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第八号当铺 > 第八号当铺

第八号当铺第35集剧情:韩诺救孙卓

杨文汉希望韩诺答应他用其它的东西,来换取能尽快成功发明脑癌疫苗。但韩诺明确回答不可能,文汉失望的询问,难道他除了典当后代子孙的智商,就没有其它有价值的典当物吗?文汉建议韩诺收取他十年或是十五年的寿命,但韩诺不置可否,只说一切必须按照八号当铺的规定行事,他不能做假帐。文汉不死心,哀求韩诺既然两人都希望能救孙卓一命,何不通融他完成这一笔交易,韩诺思索他的话,也认为这或许可行。两人说好等办法想出来,便找文汉来当铺进行交易。

韩诺到John家找阿精帮忙,阿精冷漠地直言知道韩诺心中的盘算,求她不过只是为了找她回去做假帐,韩诺坦承阿精是他最好的助手,但阿精反问他,现在才来求她是不是已经太迟了,更嘲笑韩大老板也有向人低头的一天。韩诺告诉阿精主人来过,并问起她的下落及何时回去,阿精吃味的说韩诺已有了孙卓,而她既不会唱歌又不会演戏,不过只是会做做假帐罢了,没必要让她回去。阿精嘲讽想必是孙卓寿命将尽,逼着韩诺该做抉择了。阿精向韩诺提议,她可以帮助孙卓,但韩诺必须承诺从此不再与孙卓见面,并让孙卓嫁给杨文汉,韩诺生气,但别无选择只能应允,阿精看在眼里冷笑道,认为韩诺为了孙卓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韩诺要求阿精立刻跟他回当铺,此时正好John走进来,看到韩诺的来访,John脸色一沉,阿精叫韩诺先回去,自己一会儿跟上,John要求阿精留下,阿精不知如何响应。

孙卓一脸病容,不想吃任何食物。韩诺趁机最后再来看孙卓,孙卓问他为什么不再让她进八号当铺,韩诺坦承他最近没来看她,是为了要找杨文汉商量救治她的方法,孙卓终于明了韩诺一直要求她做身体检查的用意,也知道他坚持要杨文汉研究脑癌疫苗的原因,孙卓感动的哭倒在韩诺怀里,喃喃地说韩诺一定会救好她的,韩诺无语。韩诺回到当铺,想着阿精对他说要给孙卓幸福的方法,就是让她嫁给杨文汉,这样一来事业、婚姻、家庭,样样都有,孙卓的幸福才能更圆满。韩诺又想起韵音临终前对他说,怀念他一生就是幸福。韩诺回想孙卓口口声声问他是不是会救她,韩诺心痛难过。

John呆坐不语,阿精说她原属于八号当铺,一定得回去,John承诺他们一定会保护阿精的,阿精却直言白家虽然温暖,但终究敌不过对八号当铺的牵挂,她挂念韩诺的一切,John知道再说都是多余,只恳求阿精再多陪他一下,阿精点头。韩诺在书桌前沉思,提起笔写下杨文汉的名字,并挥手将当铺名片送到他房间的桌上。他走近阿精的房间,换上一束美丽的鲜花,低唤着阿精的名字。

杨文珊在房中检查针孔摄影机拍摄到的画面,她看到房中床铺飞起的影像直呼不可思议,并在床下发现她一直没找到的钥匙。她怀疑有人来她房中找钥匙,但又想不透找到了为什么不带走,文珊以为那人是来找文汉的,所以又检查文汉的房间画面,但找不到异状。文珊检查到一段文汉在客厅对着无影人谈交易的画面,听到文汉要用子孙智商或是自己的寿命来换治疗孙卓的方法。她生气的拨打手机给文汉,发现原来文汉已回家并把手机留在沙发上。文汉回到房间看到桌上的当铺名片,认定韩诺想到解决的方法,兴奋地想着要去当铺,文珊冲进文汉房中质问他,是不是跟八号当铺的人有接触,文汉不理会文珊,文珊抢走名片,两人在争夺时,文珊手中的钥匙不慎打中文汉,竟让他昏了过去。

文珊手中握着钥匙心中想着八号当铺,竟然又走进了八号当铺。韩诺感应不到她的造访,文珊问韩诺是不是八号当铺的老板,韩诺盯着她手中的钥匙并想起了主人的话,拥有这把钥匙的人可以在各个空间来去自如。文珊故作镇定告诉韩诺,不要招惹她哥哥,不要骗他来做交易,韩诺要求她如果没事就请回,挥手送走文珊。文珊莫名其妙的回到家中,确认了钥匙能进入八号当铺的功用,但当她一放下钥匙,竟然头昏的症状又来了。当她的手不小心放在钥匙上,头昏感觉立刻消失,至此,文珊更认定这钥匙是她的护身宝物。文珊忍不住再尝试去当铺,韩诺见她复返,相当惊讶。文珊语带挑衅说,她不过是好奇才来看一下,难道这家当铺是因为做害人的勾当而不欢迎客人,韩诺气愤,警告她随意进出当铺对身体有害,文珊信心满满的说,有钥匙的保护,不会再发生昏迷七天的事,韩诺命令奴仆吓退文珊,但钥匙竟然也能帮她抵挡仆人。文珊全身而退,韩诺忧心。文珊回到文汉房中,见哥哥仍昏迷不醒,韩诺感应到文汉的昏迷,感叹交易必须再延后数日,不免担心孙卓的病情会恶化。

孙卓在家突然流起鼻血,韩诺出现并感应了她的病情,确定病况更加恶化。John邀请阿精陪他跳一支舞,阿精回想起韩诺邀她共舞时的甜蜜。孙卓拒绝去医院接受治疗,她相信韩诺救得了她,韩诺无言的抱着她。杨文汉依然昏迷不醒,文珊看他气息平稳,松了一口气。文珊到古董店找老板,想问明钥匙的神秘力量,老板怀疑问她这东西该不是真的有用,文珊机警的拿回钥匙,离开了古董店。

John与阿精共舞后,苦笑说是留不住阿精了,阿精承诺有空会回来找他,但John说他在阿精离开后也会离开,两人离情依依。阿精回到当铺找不到韩诺,感应得知韩诺又去找孙卓。孙卓问韩诺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活,韩诺不知该如何回答,孙卓笑说她不担心,因为她知道韩诺不会丢下她不管,韩诺笑说他会照顾她一辈子,因为她是他在世上的唯一仅有。阿精现身,愤怒的瞪着韩诺,心碎离开。韩诺追上泪流满面的阿精,阿精质问韩诺从开始就没想要离开孙卓,而对她的那些承诺只是欺骗,阿精认为自己杀了芙蓉,当上当铺助手,韩诺一直嫌弃她,就算她换了一张脸,韩诺还是没有真正喜欢过她,也从来没放弃过追求心中的真正伙伴。韩诺反驳这不是事实,但是阿精不相信。阿精无奈又生气的说,韩诺终于找到了孙卓,只可惜的是还来不及训练好她,她就快要死了,也因此这回找她回去做假帐,等孙卓康复,韩诺又会再找机会解决她。韩诺痛心,认为两人相识相知一百多年,不应该有这样的误解,阿精怒吼应该早点认清他的为人,她不会再管孙卓的生死,一切交由韩诺自己负责。

阿精回当铺房里心痛地收拾满桌自己以韩诺名义寄给自己的信件,环顾四周,再怎么不舍也终究是离开的时候。她撕碎了手中的信,把它们丢入火中,John再度出现,微笑着看阿精,阿精含泪凝视着John……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