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唐山大地震(2013版)第35集剧情

苏西回到家,屋子里有一种异样的寂静,她叫着妈妈,没有人应声,苏西上楼来到小灯的房间,打开了房门,当她看到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急救车呼啸而去,将小灯送往医院。医护人员推着手推车冲向手术室,小灯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的医护人员,被他们的交谈声和推车轮子的声音弄得有些疲惫,眼睛慢慢闭上,一切复又模糊…突然一个声音焦急闯了进来:醒醒,醒醒,不要睡着!看着我!小灯眼睛慢慢张开,迷惘的看着面前的医生。医生快速的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小灯想了半天才开口,用中文回答:万小登。

同时, 李元妮在黑暗中猛的惊醒,她突然用力的抽打着自己,睡在一旁的思妤惊醒过来,吃惊的看着李元妮,而李元妮突然间停下,也看着躺在床上的思妤,像是失去了意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很快,李元妮冲到床边抱起了思妤,嘴里喊着小灯,小灯…思妤吃惊的看着李元妮,她挣脱李元妮的怀抱,惊慌的问:奶奶,你怎么了?连叫好几声,李元妮才回过神来。她放开思妤,呆坐在床边,思妤问:奶奶,你在喊小灯?是爸爸的姐姐吧?你想她了?李元妮点点头,思妤说,奶奶,我也想我爸爸,我梦见我爸爸了,可是看不到他的脸。李元妮搂住思妤,老少俩人互相拥抱着,互相支撑着…

因为及时救治,不久后小灯脱离了危险。小灯神志清醒后, 杨阳告诉她是因为苏西才获救,而苏西到现在都不能面对她,暂时住在了向前家里。小灯知道自己问题的严重性,终于同意去做心理治疗。

思妤并没有像小达和阿雅设想的那样,慢慢的接受这一切,她直接提出,要回到四川去看自己的亲生父亲。这让深爱思妤的小达不知所措。思妤面对小达,也不再像原来那样亲密,总是像隔了一道墙。

照顾小灯之余,杨阳来找向前,向前又因为这样突发的状况被留了下来。向前说以为自己离开,事情会变得好起来,但没有想到小灯恶化成这个样子。杨阳沉默片刻,告诉向前,他已经向小灯坦白了和向前的事情,现在只能等小灯身体精神恢复再做打算。向前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灯来到了心理医生沃尔夫的诊所。她从来没有做过心理治疗,而且抵触治疗。她告诉医生,她是因为这样的状况不得已才来做心理治疗的。小灯否认自杀,说是因为目前生活的混乱,焦虑,头疼造成的一时混乱。沃尔夫医生,对小灯的说辞不置可否,他表示理解,如果小灯不愿意说什么,可以保持沉默。既然她自己已经意识到自己面对的问题,那要向前走,还是得解决这些问题。心理治疗不是说要评判她行为的对错,而是要帮助她认识问题所在,继续前行。医生的态度让小灯慢慢放下戒备,但是她依然什么都不愿意说,只是告诉医生以前吃的止疼药导致了幻觉的焦虑,让医生帮她开别的止疼药。医生看了小灯的病例,给了小灯一些新的药。

小灯知道苏西依然无法面对自己,而杨阳也因为她的身体状况不提他们的感情问题,小灯主动提出了要和杨阳开始分居,并且办理离婚手续。杨阳要小灯不要这么着急,先治疗再说,小灯表示治疗也不能解决他和杨阳之间的感情,他们已经不再相爱,杨阳能给与她的已经到了尽头。

杨阳告诉了苏西小灯的决定,苏西并不感到惊讶,她说她知道会有这样一天,毕竟周围的人离婚的很多,她也要长大了,很快就会开始自己的生活。看到苏西这样镇定,杨阳有些担心,他很愧疚因为小灯的问题忽视了苏西的需要,他想送苏西去做心理治疗,被苏西拒绝了。

小达和阿雅很难过,为要不要送思妤回去而困扰,毕竟阿雅的前夫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思妤这样出现,会不会给另一个家庭带来阴影。李元妮劝他们,迟早是要说出真相,大家要一起面对的,孩子已经知道了事实,如果不能让她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她就不可能像他们希望的那样快乐的生活下去,即使见到了会失望,那也是真正的生活。这一家人,已经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阴影,大家都因为害怕事实而逃避,以为视而不见就能继续生活,但是总要有面对的那一天。

