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开国前夜 > 开国前夜

开国前夜第2集剧情

威严的李济深先生垂下了宝剑,不屑地问道,你是哪家银行的逼债鬼?齐长鹏这才慌忙站起身来,回答是华夏银行。李济深先生很疑惑自己并没有和这家银行有财务往来,正要发问,却发现齐长鹏笨拙地做出机警的样子,探头出去张望,然后回身对李济深先生说,既然没有外人,我就可以说实话了,我是联和公司派来的,给您送一份重要的信件。李济深哈哈大笑,把齐长鹏当成了保密局的特务。直到齐长鹏从帐册中翻出夹层的信封,李济深先生看到毛泽东的笔迹,这才肃然起来。 浏览完毕,兴奋之余,李济深先生对齐长鹏表示了歉意,鼓励齐长鹏要好好学习本领。齐长鹏连连颔首答应。记住李济深先生的口信回执,齐长鹏心情愉快地离开了。 齐长鹏向季文明和孙伟文详细复述了全部过程,季文明逐个细节核实之后,认为没有纰漏,孙伟文却隐隐地感觉不对,可又一时无法言表。圆满完成任务兴奋不已的齐长鹏牢记着李济深先生嘱咐自己好好学本领,于是缠着孙伟文,要求学习秘密工作的诀窍。孙伟文深沉地说,忠诚! 5月5日,李济深等各民主党派人士12人联名致电毛泽东,并向全国发出通电响应五一口号,同时将电文在报纸上公开发表。 报童穿梭在街巷中,传播着李济深等人的通电。 老石头的黑芝麻糊摊上,宋建平买了报纸读完之后,脸色大变,四处探望,嘴里嘟囔着,又瞎指挥。老石头惊诧地搭话,宋建平不理不睬,匆匆离开。 李济深家,虽然大家都同意和中共合作,建立民主政府,但是有人依然幻想拥兵成为第三势力,保障民主势力的存在,李济深先生对此很不赞同,他们有所争执。 家庭教师顾青青临时担当起李济深先生秘书的重任。李济深对顾青青交代,值此决定国家未来的关键时刻,要时时提高警惕,一定要尽职尽责,千万不能泄密。顾青青表示只负责文字整理,决不多过问政治。李济深的秘密书房,顾青青想进去,却被挡在门外。 季文明高兴地通知孙伟文,上级党组织已经批准孙伟文和崔丽华可以结婚。齐长鹏得知消息,热情地祝贺崔丽华,崔丽华盘算着筹备婚礼,而孙伟文却愁眉不展。 因为地下斗争的限制,婚礼不能公开操办,孙母决定在家里,自己亲自动手下厨准备婚宴,招待季文明和齐长鹏几个亲近的同志。 季文明和齐长鹏早早来到了孙家,但是酒菜摆上了桌子,可新郎孙伟文迟迟没有回来,让大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孙伟文趁着夜色,重新潜回原来的住处,找出了早就买好藏匿起来的结婚戒指和玉镯。正要离开,突然屋里的灯亮了起来,孙伟文情知有变,拉下礼帽遮挡起脸,纵身出窗,打翻了监守的严守一,夺路而去。再次设伏失败的宋建平,只好拿严守一撒气,面对着严守一买来的老酒,宋建平很是无奈。两个老同学愁酒相对,埋怨起从不露面的上司江世飞。宋建平回忆着在黑芝麻糊摊上看报纸发现江世飞的指令,十分感慨,对江世飞神出鬼没的行径也不得不佩服有加。 孙伟文回到家中,拿出结婚戒指和玉镯,给崔丽华一一戴上。季文明曾经是孙父的学生,他对孙母说,这样一来,老师在天之灵也能欣慰了。孙母说,估计老头子还想早要个革命后代吧。正在其乐融融的时候,齐长鹏主动敬酒,却被孙伟文打断,他直接点明说,齐长鹏不适合做秘密工作,应该提前调回解放区。大家这才得知孙伟文为了取回戒指,险些被捕,一时默然起来。齐长鹏捧出自己的小猪扑满,送给新婚夫妇,被孙伟文拒绝,齐长鹏很委屈,却一直尴尬地陪着笑,而善解人意的季文明解释说,这是齐长鹏每天只喝黑芝麻糊,省下饭钱积攒的一片心意。崔丽华感动地接过扑满。孙母也夸齐长鹏重感情。齐长鹏笑着表示,我答应崔大姐,要送给她一份新婚礼物,现在终于做到了。孙伟文勃然道,无论你怎么想讨好我们,我也不同意你继续留在这条秘密战线上。你嘴上没毛,会毁掉中央的整个部署,影响大局。 婚宴不欢而散,而洞房里,崔丽华依然甜蜜地享受着新婚的快乐,明天他们将依然装作路人,不知何时才能这样相聚,这是秘密工作的要求,谁也不能违犯纪律。 婚宴的同时,李济深家也来了一位神秘客人——宋子文的代表。虽然宋子文本人已经抵达香港,碍于保密局的监视,无法亲自来拜见任公(李济深先生表字任潮,时人尊称他为任公),很是遗憾。听完来人的讲述,李济深对宋子文主张建立的“和平统一大同盟”,以及逼蒋出国,再组政府的期望,深表不屑。