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唐山大地震(2013版)第23集剧情

晚上,小达向激动地 李元妮大发雷霆,李元妮说小灯就是你的姐姐。俩人在争吵中,才说出了当年的实情,阿雅这才知道小灯是因为当时被李元妮放弃,所以即使幸存也不肯与亲人相认,这个家庭埋藏的秘密让她震惊不已。李元妮哭泣着,大喊她只想再见小灯一面,告诉小灯她想说的话,认不认自己这个母亲,她会等待小灯做出决定……

而此时的小灯因为突然而至的李元妮几乎崩溃。这夜,她再次梦见那个可怕的夜晚,梦见漆黑一片中,自己死死拉着小达的手,小灯恐惧地发出叫喊。睡梦中的 杨阳被小灯噩梦惊醒,他伸手去拉小灯的手,小灯却用力地甩开了杨阳的手。

第二天,小灯去单位递交了辞职信。走出单位的一刻,她赫然发现李元妮还是如昨天般的站在街道上,这次,李元妮没有上前,只是远远地看着小灯,两人对视着,小灯没有理母亲,大步向前走,李元妮默默跟随着。等小灯忍无可忍站住回过头去,却发现母亲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深夜,小灯躺在床上,漆黑的眼中充满痛苦与惶恐。突然,小灯翻身坐起,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终于,小灯在抽屉里翻出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便签。小灯紧紧攥着这个电话号码,像攥紧一根救命的稻草。

小灯悄悄走进客厅,拨通电话,对方是身处美国的女作家。小灯向对方询问,如果现在她想要申请留学,还有效吗?女作家喜出望外地表示依然有效,并且很快便可办妥。小灯感到欣慰,她表示自己已决定留学,可能的话,她希望能尽快出去……放下电话,小灯重新找回一点安全感,她悄悄地回到床上,终于睡着了。

几天后,小灯做出打掉孩子的决定。医院,小灯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剧痛中一声不吭。手术后,医生问小灯陪伴的人在哪里。小灯说:我是自己来的。说完就虚弱的走了出去。医生吃惊地看着小灯。

术后,天下起了雨。虚弱的小灯独自离开了医院,没走几步到了一家小吃铺。小灯坐了下来,要了碗热汤,看到外面的雨,想起当初杨阳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雨中向她求婚。小灯低头默默地喝着汤,雨连绵不绝地下着……

当小灯默默地将录取通知书递给杨阳时,杨阳惊呆了,继而想起大学时小灯背着他考托福的事。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与小灯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小灯心如刀绞,却倔强地没流一滴眼泪。小灯坚强决绝的神情让杨阳愈发心寒。小灯明知自己这次又伤了杨阳,但她无法言明内心的隐痛,也无法做出缓和的举动。二人开始冷战。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出版社外,小灯发现杨阳在等待自己。杨阳带小灯再次来到他们结婚登记后去的浦江饭店,两人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灯火辉煌,杨阳掏出一个存折递到了小灯面前,小灯愣愣的没接,杨阳说:对不起,最近我一直忽略了你的感受,这是我刚刚拿到的一笔稿费,再加上咱们的积蓄,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应该没问题。小灯吃惊的看着杨阳,杨阳说:你出国的事,我一直不想面对,也不应该总是逼你要孩子,其实我是不想你离开,是我太自私,无视于你的追求。既然我们现在还没有孩子,你应该去实现你的想法,我支持你出国留学。听到杨阳说出孩子二字,小灯无法控制的哭了起来,杨阳伸手抱住小灯,把存折塞进了她的手中,小灯难过的哭泣着,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杨阳不知内情,反而越发善解人意的安慰着小灯。

小灯在面对母亲的恐惧和面对杨阳的愧疚中煎熬着。一周后的一天,小灯回到家,迎来了杨阳狂风暴雨一般的怒火。杨阳把机票摔在小灯面前,让她走,快点走,不当自己是她的亲人就不用回来了,说他没想到小灯的心这么狠。小灯不明白杨阳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杨阳气的眼圈都红了,这是他认识小灯以来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他说今天接到了医院打的电话,让小灯去医院复查,因为当时做人流时小灯的身体状况不好,医生怕会有后遗症。小灯这才傻了,呆立在一边,杨阳哭了,说这是一条命,小灯你杀了自己的孩子。

小灯心如刀绞,却无法将实情告诉杨阳。她可以说明事情的开头是为了给杨阳一个“双喜临门”,但事情的结局又该如何解释呢?她身上带有太多隐痛,有些疤痕不能向别人揭开,即便这人是杨阳。现在,惟一令她欣慰的是,她将带着这身隐痛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过往、也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了。

在小灯临走前一天,分房而居的杨阳在夜里来到了小灯的床前,他注视着小灯,睡梦中的小灯很憔悴,脸色苍白。等杨阳离去,小灯睁开眼,其实她没有睡着,只是不知如何与杨阳面对。

第二天清晨,小灯给杨阳留了一封信,然后拿着行李箱悄悄的离开了家,她先来到了小达家的小区,从车窗里看着小达家的阳台,这时,早起的李元妮出现在阳台上,她拿着一个水壶在浇花,小灯看着母亲的身影,半晌,让司机开车离去。

小达不忍母亲的痛苦,就算他在理解小灯的感受,也不能不满足李元妮想见小灯的愿望,那是一个近在咫尺的亲人,他也是渴望与之相认的。于是,一家人再次找到了杨阳家。可是杨阳告诉他们,小灯走了,飞机应该这时起飞,目的地——美国。

