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第八号当铺 > 第八号当铺

第八号当铺第29集剧情:孙卓成为巨星

阿精撒娇地要求韩诺今天不许有任何事打扰两人,韩诺应允。李平将孙卓带到关渡废屋中,孙卓害怕想离开,李平不耐并激动抱住孙卓,孙卓惊吓,心中直喊”韩诺,救命!”韩诺感应孙卓似乎在呼唤他,阿精提醒他今天必须陪她。孙卓的挣扎,激怒了李平,拿起胶带绑住孙卓手脚,孙卓苦苦哀求李平放了她,李平灵感突然涌现,提笔创作,吆喝孙卓安静。孙卓趁李平不注意,偷拨Peter手机,并故意与李平交谈,让Peter发现她被李平绑架的处境。李平喝斥孙卓闭嘴,发现孙卓偷打电话,歇斯底里地强拉孙卓,抵抗挣扎的孙卓头撞椅脚,昏迷倒地。韩诺感应孙卓身处险境,扔下阿精,阿精愤愤不平。

韩诺施法弄昏李平,Peter正好赶至,两人合力救出孙卓。孙卓苏醒,看见韩诺激动地抱着他痛哭,并责怪韩诺未实时出现,Peter眼见孙卓与韩诺的亲昵举动,伤心地离开孙卓家。阿精在楼下感应到一切,怒目狠瞪,并生气地问Peter难道不生气,Peter回答:“只要孙卓平安”。

孙卓高烧,韩诺悉心照顾,阿精妒恨质问韩诺每次都不遵守承诺,韩诺要求阿精先回当铺并自责未实时救护孙卓,阿精怒骂韩诺不顾她的感受,对孙卓和李平的交易有所隐瞒,韩诺要求阿精以后再谈,阿精心灰意冷表示:“两人还有以后吗? ”

阿精四处游荡,白先生一路暗中保护,阿精宣泄心中不满,认定韩诺爱孙卓太过深切,才会逼疯李平。孙卓退烧,韩诺想要离开,孙卓阻止,并认为阿精不喜欢她。韩诺安慰孙卓,孙卓故意假装头痛,向韩诺撒娇要求韩诺不要走,并倒入韩诺怀中。

阿精对韩诺留在孙卓身边不回当铺之事,非常无奈,只得跟着白先生到疗养院看发疯的李平。待阿精回到当铺卧房,发现韩诺正等着她,阿精恼言,韩诺可以活千年万年,而对孙卓这样的客人又能拥有多久?韩诺想说出他与孙卓的关系,阿精冷傲地将他拒于千里,韩诺气得转身离去,阿精更是愤怒地猛摔东西泄恨。韩诺回想着孙卓的恐惧无助,和阿精提醒他拥有孙卓的时间有限。韩诺探视孙卓,并向她保证将会像守护神一样的尽量满足所要,孙卓表示不后悔典当爱情,因为有韩诺照顾她。

阿精晚归,韩诺责问阿精去处,是否与白家人在一起。阿精反驳自己不曾过问韩诺与孙卓的行踪,也认为韩诺不会在乎她去何处,韩诺表示不想让孙卓有遗憾,会满足她要的一切。阿精恼怒,要满足自己的要求。韩诺误会她要引诱白家人进当铺,好取而代之当下任老板。两人言语冲突,阿精离去。白先生安慰阿精,并鼓励阿精离开当铺,阿精表示放不下韩诺。韩诺想改善与阿精的冲突,邀请她看电影,阿精对韩诺的忽冷忽热,全然投降。

五年后,孙卓因演唱李平的创作,声势已如日中天,巨星风采迷倒众生。这天,阿精幸福地品尝着蛋糕,韩诺笑她永远吃不腻,并问她什么蛋糕没有吃过。阿精表示从未吃过结婚蛋糕和生日蛋糕。韩诺询问阿精生日,阿精自嘲身世卑微且脸上又有胎记,父母恨不得没生养她,怎可能管她的生辰八字。阿精感叹自己的容貌、学问都是韩诺所赐,希望韩诺查出何时收留她,那天就是她的生日。

韩诺前往蛋糕店挑选蛋糕,与Peter巧遇,Peter误以为韩诺买蛋糕是要为孙卓庆祝入围金曲奖,韩诺灵机一动要求Peter帮忙。韩诺拿了两件衣服说要送人,请阿精帮忙挑选,阿精以为是要送孙卓,故意挑黑色礼服,并出言嘲弄韩诺。韩诺要求阿精换上衣服,阿精又惊又喜,但又怀疑韩诺是要她陪同参加孙卓的颁奖晚会,韩诺故意逗弄阿精,恭敬地请阿精换上黑礼服,阿精反选择红礼服,让韩诺哭笑不得。