小灯再一次来到心理诊所。她告诉医生,她决定离婚,还杨阳自由,还苏西正常的生活。医生问小灯,那你呢,你自己想要什么,怎么继续。什么东西对于你来说是最重要的?小灯无言以对。医生说:开始你想自己孤独的死去,觉得自己很悲壮。这是逞英雄。你如果一再否认这一点,就不能往前走。实际上你的行为是表示你胆小,害怕,不敢面对,充满恐惧。小灯被医生说的很生气,摔门离开。

小灯收拾东西搬离自己的家,住到了临时住所。杨阳带着苏西回来,看到小灯的屋子空了,苏西靠在门框上看着,说不出什么表情。杨阳看到女儿不说话,安慰的拍了拍苏西。苏西问杨阳,妈妈就这样搬走了?你们决定离婚了?杨阳说是。苏西问,那我呢?杨阳说,她觉得你和我在一起生活会更好。没关系,她还是你的妈妈,你们随时都可以见面。苏西说,那要是她走了呢?离开这个城市呢?杨阳告诉她,小灯会有自己的选择,他也不知道。苏西问,那如果她再自杀呢?杨阳听到这个问题,一下子说不出来话了。

小达来接闷闷不乐的思妤下学,路上,小达把思妤当做大人一样的对待,跟她交谈,他告诉思妤他和阿雅的往事,如何分离又如何相聚,面对阿雅腹中的思妤,一家三人是怎样做的决定,包括小灯,包括李元妮现在的病情,都毫不隐瞒。他说要给思妤自由选择的权利,放她走,让她去见自己的亲生父亲。小达说希望思妤明白,不管怎样,除了血缘,他们就是一家人,他永远是思妤的爸爸。

小灯将车停在马路对面,正好学生放学。小灯坐在车里,看见走出来的学生中有苏西和她的朋友,苏西状态正常,还在和朋友笑着说着,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小灯,表情一下僵了,站在原地,小灯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走过去,手刚放到车门,要起身,苏西慌乱的拉着朋友离开。小灯只得离开。

小灯走进学校,遇见了向前。向前见到小灯有些尴尬,主动走过来问,你还好吗?小灯点点头,说恢复的不错。杨阳在办公室吗?向前点点头。小灯朝前走去,突然又回头跟向前说,我们决定离婚了,他是你的了。向前不知所措,小灯却微笑,说,没关系,别害怕。向前无言以对。

办公室,小灯告诉杨阳已经找好了律师,谈离婚的条件。杨阳看小灯心意已决,就不再说什么,他让小灯放心,他会照顾好苏西,或早或晚,苏西会改变心意,有勇气面对小灯的。杨阳问小灯的治疗情况怎么样,小灯说不知是什么起的作用,她的睡眠改善,头疼也控制了。

小灯和杨阳相约在律师楼签离婚协议。办公室里,彼此的律师就分居的各项问题研究着,对此杨阳和小灯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不仅不表示异议,反而主动的想把利益多让一些给对方。一切进行顺利,唯独在说到苏西的归属问题时,小灯突然出人意料的表示,她希望得到苏西的监护权,并不像之前说好的那样把监护权给杨阳。杨阳有些意外,他说你不是之前说自己的情况无法照顾好苏西吗,为什么现在又要监护权。小灯说我在治疗好转中,就是因为以前的日子里亏欠苏西太多,所以才希望用之后的时间来弥补。杨阳因此有些生气了,俩人争辩起来,律师们也因此剑拔弩张。

休息的时间,杨阳不顾律师的反对找到小灯商谈,他说苏西到现在都不愿意见你,她害怕,她还问你是不是还会自杀,你是希望她一直都生活在这种恐惧中吗?小灯这是第一次听到苏西对于她自杀的反应,有些痛苦,但是依然坚持。这次商谈留下一个缺口,他们还得继续。小灯看到杨阳的急躁,笑了,语带讽刺,你是着急办完这件事吗?杨阳不语。

离开律师楼,向前的车在路边等候杨阳。小灯对着向前远远的点点头,就开车离去了。向前问脸色阴郁的杨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是之前都说好了吗?杨阳说小灯变主意了,他要苏西。向前沉吟,那苏西愿意跟谁啊?