飞机上,小灯看着脚下熟悉的城市慢慢变小,头又疼了起来。她拿起水杯,吃了颗药,闭眼靠在椅背上,也不知是睡了还是醒着…

杨阳家,听完了李元妮语带哭腔的解释,杨阳冷静的说,你们寻亲的事,小灯跟我说了,她确实是大地震的孤儿,被人收养的,我知道,但她不是你们的小灯。这些回答是小灯在信里告诉杨阳的,杨阳谨尊小灯的意思,面对如此回答,李元妮满腔的希望扑了个空,她明白小灯的离开是不想再与他们扯上关系。临走前,李元妮把那张全家福照片留给杨阳,让他带给小灯,就算是最后的要求。杨阳迟疑着接过照片。良久,李元妮抬头看着杨阳,问:她过得好吗?和你在一起幸福吗?杨阳复杂的表情,一动不动的站着,面对着李元妮满怀期待的目光,过了半天才深深地点了点头。李元妮笑中带泪,仿佛小灯是不是自己的女儿都不重要了。

李元妮回到家中沉默不语,很早就休息。阿雅问小达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吗,不用再证实再寻找?小达压抑已久的怒火爆发,他对阿雅大发脾气,厉声斥责。小达觉得阿雅太莽撞。没有丝毫的凭据,只因为一切巧合,就给了李元妮没有必要的希望。小达是知道每一次有关小灯的消息浮现,就会带给李元妮巨大的刺激,这样无功而返真不知道李元妮能不能承受的祝阿雅说她是好心,只希望一家人团聚。小达冷冷的说,这是我们家的事,不要你来管。李元妮听到了俩人的争吵,出来制止。她说其实谁也不能证明小灯就是她的女儿,是她太心急,怪不得阿雅。既然事情只能这样结束,那就好好过日子吧,什么都不要多说了,生活还得继续。

美国。德克萨斯,某城。小灯下了飞机,原本要来接她的那个担保人没有出现。小灯打电话过去询问,方知此人离开本城出去巡回签售。小灯彷徨失措间,看到一个金发蓝眼的高大男人匆忙跑过来,手里拿着张纸写着小灯的名字。两人握握手,男人自我介绍叫阿历克斯,是同一所大学研究生,此次是受房东所托来接小灯,因为学校的事情耽搁了,让小灯久等。

阿历克斯带小灯来到了住所。这个房子年头已久,房东是个独身的犹太老太太。冷漠孤僻,见了小灯也是面无表情。她带小灯到阁楼的小房间,强调了各种禁忌事件,像是对小灯又不耐烦又不放心。阿历克斯住在另一间客房,跟小灯说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找他。小灯独坐在陌生的房间,不知是喜是悲。

早晨,小灯从梦中醒来,有点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她收拾好东西来到厨房,犹太房东突然出现在身后,冷冷的告诉她自己准备自己的食品,不可以用房东冰箱里的东西,小灯还来不及回答,房东就离开了。小灯想了想,对着龙头喝了点自来水,擦擦脸就出了门,房东在楼梯上悄然注视着小灯的身影。

小灯准备去学校报到,出了门看见荒凉的景色和冷清的街道,连公车站在哪都不知道。身后突然响起喇叭声,阿历克斯开车停在小灯身边,说要搭小灯去学校,小灯拒绝,说只要告诉她公车站在哪里就可以,按照阿历克斯的指点,小灯大步离去,阿历克斯注视着她的背影,觉得这个东方女人十分的奇怪。

校园里,一派热闹非凡的气象,小灯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些慌张。这时,迎接她的唯一笑脸还是阿历克斯,他跟小灯说他是四点下课,可以接小灯一起回去,小灯看着他离开,不置可否。小灯独自站立片刻,深吸一口气,朝着教学楼走去。

李元妮决定回唐山去,小达和阿雅都挽留,李元妮却很固执。临行前,阿雅做了饭在家给李元妮践行,李元妮提出要喝酒。小达拿出了好酒,和阿雅陪着李元妮喝了起来。母子俩都很冷静,都在安慰对方,也许没有证据证明小灯是他们失散的亲人,那时的孤儿太多,就算小灯是也不能证明什么。直到深夜。一瓶酒快要喝完了,李元妮突然问小达,你知道为什么咱们酒量都这么好吗?那是因为地震后,雨下得大,尸体太多来不及掩埋,细菌蔓延,大家都开始生玻我们也没有药,只能拿喝酒来消毒。小达说我知道,那时候你给我喝的是爸最喜欢的酒。

他们都笑了。这一刻,地震的事似乎变得不是那么不能触碰,小达问李元妮:妈,你后悔么,选了我。李元妮摇摇头,说我不后悔,选谁都是我的亲生骨血,对我来说是一样的心疼。小达点点头,真诚的说:我希望你是对的,我希望姐姐没死。李元妮说:如果你姐姐活着,我希望她就是小灯。在我身边,她未必会幸福,她会一直背着这个重担活下去,就像你一样。…至少那个小灯,上了复旦大学,嫁了一个好人,还能去美国读书,多好啊!小达沉默着,回想自己的忐忑经历。李元妮给儿子倒了杯酒,举起了酒杯说: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希望你能忘掉过去,好好的过日子。小达眼睛红了,原来李元妮明白了,为什么小达一直要从自己身边往外逃…

当杨阳将小灯突然出国的事情告诉杨母时,杨母出乎意料的没有发作,因为她早觉得杨阳无法掌控小灯,小灯也不会带给他幸福。既然如此,杨阳也应该替自己的生活打算,小灯这一走,他们的婚姻也算是到了终点了。杨阳只说,我放她走的,什么时候她要离了,我们再谈离婚的事情。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