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宦海奇官 > 宦海奇官

宦海奇官第15集剧情:振铭被逼虚报灾情

贵祥希望振锋向惠琳吹嘘他获福全赏识,早晚会做大官,以為惠琳或会考虑接受他。振锋谎称黄马褂乃福全赏赐予贵祥的,贵祥更指福全会安排他做知州或京官,振锋着惠瑜等不要把这事传开,免贵祥要应付无数的提亲者。惠琳认為若知道贵祥飞黄腾达才来提亲,恐那些女子都是贪慕虚荣之流。

振铭自觉身為知州,却阻止不了之信一班官员囤米等恶行,质疑自己是否应该做官。巧灵自责振铭因替她赎身及买屋安顿她,才做出违心事,振铭却认為即使没有巧灵,他為了前程亦不敢得罪伯轩与之信,同流合污是早晚的事。

伯轩下令再开财路

定帆死后,振锋毫无动静,伯轩觉得奇怪,他指八阿哥密谋八王夺嫡,多名王子亦正為皇位暗中结集势力,為了令皇亲国戚向八阿哥靠拢,仍需要大量银両,官米的财路既行不通,便得从其他渠道开源。

之信、索达等商议后,决定虚报灾情,并提议捐官救灾,賑灾的银両转手后便可交给八阿哥,之信更打算要求振铭联名上奏,则振锋即使知道,也会投鼠忌器,不会轻举妄动。索达与公旦以巧灵性命作要胁,振铭被逼在虚报灾情的奏摺上签名。

康熙命福全派人把应付疫灾的钱粮药草送到江浙应急,他採用伯轩的捐官建议,所以賑灾款项都来自京官,未动用国库分毫。

发现振铭金屋藏娇

五个出缺中四个是京官,而宫久保则是地方官。由於康熙身体抱恙,福全代為面见四位在京的候任官员,发现他们都从未做实官,更遑论政绩,当中甚至有不通文墨者,福全认為有人收了好处,才把他们推荐给康熙。康熙欲把各人捉拿审问,福全不欲打草惊蛇,提议命振锋查明真相,再一併处理。

婉贞与素秋在金饰店订购釵环时,发现振铭曾订造一支金步摇,追问掌柜金步摇被送到哪儿。

振锋接到福全的飞鸽传书,命他查宫久保的淮安盐道之职是如何买得的。大海听闻宫久保与宋致远是淮安两大盐商,二人竞争盐道空缺,结果致远争输了,便举家离开了淮安。振锋推测致远走得那麼急,是怕宫久保报复之故。

巧灵暂住振锋家中

婉贞因振铭金屋藏娇,带人上门找巧灵算账,振钧连忙赶往通知振锋。秀仪不但掌摑巧灵,更想将她毁容,振锋及时赶到,替她解围,但仍被赶走。巧灵欲返綺红楼,振锋把她带回家暂祝

惠瑜不满振锋把她与惠琳房间的火盆给巧灵用,她试探惠琳对振锋的感觉,劝惠琳对振锋死心,因為她认為振锋喜欢巧灵。

巧灵到柴房取炭时被一黑衣人挟持,惠琳把黑衣人制服,黑衣人自称是宋致远,要找振锋伸冤。

久保绑架致远妻儿

致远称因争盐道与宫久保结怨,他被宫久保打伤后躲起来,不料宫久保绑架了他的妻儿,更把他一家三十多口杀光,然后散播致远举家远走的消息。

致远愿意指证久保买官的事,但要求振锋先救出他的妻儿。振锋等研究进入久保家查察的方法,致远指久保好色,振锋於是要求惠琳与他假扮夫妻,深入久保家救人。

振铭到小燕家找巧灵,巧灵不肯跟振铭走,而婉贞则以出家作要胁,要求振铭放弃巧灵,振铭扬言不再踏入杜家半步。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