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药坊 > 大药坊

大药坊第21集剧情:翩翩性命交给一元

佳期希望一元可找到罗波,便到酒馆找一元,玉琴看见她立即躲起来。一元与洪炳等到处寻找,罗波却到酒馆光顾。

玉琴试图向罗波问出金灵芝的来源,主动上前招呼她,她以有客人想买金灵芝,而她想获分佣金为由,请罗波替她物色货源。

杜茸还钱给赌坊时,又抵受不了诱惑,结果再欠四十八大洋新赌债。罗波装醉谓记不起金灵芝从何处买入,但账簿上有纪录,可返回客栈查看,玉琴便送罗波返客栈。

罗波装醉侵犯玉琴

翩翩知道玉琴送罗波走,替玉琴担心,月好指玉琴没饮醉,倒是罗波烂醉如泥,所以不用担心。杜茸看见玉琴与罗波一起从酒馆出来,便跟着二人。

一元与佳期到客栈找罗波不果离开,随后罗波以假名登记回到客栈,玉琴一进房间便想找账簿,罗波露出真面目,还谓根本没有账簿,他只为骗玉琴到客栈,而他也没喝醉。玉琴挣扎,被罗波掴了一掌,又被强行灌酒,险被姦污,幸杜茸及时赶到,把罗波打晕,救走了玉琴,杜茸又顺手拿走了罗波的钱包。杜茸与玉琴在路上跌了一交,玉琴无法行走,杜茸便背起她回家。

杜茸玉琴发生关係

玉琴醉中想起罗波侵犯她而哭叫起来,杜茸安慰她时忍不住与她发生了关係。玉琴醒来惊见自己与杜茸睡在一起,杜茸却把责任推到她身上。

一元等找了一夜也找不到罗波下落,却从月好及翩翩口中得悉昨晚玉琴招呼的客人正是罗波。斧头哥带著一班手下到酒馆,替罗波追究玉琴打穿他的头,且偷走了他三百大洋。斧头哥指斥一元在他的地方开黑店,如找不到玉琴,便要身为老闆娘的翩翩赔偿三百大洋及医药费,且要陪罗波睡一晚,他才肯罢休。一元要求江湖事江湖了,以斧头帮的老规矩解决。

翩翩绝对信任一元

翩翩站在远处,让一元把斧头掷向她头顶以上的位置,结果她安然无恙。斧头哥著罗波站在翩翩刚才的位置,罗波看著斧头飞向他,怕得缩了下来,他坦承是他骗玉琴上客栈的,而他的钱包中只有二十大洋而已。斧头哥斥罗波欺骗他,令他丢脸,把罗波交给一元处置。罗波透露前年在云南近缅甸的一个苗寨购入一批金灵芝。一元讚翩翩大胆,竟敢让他把斧头掷向她,翩翩谓即使一元信不过自己,她也会相信一元,更表示已把自己性命交了给他。

继宗决定同往云南

佳期得悉金灵芝的源头,欲亲往云南一趟。锡庚指金灵芝的生长期在立冬之前,秋末初冬之间,由于此时已秋末,佳期决定尽快出发,她向继宗借云南的地图,继宗不放心让佳期独自前往,决定陪她同去。继宗又命魏俊安排云南的警察协助。

敦儒反对继宗陪佳期往云南,父子大吵起来。秀梅同劝继宗,君约也提醒继宗须前往上海见主教,继宗却谓若无法延期,则由君约做代表好了。继宗不理父母反对,要以个人身分前去云南,则无须身为市长的敦儒出公文,所有责任与佛山市政府无关。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