。阿雅有些纳闷问李元妮每天来做衣服的人那么多,她怎么还能记得客人的长相?李元妮说不知道怎么那个女孩给自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她说这条裙子是为婚礼做的,但不知道怎么就不要了。阿雅看着有些失落的李元妮,若有所思。

小灯和杨阳搬到了新居,过起简单而快乐的二人世界,此时,小灯还在继续找单位,杨阳再次提出找母亲帮忙,小灯犹豫着没有同意。这天,小灯想起曾经做家教的女孩父亲提过工作的事,于是就试探的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女孩父亲马上要小灯去外文出版社面试。小灯很高兴。

阿雅知道李元妮很想为小达办一个婚礼,就尝试着说服小达满足母亲的愿望,最后,小达扛不住阿雅的恳求,主动跟李元妮提出自己答应按照她的想法办婚礼,李元妮闻听十分高兴,她抱住儿子,说:咱们家苦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有一件大喜事了。此刻,小达一下理解了母亲的内心,母子俩和解了。

装病的李元妮一下精神百倍的开始准备婚礼,白天,她忙着各种琐碎的婚礼安排,不断的给小达和阿雅分派工作,令两人疲惫不堪,夜晚,她又紧张的为小达,阿雅还有自己缝制礼服,操劳中李元妮却越发的精神,令小达和阿雅感叹母爱的伟大。

婚礼当天,一切都准备就绪,李元妮打扮的很漂亮,当年的风采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李元妮忙前忙后,给参加婚礼的人寒暄,就在仪式开始之前,李元妮无意间听到几个帮忙的女人正说着闲话,原来,曾经跟小达一起在广州打工的孩子在私下说阿雅以前是做小姐的。李元妮闻听又惊又气,她不顾一切冲进了小达的房间,此时,小达和阿雅正穿着礼服准备出场,李元妮当即表示不同意他们结婚,万家不能要这样来路不干净的媳妇。小达怎么解释都不成,阿雅也急了。她对李元妮说,自己做事有原则,如果真像别人说的那样不正经,根本没脸嫁给小达,小达也不会娶她,你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你的儿子。李元妮依旧不信,说小达从小就太善了,被人欺负,阿雅急了,说:我可以不做小达的老婆,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如果我是你女儿,你会这样说我吗?李元妮脸色一次惨白。此时,激烈争吵的二人都没有发现小达出去了。

婚礼上,小达不顾一切的冲到了曾经一起打工的男孩面前,他不顾旁人阻挡,疯狂的挥舞着拳头,二人倒在地上,纠缠着撕打着,此时,李元妮和阿雅听见外面的骚乱声都走了出来,站在围观的群众里。阿雅看着第一次凶猛打架的小达,不由楞了。很快,在众人拉扯中,两人分开了,在阿雅的注视中,小达擦了擦嘴角的血,走向了她,说:这一架我是为你打的。阿雅百感交集的扑上去,俩人拥抱在一起,李元妮站在一边,表情复杂。此时,结婚现场一片狼藉。

婚礼没有办成,一片狼藉中只有李元妮,小达和阿雅呆呆的坐着直到傍晚,这时,李元妮突然站了起来,看着儿子和阿雅说:来吧,咱们继续。小达和阿雅吃惊的看着母亲。

杨阳和小灯家,小灯做了一桌菜主动请杨母吃饭。席间,小灯告诉杨阳和杨母自己已经得到了外文出版的的职位。大家闻听都很高兴,小灯在盛汤的时候,突然冲杨母叫了一声“妈”,杨母惊讶的看着小灯,笑了,杨阳也笑了。

李元妮和小达,阿雅坐在桌前,旁边还有两个空余的位置,李元妮让小达倒了5杯酒,自己率先端起杯子,说:大成,今天是咱儿子大喜的日子,他成家了,小灯,你弟弟成家了,话音未落,李元妮的泪就流了下来,她一口喝干杯中的酒,看着小达,说:儿子,你能有今天,最该感谢的人就是你姐姐……敬姐姐一杯吧。小达的泪也流下来,二话不说连干了两杯,阿雅吃惊的看着李元妮和小达,李元妮默然站起什么,很快拿着一本相册走了回来,看着阿雅说:今天你就算是我万家的人了,你应该认识认识你公公,还有姐姐。李元妮说着打开相册,阿雅仔细的看着,上面是一张张的全家福,李元妮说:从他们生下来,每一年生日我们全家都会照一张照片,直到76年……阿雅震惊的看着75年的合影,又抬头看着小达。

在小达和阿雅离开唐山的前一天,李元妮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阿雅把那条红裙子重新熨烫了一遍,然后挂在了缝纫室的架子上,小达看着阿雅,说:这条裙子妈不是已经送给你了吗?阿雅摇摇头,说:也许有一天那个女孩回来龋沉默片刻,阿雅看着小达:这些事你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小达:我不想说。阿雅:小达,你是爱我的吧?小达一愣,看着阿雅,阿雅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的手下意识的抚摸着缝纫板上的毡子,此时,毡子移动了,下面赫然出现了照片的一角。阿雅有点奇怪的从毡子下面拿起了照片,正是76年的全家福,小灯藏在这里的,阿雅看着照片,说:我和你姐姐还真的有点像……小达接过照片,表情一变,片刻,他冲到李元妮房间,李元妮看到照片,呆住了,良久问:这张照片时哪里来的?小达说在缝纫板下面,李元妮起身冲到店里,看着缝纫板,突然叫着:这张全家福是我放在废墟上,后来不见了,……小达震惊的看着母亲,李元妮茫然的转着,说:小灯没有死,她也没有失忆,她活着,她回来过,……!一时间,三人死寂,他们身后,那件红色的衣裙飘动着,显得越发的鲜艳!

1994年上海。小灯和杨阳结婚已经一年多了。小灯在外文出版社做编译的工作,工作平稳,波澜不惊。这天,小灯所在的的编辑部接待了一位美籍华人小说家,因为小灯翻译的她的一篇小说她非常满意,所以要求小灯作为她上海的接待陪同。小灯和她聊起翻译和写作的问题,女作家鼓励小灯出国学习西方文学。小灯在某一瞬间,对这一提议并不是不动心的。然而,这一年杨阳给予她安稳、平静的婚姻生活,让她有种在一个地方生根的愿望。对于家庭,她开始心生眷恋。

过了一阵,女作家给小灯发来一封E-MAIL,告诉小灯,她已在美国帮小灯联系了学校,只待小灯点头,就能顺利入学。小灯踌躇再三,终于还是回信婉拒了她。在信中,小灯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同时也表示,她现在最珍惜安稳的生活,她不希望甚至害怕生活发生任何变化——不管是坏的,还是好的。女作家回信表示理解,但流露更多的,是惋惜。

罗维毕业后也留在上海做生意,和小灯一家来往密切。罗维结婚,娶了上海妻子许琪,此时许琪已经怀孕了,这天,罗维请杨阳夫妇来自己新开的餐厅试菜,吃饭时,四个人说起目前的事业和家庭状况。罗维生意做得成功,许琪和人和开美容院,杨阳的小说又刚得奖,只有小灯似乎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她有些失落。罗维开玩笑让杨阳和小灯也赶紧生个孩子做亲家。小灯笑着掩饰自己的不满。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