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 唐山大地震(2013版)

唐山大地震(2013版)第37集剧情

第二天,小达又来到了小灯住的酒店,酒店的人告诉他,小灯已经退房了。小达黯然离开。

小灯正站在万师傅的墓前,轻声说:爸爸…我回来了,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童年时的快乐时光浮现在小灯眼前…

此时, 杨阳来到向前家,他什么也没说,只将小灯的信递给向前。向前看信时,复杂的神情在脸上暗涌,而当她将信装回到信封里的时刻,表情却已像湖面一般平静了。向前将信封递还给杨阳,对他说,你走吧,我们那一篇从现在起,就翻过去了。杨阳突然问,你可怜她?向前苦涩地笑了:不,我只是开始意识到,小灯的伤痛,是你们之间最牢固的黏合剂,原来我容身的那个缝隙,以后将不复存在了。杨阳,再见!

小灯终于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一步步的走近家门。这里和她结婚前回来时一样,没有改变,只是门脸已经关闭了。小灯缓缓走到打开的院门前,里面隐隐听到轻轻的歌声。小灯站在门口,向院内张望着……

阳光下, 李元妮站在院子里,嘴里轻声的哼着什么曲调,手舞动着,如同在随着心里的旋律起舞。小灯呆呆的看着母亲的身影,她在心中把重逢的场面想像了一千遍一万遍,就等着李元妮回身看见她…李元妮依然在舞动着,慢慢的回身朝向小灯的方向,眼睛落在小灯身上,定定的看了几秒,没有过多的停留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小灯呆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重逢是这个样子。

小达回家,发现小灯正站在院门口呆呆的看着李元妮。小达走到小灯身旁,轻轻叫了声小灯。小灯回过身,看着小达,满脸的疑惑不解,她问:她是怎么了?她怎么不认识我了?小达复杂的看着小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时,阿雅端着脸盆从房间里走出,看到门口并肩而立的小灯和小达,她愣住了,片刻,才慢慢走过来,看着小灯,小达在一旁平静的说了一句:阿雅,这是我姐。阿雅的泪水涌了出来,她很快的抹掉,轻轻叫了一声:姐。小灯看着小达,又看着阿雅,半晌,笑了。

阿雅带着小灯推开一间屋门,告诉小灯,这个房子重新装修时,李元妮就留下这件屋子给小灯,因为她一直相信,小灯一定会回来的。小灯不说话,默默地放下了自己的行李。她问阿雅,李元妮这样多久了,阿雅说也就是这一年间的事情。医生说,无药可治,只能等待和陪伴着她。小灯点点头,阿雅带上房门走了出去。小灯静静地坐在床上。

夜,小灯躺在床上,居然昏昏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被外面的动静吵醒。小灯迷糊的起来,往外走,站在门口时,她看见李元妮正披了件外衣往外冲,阿雅和小达拦着她不让她出去,李元妮披头散发,神情紧张,她叫着要出去找小灯,终于有人来信了,小灯被他们收养了。小达拉着她说妈妈,小灯回来了,小灯已经回家了。李元妮却像是根本没听见,此刻她把小达当作了 小林,她说小林,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找不到女儿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知道她没死,我一定要找到她。小达说:妈妈,小灯回来了,小灯没死,我相信你。可李元妮根本听不进去,推着小达,说小林你不要骗我,我女儿没死!我女儿没死!李元妮变得歇斯底里,小达和阿雅抱住她,李元妮仍在哭骂着…小灯看着眼前的情景,慢慢的瘫在了地上。

晨,小灯醒了过来,她恍惚间觉得有个人影在眼前,小灯睁开眼,发现李元妮不知何时走进了她的房间,正在静静地看着她。几十年了,这是小灯第一次如此接近的看着母亲,突然有些不敢面对,身体向里面缩了缩,李元妮神色平静,只带着些好奇的神情观察着她,母女默默对视片刻,李元妮就走了出去。小灯靠在床头,深深地呼吸着…

吃饭时,一家人坐在桌前,阿雅照顾李元妮吃饭,李元妮依然好奇的看着小灯。她问,小达,这是谁啊?小达不知道怎么回答,李元妮凑到小灯面前,直接问:姑娘,你是谁啊?小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晌,说:我是你的……亲人。李元妮一下明白了,笑着拍拍手,说是亲戚埃小灯和小达对视苦笑。

