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开国前夜 > 开国前夜

开国前夜第3集剧情

齐长鹏很是委屈,连连追问原因。李济深先生说道,孩子,你从事这样危险的工作,很不合适,还是回去做你的会计吧,做个好会计,新中国就要建立了,同样也需要你这样的会计人才啊。齐长鹏满腔委屈,呆立在那里,不愿意离开。李济深先生视而不见,让老周准备给冯玉祥将军设置一个灵堂。顾青青拿来黑纱,一边给李济深先生缠上,一边很好奇傻站在那里的齐长鹏。得知齐长鹏是银行来催债的职员,顾青青顿时气恼地指责,赶走了他。 齐长鹏踟躇在回公司的路上,忖度着如何回去交代。他并不可能知道,这一天是解放军战斗英雄董存瑞的百天忌日,1948年5月26日,在解放河北隆化的战斗中,跟齐长鹏同样年轻的董存瑞为了胜利举起了炸药包,壮烈牺牲,距离解放他自己的家乡怀来,只有咫步之遥。但是,齐长鹏深深地懂得,并且愿意,象所有战斗在前线的年轻战友们一样,为了新中国,贡献出自己的力量,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年轻而闪亮的青春。在李济深先生那里,他的确受了委屈,或许还要带来更多同志间的误解,但是他必须忠诚于自己的入党誓言,忠诚于自己的职责。对党要有一个老实的态度。 齐长鹏回到联和公司办公室,见着季文明,毫不隐瞒如实地复述了李济深先生的口信。季文明知道任公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是的确也误解了齐长鹏这个年轻的需要锻炼的革命青年。季文明安慰齐长鹏,要在实践中锻炼,尽快成长起来。受点挫折是难免的。 虽然没有表现出更多失望,但齐长鹏还是缠住了繁忙工作的孙伟文,要求学习军事,想去前线厮杀。孙伟文哈哈大笑,给你把枪,你会开吗?齐长鹏立刻表示,自己不会,但马上就可以学习开枪射击。孙伟文纠缠不过,答应另找时间教他,把他轰了出去。 夜晚的街道,行人稀少,孙伟文化妆之后,行走在去秘密地点的路上。寂寥的街角,孙伟文的嘴巴猛地被捂住,毫无还手之力就被拖进了巷子里。手松开之后,孙伟文定睛一看,惊诧地责问,你这样做,严重违犯了纪律,我们不能直接见面。对方低声说道,太紧急了,没有办法,我也只有这点时间。对不起了,表哥。来人告诉孙伟文,明天,李济深先生将率领民革在港的主要领导,一同出席冯玉祥先生的追悼会,保密局将趁机浑水摸鱼,打伤或者干脆打死这些民主人士,而香港皇家警察已经承诺袖手旁观,不出人命,他们决不拦阻。 孙伟文知道情况紧急,立刻擅作主张,折转来到齐长鹏宿舍。齐长鹏以为当天晚上就可以去学习射击,十分兴奋,被孙伟文喝止,告诉他,时间紧急,必须现在去通知李济深先生,明天的追悼会是个凶险之地,不去才是上策。齐长鹏黯然,说出了李济深先生不想再让他去联络的实情。孙伟文就知道齐长鹏是泥巴扶不上墙,驳色而去。 边穿衣服,边听完孙伟文的情况汇报,季文明决定亲自去命令齐长鹏。 齐长鹏只好应命前往。 李家已经早早休息,齐长鹏此时登门造访,实在不受欢迎。齐长鹏进入书房,却发现李济深先生衣冠整齐,端坐在那里,似乎并没有准备入睡,而一直在为冯玉祥将军守灵。齐长鹏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追悼会现场是个凶险之地。李济深先生勃然起立,枪林弹雨又怎样!就是万丈深渊,地雷阵,我也要闯一闯!你哆嗦了吧,我不会!我再次告诉你,你不要来了,既然危险,你也就很危险。不要做无谓的牺牲。齐长鹏没有敢辩解,匆匆离去。 清晨,酣睡的齐长鹏被孙伟文拽着耳朵,从床上抓了起来。齐长鹏辩解,我已经通知到了啊。孙伟文命令他马上赶去劝阻。齐长鹏连忙跑了出去。 齐长鹏赶到李家门外,正看到李济深先生坐上汽车,驶离家门,赶赴会场了。齐长鹏毫不犹豫,赶紧奔跑着追了上去。车上的顾青青发现了奔跑中的齐长鹏,讥笑道,这个逼债鬼,该让他吃点苦了。 追悼会现场,记者和致祭的人们见到李济深先生到来,纷纷涌到走廊上迎接,寒暄、采访,李济深冷峻地朝里面走去,突然,人群里有人喊道,冯玉祥是投降将军,不值得开追悼会!打倒冯玉祥!打倒李济深!