韩诺带着阿精来到Pub,阿精询问不是要参加颁奖吗?Peter推出双层生日蛋糕,原来是韩诺精心安排要帮阿精庆生,阿精惊喜感动,强忍泪水离座到化妆室平复心情,Peter此时才了解韩诺和陈精是一对情侣。阿精许愿,希望能吃到自己和韩诺的结婚蛋糕。同时,孙卓又夺下华语巨星音乐大奖等殊荣。孙卓希望韩诺分享荣耀,呼唤韩诺,韩诺和阿精都感应到,阿精提醒韩诺今晚只有她和韩诺两人,韩诺点头保证。

孙卓久唤不到韩诺,伤心难过昏倒在地。韩诺感应孙卓昏倒,向阿精提出离去要求并保证马上回来,韩诺转身离去,阿精无奈长叹。

第八号当铺分集剧情介绍

第30集 阿精离开八号当铺

医生诊视孙卓并无大碍,孙卓看到韩诺赶到忙将助理小莉支开。原来孙卓久唤韩诺不来,竟装病昏倒,韩诺无奈苦笑。孙卓希望韩诺与她分享得奖喜悦,韩诺表明阿精生日必须离开,孙卓懊恼自己一人很孤单,坚持韩诺陪她到Peter的Pub办庆功宴。

阿精在 Pub久候韩诺未归,满腹怒火,决定再给韩诺一分钟。韩诺出现还挽着孙卓,孙卓假意祝贺阿精生日快乐,还撒娇地要求韩诺为她切蛋糕,阿精气冲冲地瞪着韩诺为孙卓切蛋糕。当孙卓的工作群抵达,孙卓高兴迎接并将蛋糕随意扔在阿精面前,阿精怒不可遏。吉他手看到双层蛋糕,以为是孙卓预备的庆功蛋糕,还讨好地问阿精要不要也来一块。阿精眼见孙卓缠着韩诺,便故意挑逗吉他手,韩诺见状气冲冲地制止阿精不要戏弄小孩子,吉他手不服气,韩诺怒目瞪视,吉他手震慑退开。韩诺故意坐回阿精身边,两人怒目相向。孙卓刻意要将两人分开,上台致谢并邀请韩诺陪她演唱一首改变一生命运的“法国香颂曲”。众人起哄,韩诺尴尬起身,阿精声称韩诺如果上台她马上离开,两人恶言相向,精伤心离去,孙卓胜利地依偎着韩诺。

阿精独自前往舞厅喝闷酒,一位自称X先生的雅痞故意跟她搭讪,有趣的言论吸引了阿精,阿精与他共舞。孙卓喝醉吐露真言,不喜欢阿精缠着韩诺才故意气走阿精,韩诺无可奈何。韩诺回到当铺找不着阿精,感应到阿精与一男子正疯狂舞动着身躯,阿精要那男子当她的男朋友,韩诺气愤不已。

阿精醉意正酣,对X先生吐露自己对情感的无所适从和寂寞失落,X先生劝阿精离开那个让她伤心的男人,别再虐待自己,阿精不肯。X先生显露真实身分,阿精惊觉他竟是老白。老白这次化身John,这回是专责照顾阿精一人,他拿出名片表示阿精随时可以找他,希望她弃暗投明进入白家。阿精嘲笑他,只要John愿意走进当铺做买卖,阿精就能当上老板,问题是他肯吗?阿精说完抽走名片翩然转身离去,John愕然。

韩诺感应到阿精与白家人碰面,并回到当铺,韩诺气得起身,锦囊竟掉在地上。阿精醉倒床上,韩诺质问她与白家人的谈话内容,阿精气冲冲故意说是在讨论要把当铺卖掉。韩诺不解阿精为何生气,阿精气得将心中对孙卓的所有不满,和气恼韩诺的偏心给发泄出来。韩诺责怪阿精老跟孙卓这个孩子比较,阿精怒斥韩诺为何同时爱上两个女人,韩诺冷默反驳,绝不可能爱上阿精。阿精讶然,痛心离去,没有爱情的韩诺也感觉到莫名其妙。

阿精到John家,见到John便放声痛哭,认定韩诺欺骗自己的感情,John劝告她放弃韩诺成全他,阿精更对孙卓恨之入骨。韩诺回到房间发现地上的锦囊,质疑自己对阿精的态度不好。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