李济深认为,双方合作就如相亲选亲家,门当户对才可以。只要宋子文主动释放羁押在广东的政治犯,双方才能够拥有合作的基础。对方支吾其词,只好泱泱告退。 前门客人走,后门蔡廷锴将军登堂入室,兴奋地拿出了冯玉祥将军的回信。冯玉祥决定响应中共的号召,放弃拥有武装的“第三势力”设想,月内即将从美国启程,奔赴解放区,共襄盛举。李济深得悉这个消息,异常兴奋欣慰。 经过一天的思考,李济深先生叫来顾青青记录,自己一边徘徊,一边口述声明和给冯玉祥将军的回信。突然,李济深停下脚步,叫来门房兼司机老周,递过去一个包袱。老周当然明白,这是老夫人的首饰,又要拿去典当。老周争辩,上次典当的钱并没有花光,还可以应付生活。李济深拍拍老周肩头说道,这不是家用,是为了给冯玉祥将军添补一点路费,穷家富路嘛,不能让人家又包轮船,又包路费,前方打仗更需要钱啊。老周不好违命,戚然转身离去。顾青青感动之余,表示从本月起不要月银了,不给李济深先生增添负担。李济深虽然感动,但依然表示心领,你现在不积攒嫁妆,到时候我老头子也要给你准备啊。顾青青很想控制自己的感情,却不能阻止自己的眼泪滴落在记录稿上。 突然,香港皇家警察政治部长官黄翠微带人未经通报,就闯了进来,声称探望。机警的顾青青赶紧收拾起记录稿,躲避出去。李济深与黄翠微周旋起来。而穿着警察制服,混在随从人群中的宋建平却跟踪顾青青而去,直接闯进了她的房间。惊吓之中,记录稿洒落一地。宋建平抢到文稿,见色起意,用枪顶住顾青青,强行拥吻。呼救中,顾青青打了宋建平一个耳光,宋建平恼怒地拔腿而跑。为了文稿,顾青青一路呼喊,一路追赶,被李济深先生断然截住。李济深先生表示,那些文稿他们早晚都会知道的。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值得这样冒险。顾青青感觉对不起李济深先生,很是内疚。李济深先生表示,要适应这种生活,为了一个新中国,我们委屈一点,算不了什么。厨娘吴姐在老周出门的时候,总是临时担当门房,对自己的失职,很是内疚。李济深表示,他们想闯进来,谁也拦不住。 宋建平得意洋洋地喝着酒,向严守一吹嘘,这次得到的冯玉祥的信件和李济深的文稿,很有价值,估计自己要升官,到时候,绝对不会亏待老同学,自己当了站长,绝对不会象江世飞这样吝啬。正说话间,窗口又飞进来江世飞的密信。宋建平嘟囔着,以后就是热死,也要关上窗户,看他江世飞还有什么办法来瞎指挥。看着密信,宋建平闭上了嘴。原来,冯玉祥将军出发归国的事情和细节,美国方面早已经获得情报,另有安排了。而且因为文稿上的水渍,很多地方都看不清楚,等于白忙活。宋建平十分气馁。 又一处新的隐蔽地点,发报机已经采用频繁更换电子管的方法,改变着频率。孙伟文摘下耳机,把电文递给一旁等待的季文明。季文明翻译完电文,大吃一惊。 一艘苏联客轮,突然浓烟迸发,哭嚎顿起。 9月1日,苏联黑海岸边,冯玉祥将军乘坐的胜利号豪华游轮上,电影放映中间,突然起火,冯玉祥将军不幸遇难。是为千古遗憾。 孙伟文夺过电文,惊诧之余,说道,反动派已经动狠手了。季文明却格外冷静,他知道,不管冒多大的危险,现在都必须把这个噩耗与主席给民革中央的唁电,及时送到李济深先生手中。孙伟文不放心齐长鹏,还是要铤而走险。季文明再次制止了他,提醒他小不忍则乱大谋。 深夜,齐长鹏被从床上叫了起来。得悉任务之后,齐长鹏立刻就利落地换好了那件孙伟文准备的皱巴巴的西装。季文明在一旁忍俊不禁,时机不对,只好默然,而孙伟文却又要发火。原来,他们安排齐长鹏明天一早才去李济深先生家。齐长鹏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冒充银行职员,当然应该白天去。孙伟文还是对齐长鹏不放心。季文明笑道,你第一次被枪顶住脑袋,还尿了裤子呢,这一点齐长鹏比你强。爱面子的孙伟文有点恼火地沉默了。 李济深先生得知噩耗,几乎要跌倒,齐长鹏在一旁时刻提防着,准备搀扶住老人,但李济深先生巍然站在那里,说道,我是个军人,我还不老。你能否替我带个话给你的领导?齐长鹏马上凑上来,痛快地答应,当然可以。李济深先生徐徐地说道,以后就不要派你来送信了。齐长鹏登时愣在了那里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