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张玉贞为爱而生 > 张玉贞为爱而生

张玉贞为爱而生第8集剧情

李焞去见仁敬王后,发现奴婢们都害怕传染地在外面不敢进屋。李焞问太医中殿病情,太医说无能为力。仁敬迷迷糊糊看到李焞过来了,非常高兴。李焞毫不顾忌被传染,拉着仁敬的手安慰她,让她快点好起来。仁敬感激李焞能来看她,李焞很内疚,他利用她而没能爱她,可是仁敬却说感谢殿下能让她心动幸福,仁敬最后死在了李焞怀里。玉贞一直守在房外。看着李焞失魂落魄离开,她也感到很心痛。 在朝会上各官员向李焞建议赶紧再定国母,而李焞仿佛看到了死去的福善慌忙离开。李焞母后不知道李焞怎么看不上闵仁显,李焞找各种借口,他不想在仁敬刚离世就再择中殿。 大妃叫来仁显,赏赐她一见王室里穿的圆衫,这时册封前被拣择女子所穿的衣服。想让她在建国纪念会上和她一起出场,宣布她是下一任中殿,那时王上也没什么办法了。 大妃带着仁显到针房量尺寸,仁显惊奇发现为她量衣服尺寸的是玉贞。 李焞和 李杭射箭比赛,李杭心不在焉,说在宫中看上了一个宫女,如果他要和她私奔殿下会不会阻拦,殿下说不会。李焞又一次仿佛看到福善在箭靶上,丢下箭不敢再射。 李杭把事情告诉了大王大妃,殿下是因为福善君的事不安。大王大妃说自己秘密召来的宫女能安慰殿下就好了,那个孩子居然是为了做衣服来到宫里,李杭马上想到了是玉贞。 希载告诉张炫本来几次的人参生意都没做成,是因为闵维重出手了。可是和殿下约好交资金的日期马上就要到了,对他的人参下手,他一定不会让对方好过。突然听到有人说中殿娘娘要确定的事,他很好奇便过去看看,发现是闵维重。借机献祝贺酒,却被闵维重侮辱一番,张炫却提到了闵维重夫人的忌日,提醒他自己手中也有他的把柄。 张炫想着玉贞和王上的关系,决定搭上一切也要让玉贞成为中殿。 闵维重思索张炫的话,开始对他调查。 李焞做噩梦梦到福善,惊醒后大骇不已,睡不着便出来走走,碰到了玉贞。玉贞很惶恐想要离开,李焞希望她留下来陪自己。他向玉贞倾诉噩梦不断,在人前的假装镇定挥洒自如,可是时时害怕。玉贞说有些可怜他,在他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在想怎样利用他。 李焞醒后想起玉贞的陪伴很感动。 李焞故意走经过针房的路去偏殿,见玉贞后却发现她连一眼也不看他,这让他很失落。 针房的同事去洗踏房了,刚好殿下的宫女过来找人来给殿下重新量做衣服。李焞看到是玉贞后有些吃惊,但是玉贞只是公事公办。李焞又想起玉贞第一次给他量衣服的场景。

玉贞走时李焞说上次没喝到玉贞斟的茶很遗憾想要再喝,可是玉贞说上次有大妃的指示,这次让至密来。李焞留下玉贞,带她去自己的房间,把所有的衣服都给玉贞让她改好,玉贞无奈只能留下来修改衣服,李焞这才满意。看着玉贞认真的表情想到了小时候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的场景,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正是玉贞。 李杭去找希载问玉贞的消息,希载骗他说玉贞在清国,李杭大怒,尹氏忙过来解释玉贞是为了赎她才进了宫。 玉贞要离开,李焞检查后又是鸡蛋里挑骨头说所有衣服都不行,让她拿回去再改,玉贞无奈只能带着这些衣服离开重改。 李杭气冲冲得到针房找玉贞,离开时碰到了从李焞那里回来的玉贞。玉贞说自己除了这里无处可去,李杭决定去找李焞。 李杭要告知李焞他看上宫女的事,不过李焞忙着工作只能等晚上再谈。 玉贞想着大妃对自己的指责,又想着李焞说自己刻意安排两人偶遇,心里很难过。他是为了李焞来到宫里,可是他却是殿下。 第二天来送衣服的不是玉贞,李焞很失落,亲自到针房找玉贞,可是却没见她。李焞故意对千尚宫说上次每次饭量的衣服,怕尺寸小让玉贞再为他量。 李焞问她一整天去哪里了,玉贞说自己有很多事要忙。李焞问玉贞不是来找李焞才入宫的吗,玉贞说自己要找的是内禁仪仗而不是殿下,李焞不知道该怎样说。 宫女们做好的圆衫竞选,却发现慈京和玉贞做的一模一样。千尚宫问玉贞怎么做的,玉贞说加了香料,不管从做工还是意义都是玉贞的更胜一筹。玉贞成功了,慈京很嫉妒很生气。 大妃娘娘叫来仁显试圆衫,仁显说想在会祥殿试穿,那里是仁敬曾经住的地方。大妃安排她去换衣服,还安排殿下前去。 李焞去了会祥殿,看到试穿衣服的玉贞很惊艳,而此时大妃和仁显过来看到了穿着衣服的玉贞大怒,李焞对玉贞也很失望。大妃娘娘上来就是一巴掌,慈京却故意说玉贞想要试衣服诬陷她,其实是慈京骗玉贞穿的。看着大妃大怒,慈京很高兴玉贞得到惩罚。大妃娘娘决定尽快让仁显进宫管理。 千尚宫不听玉贞解释,她罚玉贞除了洗衣服什么都不能做。 仁显问玉贞和李杭的关系,玉贞说是李杭的夫人穿她做的衣服两人才有了交情。仁显又问那件衣服的事,问她穿那件衣服感觉如何,玉贞说没感觉,仁显讽刺说以为她念念不忘,贪慕虚荣。玉贞说自己想穿衣服自己做就可以了,没必要穿别人的衣服。 慈京怂恿各位宫女欺负玉贞,几人将玉贞的衣服扔在水里,还将玉贞推下水。

李焞去见中殿娘娘,见到了她安排的仁显,夸赞两人郎才女貌。李焞却只是想到玉贞的话,天下起了大雨,李焞赶紧离开。屏退所有人到针房去找玉贞,发现她正在大雨中洗衣服。他怎问玉贞是不是自己进一步她就退一步,玉贞还是说自己要找的是内禁仪仗,不是殿下。李焞却说身份没用,不知道怎样接近玉贞,每天找种种借口见她。玉贞自卑自己卑贱的身份,离殿下越来越远。李焞为了证明自己不知是王上,跳进水里和玉贞站在一起,吻了玉贞,这一切被李杭看在眼里。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