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张玉贞为爱而生 > 张玉贞为爱而生

张玉贞为爱而生第6集剧情

玉贞回来时母亲已经落在赵家奴手里,而 李焞为了帮助玉贞故意引开追兵,幸好东平君及时赶到救了他,还告知福善和许积也在找李焞。李焞折回去找玉贞,玉贞已经被人带走了。 狠毒的赵夫人要在玉贞脸上烙烙印,正要动刑被赵师锡阻止。

以为李焞不会出现,看到李焞及时赶回宫中参加新年大典,福善和许积心有不甘。而李焞虽然明知南人的所作所为但只能佯装不知。 玉贞想着母亲的受难和李焞对她的承诺,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母亲免贱。玉贞找到赵师锡,同意进入宫中为宫女,并许诺赵师锡想要的。她决定进宫里的针纺房,因为她的才能是做衣服。赵师锡说不知道玉贞会做得如何,先不免尹氏的贱籍,但会让她去做外居奴婢。对此安排,玉贞表示满意。 李焞故意召来许积说自己被行刺,还让许积调查真相。他现在明白先皇的处境了,即使知道真相有时也需要装糊涂。 赵夫人对玉贞大骂,玉贞却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为了他们家的荣耀决定进宫,赵夫人这才不理会。 许积福善等人决定将事情闹大,让人知道皇帝没一点点自己的力量。对张炫的策略许坚不以为然,这让张炫很不爽。 张炫向赵师锡说出心中所图,还给以利诱,希望接走玉贞被赵师锡拒绝,并告知玉贞已经入宫,接受大王大妃的培养。 李焞去宗庙时不再用帘子挡脸,决定要和民众同甘共苦。赶来抓玉贞的张炫在街上看到李焞,知晓玉贞与李焞早已结缘,遂改变了想法,感觉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玉贞见到了大妃,一番跪拜的试探让大妃看好玉贞。 玉贞到芙蓉亭却见到了张炫。问她和李焞到底什么关系,玉贞只是说是见几次面的朋友。

他虽然默许玉贞入宫但仍告诉玉贞别想逃离自己的手心。 在张炫的帮助下,玉贞的哥哥张希载回到朝鲜。尹氏还在担心玉贞进宫后的生活,希载回来了,三人非常高兴。 太后可拿到仁敬刺绣很是不满,她搞不清楚现在应该做什么。她带着仁敬去见“偶遇”皇上,并让皇上好好对待仁敬。李焞带着仁敬投剑壶,对于母亲的请求,李焞不能置之不理,但却对仁敬说政治婚姻只是让人看看就行了。仁敬伤透了心。 金万基去见太后说皇上仍然不愿去中殿,太后说只要他能好好牵制南人,皇帝自然就去了。 仁显和丫鬟们一起插花,听着她们七嘴八舌说仁敬失宠的事,心里却格外平静。 李焞和许积下棋,许积趁机说后天是他的花甲宴,邀请李焞。李焞也趁机要调赵玄武入宫。李焞深知参加宴会会有危险,暗调卫队长玄武带兵支援。 闵维重知道赵玄武要进宫,很是沉静,教导西人静待时机以图再起,坐收渔翁之利。 李焞知道了许积花甲宴的名单,除了金万基,所有掌兵权的人都到了。李焞的胜算就是玄武能及时赶到。 仁显欢迎后母的到来,对父亲的良苦用心很理解,这让闵维重很安慰。 玉贞入宫第一天便见识了针房首领千尚宫的厉害。玉贞结识了第一个好朋友严诗英。 儿时的故人慈京认出了 张玉贞,此时的她也为针房宫女。 李焞思念着玉贞,坚持穿玉贞为他做的衣服。将剑偷偷藏在袖子里。东平君告诉李焞还没有联系到玄武,但是信号已经发出。 玄武正往回赶,却遇到河流只能绕陆地走,而许积父子也已经“准备”妥当。 因为慈京的唆使,玉贞在针房被众人欺辱,骂她是身份卑贱的人,让她滚出针织房。

玉贞只能重新洗被她们踩踏的衣服,委屈的玉贞看到飞扬的彩布更加思念李焞。 许积父子和福善联合众人签名盟誓,可是张炫心中另有盘算。 李焞见到许积,讽刺他的花甲宴权势很大。许积的寿宴上,许坚下令舞剑祝寿,宴会上充满杀机,张炫偷偷叫出来东平君,道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东平君马上要去救李焞,张炫说来不急了,不过他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他安排侍女给皇上送茶时,茶杯底部写着“项庄舞剑”。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