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药坊 > 大药坊

大药坊第8集剧情:继宗险死崇明枪下

金福与皇甫寿到狱中把死囚尸体运走,问王达为何犯人会被提早行刑,王达没有解释,二人发现杜蔘被关在死囚仓。魏俊到监仓恐吓杜蔘,指他害死佛山副市长,死罪难逃,但若坦白则可从宽处理,逼他在认罪书上签名。继宗认为兄长已入土为安,杜蔘的事亦应告一段落,又谓继祖早已把佳期视作庄家人,一定不想看见佳期及杜蔘受苦。敦儒谓当日拉人封舖全是崇明的意思,他也不知道崇明会如何处置杜蔘及尚春堂。崇明一早到庄家,逼敦儒在杜蔘的判决书上签署。

充公杜家所有财物

继宗看见判决书,问父为何案件未审便签署,敦儒谓自己根本没选择的权利。魏俊带人到杜家,要充公杜家所有财物,杜茸追问魏俊收了他钱却未有帮忙,魏俊否认收过杜茸钱,凤儿问杜茸在广州的钱会怎样,佳期问她们母子为何会知道广州有三十万存款,杜茸才意会,魏俊想把三十万大洋据为己有。他指骂魏俊,被魏俊一棍打至满口鲜血。佳期阻止魏俊充公尚春堂,魏俊正欲用警棍打向佳期,继宗及时拉住他。继宗斥魏俊借执行市政厅命令作掩饰,魏俊反指继宗阻差办公,命人赶他走,继宗反抗,便以拒捕袭警为由殴打继宗。

一元提示勿信魏俊

魏俊派人通知一元做一宗大生意,一元与金福等随来人至杜家,在门外看见继宗被警察殴打。佳期一再要求魏俊停止搬走家中财物,亦被魏俊打了一棍。凤儿母子及玉琴向魏俊求情,魏俊见状表示给他们十五分钟执拾私人物品。一元提示佳期,魏俊为人信不过,她愈想保留的东西,愈不能拿出去。佳期同样劝说凤儿母子与玉琴,但他们坚持把私己全挖出来。魏俊美其名把整个尚春堂交给一元处理,代价是一千大洋,但必须烧毁所有药材,打烂全部机器,一元只能出售家具杂物。皇甫寿、洪炳及金福欲烧毁药材,佳期求一元,且谓把药材烧了,她便无法还父亲清白。

继宗直斥崇明是贼

一元自问无能为力,劝佳期接受现实。一元正欲离开,突然胸口疼痛晕倒。继宗斥崇明知道杜家有三十万大洋,所以逼敦儒签署判决书,然后把款项独吞。敦儒指崇明并无提及巨款之事,崇明不理一切,要充公杜家财产及尚春堂,继宗直斥崇明是贼,崇明愤怒,拔枪打向继宗。继宗再斥崇明无法无天,秀梅为救儿子,一巴打向继宗,斥继宗目无尊长,她又向崇明道歉,自承不懂教子,崇明才肯收手,并警告敦儒好好管教继宗,否则恐二人没儿子送终。

佳期请求勿烧药材

佳期替一元施针,把一元救醒,再给他服药,然后施以艾灸。佳期问一元知否自己所患何病,一元谓六十年来从无医师能断症,他的祖父及父亲遍寻名医,试尽名药,到头来还是活不过三十五岁。佳期认为一元今次逃过死劫,全因他晕倒时身在尚春堂,否则她亦不会有金针及药物替一元施救,而她的医术亦因她在尚春堂长大,从父亲身上学到的。佳期求一元保留尚春堂的药材,更以医好一元的病作交换,要求不烧毁药材。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