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唐山大地震(2013版)第30集剧情

向前出去办事,无意间发现苏西在外面打零工挣钱。向前问苏西偷偷溜出去就是为了这个,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的爸爸妈妈。苏西说他们俩自己的关系都理不清楚,哪里顾得上管自己。小灯的头疼导致脾气恶劣,只会处处指责她, 杨阳好好先生,也不起什么作用。苏西说她打算从现在开始赚钱,等到18岁自立了就离开这个地方。向前问她难道不想上大学吗,苏西说上大学又能怎样,还不是像父母一样困在一个地方,都不快乐。

向前有些心疼苏西,答应替她保密。向前看出来苏西对另外一个男生很有好感,问苏西发展到什么状况了,苏西说还没到那一步呢。向前告诉苏西,跟男孩子交往要学会保护自己。苏西告诉向前自己并没有做过不该做的事,她只是好奇,因为她的几个女朋友都已经尝试过了,她们经常在谈论这些事,她感觉自己被排挤在外。向前笑了,告诉苏西不要因为渴望被别人认同就去做一些违心的事,咱们是中国人,咱们有自己的传统,苏西沉思着点点头,她告诉向前,如果小灯也能这样对待自己就好了,但是从小开始,小灯就和她很有隔阂,她什么话都没法跟小灯说。向前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也许你妈妈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但终归还是爱你的,你应该学会理解。

小达下班回家,发现 李元妮一个人站在街心公园,看着里面正在跳舞的老头老太太出神。小达过去叫了声妈,他问李元妮是不是觉得自己在家太闷了,不如也参加些老年活动。李元妮叹了口气,说始终不是自己的家乡,融不进去。她跟小达提出,自己真的很想家,现在思妤也大了,小达这边也不用她操心,李元妮想搬回唐山去祝小达说唐山也没什么人了,她一个人回去自己不放心。李元妮只是叹气,说人老了,就想家了。看到母亲的白发,小达有一丝伤感。

小灯找到脑科专家,专家看到小灯提供的病例和各项检查结果,告诉她,确实在脑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小灯说可是头疼是非常严重的,她一直以为是和小时候的一次事故有关,在那次事故中小灯的头部受伤,不过她每次看病都是这个结果,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只要专家给他开最好的止疼药就可以。专家对小灯说这样的创伤后遗症可能会表现在心理问题上,让小灯试试找心理医生做谈话治疗。小灯拒绝,要专家还是给她开止疼药,这是唯一管用的了。专家说小灯目前服用的剂量太大,而且服用时间太长,药物的副作用有可能导致幻觉和精神焦虑,不建议小灯继续吃药,小灯无奈的说,你还有别的办法吗?专家只能给她开药。

小达不忍母亲伤心,还是决定清明陪李元妮回一次唐山,让她回去看看踏实,在那也是一个人,没准李元妮就会想念上海的小达一家了。小达买了票,告诉了李元妮,李元妮高兴起来。

小达担心阿雅一个人照顾思妤会不会有问题,阿雅说没事,店里新招了人,自己能抽开时间。迟疑片刻,阿雅告诉小达,这次新招的是从四川老家来的,是前夫那边的亲戚,知道阿雅在这开店托人介绍了来。小达说让阿雅不用介意。总归是故乡的人,和前夫也是好合好散的。阿雅说原来他们和前夫商量好的,等到思妤十八岁的时候再告诉她身世的秘密,阿雅还是担心,怕这一天来到思妤会接受不了。小达安慰她说思妤是个很明白事理的姑娘,她会理解父母的一番苦心。

小灯驾车去看克里斯蒂,因为她生日时克里斯蒂没有来,她想告诉她自己小说提名的消息,一起分享快乐。可是小灯到了她家,发现克里斯蒂的脚崴了,一瘸一拐的拄着拐杖来应门。小灯惊慌的问她为什么出了问题不给自己打电话,克里斯蒂说早就习惯一个人处理事情,再说人老了,事就多了,总不能老麻烦人。小灯看到克里斯蒂明显的苍老,心里很伤心,她说我们是一家人埃小灯提出要克里斯蒂跟他们搬到一起住,克里斯蒂告诉小灯,我们是很亲,但是不要把我当做你家人的替代品。小灯看到克里斯蒂桌上摆的养老院的资料,方知克里斯蒂已经决定搬到养老院去住了。小灯告诉克里斯蒂尼尔让她去中国的事情,克里斯蒂劝她回去看看,因为小灯从来没有回去过,时隔多年,要她不要再逃避了,小灯迟疑着…克里斯蒂说你的亲人虽然远隔重洋,但都还在人世。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原谅,时间可以化解一起诶,希望不要留下遗憾。可是小灯坚持的说,我不遗憾,我的人生是我自己选择的,我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取的,我不要和过去发生关系。

回到唐山的家中,李元妮看到无人居住落满灰尘的房间,依然觉得亲切,她说怎么还是觉得这里是自己的家。不如这次就让小达自己回去吧。小达只得敷衍。

清晨,小达被一缝纫机声吵醒,他迷迷糊糊的下楼,发现李元妮精神抖擞的在做一件衣服。小达觉得奇怪,问李元妮这是干什么。李元妮你说邻居刘姐下午就来取衣服,自己忘了做了。小达看着李元妮,表情诧异,半天才说:妈…咱们昨天刚回的唐山埃李元妮还在踩着缝纫机,小达又叫了一声,妈!李元妮这才停了下来,表情恍惚,定了定神,仿佛是刚刚明白过来。她笑了笑,说:唉,可能是旅途劳顿累糊涂了。

杨阳下班前跟向前道别,发现向前一个人在办公桌前发呆,见到杨阳进来,向前问杨阳能不能陪自己吃个饭再回家,有事情跟他谈。

餐厅,杨阳问向前最近情绪不好是不是因为和男友分手,其实她恋爱谈得够多了,该安定下来了。而向前告诉他,我想离开了。杨阳一时间没有明白向前的意思,向前说这么多年一直扑在学校的事务性工作上,几乎忘了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次因分手散心去了欧洲,受到那里艺术气氛的感染,向前打算开始新的生活。向前感慨说,其实还是小灯比较幸福,因病不能工作,反而在家写作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作家,也难怪杨阳没有成就感。杨阳听到向前说这个,问向前是不是因为自己说学校只是维持生计让她不高兴了,那只是他一时的情绪低落,其实和向前和合作友情是让他快乐的事情。向前说你你有家庭,要对妻子女儿负责。而我在这里无亲无故,只是因为你和学校,一呆这么多年,还是孤单单一个人,再不走,我就要老了。看着向前哀伤的神情,杨阳知道向前舍不得自己,他无奈的点点头,说我明白,你为我付出的太多了,对不起。向前摇摇头,说:你不用对不起,是我愿意的……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