李济深从容地走上主席台,朝冯玉祥将军遗像三鞠躬之后,回过身来,扫视着全场,视线所及,追悼会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李济深先生说,打倒我李济深,很容易,我就站在这里,但是冯玉祥将军是打不倒的,他的一生不是投降,而是在不断地追求民主,追求着全民族的独立解放!掌声雷动。 宋建平混在人群中,扔出了第一个西红柿,西红柿横飞,有人已经抽出了棍棒。老周赶紧护送执拗的李济深离开现场。人群排成两列,自动保护李济深先生,但是棍棒之下,人群中间或有人倒下,老周已经被棍棒打翻,眼看棍棒就要敲向李济深先生,一个气喘吁吁的身影猛地扑了过来,生生地抗住了第一个棍棒的打击,接着又顶住了第二个、第三个棍棒的打击,血流了出来,流满了齐长鹏的脸,但是他挣扎着,始终挡在李济深先生身前。李济深先生猛地甩开齐长鹏,站住脚跟,怒喝道,有本事的,你站出来,魑魅魍魉,跳梁小丑!人潮退缩,安静了。说完话,李济深先生环视一周,然后从容地探身扶起了齐长鹏,又拉起了老周,昂然朝外走去。 回去的车上,齐长鹏和李济深先生坐在后座上,齐长鹏刚刚开口说道,对不起!李济深却狠狠地抓了一把他的手。齐长鹏并不明白,却略有醒悟。老周和顾青青分别回头观察,又若无其事地转回头去。 黄翠微动作很快,已经派人来以保卫的名义加强监视,皇家警察名正言顺地出现在门外,时常搜检行人和接近李宅的人。 车到李家门口,齐长鹏想要回去。李济深一定要挽留他。顾青青一边帮齐长鹏包扎,一边问他,为什么要舍命保护任公。齐长鹏想到自己的身份,连说要是任公出事,自己就没有地方讨债了。一旁休息的李济深忍俊不禁,等到齐长鹏要离开的时候,李济深悄悄地塞给他一封信转给上级领导,同时朗声说道,请你们老板再借点钱给我。 季文明看完信之后,交给齐长鹏二十两黄金,跟随孙伟文出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齐长鹏等了半天,只等来了一个长髯富商,等到对方褪下墨镜露出眼睛,齐长鹏才发现这是孙伟文的伪装,叹服不已。 当铺里,孙伟文挑挑拣拣,对死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买了一堆东西,还特意挑了一枚玉挂件赏给了齐长鹏,然后象甩手掌柜一样扬长而去。齐长鹏不明就里,只好继续装扮跟班,照价付钱,然后抱着东西,独自返回公司。 齐长鹏摘下玉挂件菩萨,表示这是公物,季文明却让他继续戴着,然后把李济深的信递给了他。齐长鹏对李济深先生的夸奖,很是害羞,但是很高兴。 齐长鹏带着四十两黄金,再次来到李家。他表示,这是经理特别照顾,借给任公的。齐长鹏取出黄金的时候,无意间,自己的玉挂件从衬衣间滑落出来,李济深就近拣了起来,突然惊呼,齐云杉是你什么人?齐长鹏惊诧道,是先父。李济深激动万分,叫来了老周,齐云杉和老周当年都是李济深的贴身侍卫,在北伐中,李济深留守广州,齐云杉坚持要去前线,却不幸牺牲在武昌攻坚战,李济深到处在寻找他的家人,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与故人之子相遇。李济深当即表示,以后,齐长鹏就是自家人。干脆搬来居住,一起生活。得知他一直单身,李济深表示要给齐长鹏介绍一个好姑娘。 齐长鹏欢天喜地地回到公司,宣布任公已经接纳自己了。突然,季文明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有人到华夏银行验证齐长鹏的身份。 齐长鹏被藏在汽车后座上,一直开到了银行后门。 宋建平带着严守一正等在经理室里,他们的手枪已经打开了保险。齐长鹏终于适时赶到,捧着帐册站到了宋建平面前。宋建平以皇家警察的身份询问齐长鹏各种事实,竟然都是在李济深家里讲过的事情。让齐长鹏吃惊不已,强作镇静。 孙伟文向季文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李济深先生家里藏有保密局的资深特务在卧底。他到底是谁呢?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