杨阳问起苏西这个问题,不料苏西居然也是想跟小灯在一起。杨阳大为不解,说你都不愿意见她,为什么还愿意和她生活在一起。苏西说我现在不愿意见,等她治疗好了我就愿意见了,再说我也很快就要长大,念大学,以后跟谁都无所谓。你和向前肯定是要在一起的,可是妈妈,我觉得她除了你不会再跟任何人生活在一起的。

阿雅跟四川通了电话,告诉了了前夫一家,小达买好了车票,将阿雅母女送上了开往四川的火车。看着远行的汽车,小达忧心忡忡。而李元妮自信的说,她会回来的,她是你的女儿,什么都改变不了。小达在母亲的鼓舞下,点了点头,却听见李元妮又说了一遍,她会回来的,小灯是我的女儿,她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诊所,小灯告诉医生,她改变主意要苏西的监护权,因为苏西是唯一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对她最重要,她要用接下来的时间改变母女之间的关系。医生首先鼓励小灯,认识到女儿的重要性和决定改变是好的转变,但是恐怕她的问题不是出在苏西身上,也不能靠苏西来解决。既然小灯现在愿意开口说话,那就按照心理分析的常规来谈谈她的父母吧。小灯听到这个,立刻显出抗拒的姿态。医生说好,等你愿意再谈,我问你你和杨阳的婚姻,到底是谁在放弃?

小灯告诉医生杨阳和向前的事情。医生说,谁都会犯错,他们之间友谊已经这么多年,你明白他们有可能会这样,可是你没有做出努力改善夫妻关系,你还和你的丈夫分房睡,你在等他犯错然后退出。为什么对你真正重要的东西,你都要放弃呢?小灯说,可能我不配得到。不论如何,她和杨阳已经没戏了。但是,为了女儿,为了自己,她也不会再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医生问小灯,你自杀没死有没有心存感激?小灯还是再否认,她说不是自杀,她只是想从头疼的折磨中解脱出来……实际上,这也不是第一次死里逃生了。小灯终于说出自己是大地震的幸存者。医生问小灯,那时你顽强的活了下来,现在你有求生欲望吗?在你自杀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在死亡线上徘徊,等着外力来决定你的死活。你怎么能这样不在乎你的生命?可能是谁无视于你的生命了。但你自己不能。医生一语中的,小灯沉默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小灯黯然道,无论如何我的生活都是一团糟了,就算你说的对,我又能怎样,什么都改变不了,还是止疼药管用。医生这才告诉小灯,自从小灯到他这里来,他就把止疼药换成了安慰剂,小灯吃的就是药状的淀粉。这充分的说明,小灯的头疼是心里问题,而她的好转,也是因为治疗,不是药的作用。

小灯感到被欺骗,她离开诊所,冲进了一家药房,她买了药架上的止疼药回到了临时住所。

夜,小达在睡梦中,醒来,听到李元妮发出凄厉的喊声,他冲进李元妮的房间,发现李元妮在奋力的试图挪动沉重的五斗橱,嘴里喊着,你们救救她,救救她,救救我的孩子!小达上去抱住李元妮,喊着妈,妈!李元妮半天才平静下来,缩在小达怀里抖个不停,小达搂住李元妮,眼泪掉了下来。

房间,小灯恐惧的等待着头疼的降临,她忍不住打开了新买的止疼药。小灯正要吃,门铃响了。小灯打开门,意外的发现是苏西。苏西进门来坐下,小灯不知道说些什么。苏西突然开口问她,妈妈,你是要我的监护权吗?是想我和你住在一起吗?小灯说是,你愿意吗?苏西问:那你会好起来吗?小灯低声说我不知道。苏西说那天她回到家,看见小灯躺在床上,非常可怕,后来的几天一闭眼就会想起那个场面,无法入睡。小灯喃喃的说:对不起。苏西说妈妈,我希望你能好起来,你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我害怕。小灯慢慢的坐到苏西的身边,轻声说:小时候,你老问我,如果爸爸妈妈没有遇见,你会生在谁家?现在想想,如果你生在另一个普通家庭可能会更幸福,因为自己是这样的妈妈。苏西抬头看着小灯说:妈妈,至少我还有你,我们确实相处的不好,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比你幸福,因为你都没有妈妈。小灯被苏西的话击中心头。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