阿雅出门了,小灯和小达在院子里晒太阳聊天,李元妮如同小灯刚回来时看到的那样,在院子里哼着歌,手舞足蹈着,显得悠闲自在,偶尔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小灯不自觉的视线一直追随着自己的母亲。小达告诉她,李元妮的病严重起来,他们就带着她回到唐山,这是李元妮一直以来的愿望。阿雅在唐山开了一个美容院,小达跟公司那边告了长假,俩人决定留在唐山照顾李元妮。小灯问起她的病情,小达说时好时坏,隔三差五就要找小灯去,平时就在自己的世界里。小达说,妈还认识我和阿雅,有时会提起思妤,就是我们的女儿。小灯问起思妤在哪,小达说在四川。小灯低声说反正她不认识我了,小达看出小灯的失望,他说:你别担心,也许哪天她就会记起你。小灯漠然的点点头。

晚上,李元妮安静的坐在房间里,阿雅做了热水,倒在盆里给李元妮洗脚。小灯走过去对阿雅说,让我来吧…小灯把李元妮的脚放入水中,轻轻地撩起水擦洗着李元妮已经老去的皮肤。水汽蒸腾中,李元妮慈祥的对着小灯笑着,问,你是哪家的姑娘啊?是我们小达的女朋友吗?小灯没说话,把头放在了李元妮的腿上。李元妮低头看着小灯,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午后,阿雅洗了衣服在院里晾,小灯过来帮忙。李元妮从房间里出来,着急的问是谁把她练功的椅子拿走了,小灯从房间里拿出椅子,李元妮严肃的对她说,你们这些年轻姑娘,就是不爱练基本功,这样下去可是不行的。李元妮自己抬腿练功,但是骨头太硬,已经无法完成动作,她有些尴尬,自语道,我…已经生了孩子了,双胞胎,你们知道吗?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我要教我女儿跳舞呢。李元妮又走回房间,不知对着什么发呆。小灯轻声对阿雅说,小时候李元妮老逼着自己练功,小达为了怕姐姐吃苦,就把凳子藏起来了。阿雅说那你们姐弟俩一定感情很好,小灯笑笑,说我老欺负他,他比我懂事,一直让着我。后来他被别人欺负,阿雅接口说:那你就帮他打人。小灯笑笑说,我教他打架,告诉他怎么样才能打赢。俩人忽然间觉得很亲近,互相聊起了对方的生活,小灯黯然道,她其实也替小达高兴,看着他没有受到这个阴影的影响,能够过平静的日子,能和阿雅有这样幸福的生活,而她,却一再的远离幸福。阿雅说事情不像小灯想的那样,其实小达一直都很痛苦,阿雅把他们之后的分分和合告诉了小灯,小灯这才知道原来小达的生活也是这样的坎坷。阿雅谈及思妤,和小达对她的爱。阿雅说自从小灯离开中国,小达就变了,变成了一个宽宏而成熟的男人,能够爱别人,也能接受别人的爱,也许就是这样的经历改变了他。

小灯沉思着,阿雅走进房内,把一直挂在衣柜里那条红裙子拿了出来。小灯一阵恍惚,阿雅说这是你留下来的吧,妈妈一直替你留着,她知道你会回来取的。小灯接过裙子,回到房间换上了那条依然鲜艳的裙子,然后走了出来,李元妮看着小灯突然笑了,她说姑娘,你穿这裙子真合身,真好看,我说的没错,结婚就得这样喜兴。小灯诧异的回过头,李元妮喜滋滋的打量着她。小灯黯然道,她还是认不出我是我。阿雅劝她不要急,是不是还有时间留在唐山?小灯这才告诉阿雅,她在回国之前,已经和杨阳离婚了。

晚,李元妮再次发病,她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说是因为自己的错,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小灯。小灯看着李元妮痛苦的样子,突然之间无法控制自己,她不顾一切的跑回房间,从行李里拿出她从小到大各个时期的照片,又冲回到李元妮面前,她把照片拿给李元妮,李元妮接过那张唯一的合影,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她指着照片告诉小灯,这是她们家的全家福,这个是小达,这个是小灯,小灯已经死了。小灯从李元妮的嘴里听到这句话,怎么都接受不了,她说我没死,我就是小灯,李元妮看也不看她,自顾自的看着照片喃喃自语。小灯忍住,把自己后来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给李元妮看,说着自己的经历,可是李元妮充耳不闻,小灯有些急了,她强拉过李元妮逼着她看着自己,说我是小灯,我是小灯!李元妮被她弄得有些害怕,小达走过来,拉住小灯说别这样…小灯站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