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张玉贞为爱而生 > 张玉贞为爱而生

张玉贞为爱而生第13集剧情

李焞听到了玉贞和大妃的对话,知道了母后曾经害玉贞差点不能怀孕,他很生气,玉贞想劝慰大妃却被打了一耳光,李焞让大妃回屋,让人送走玉贞,自己不顾大妃的伤心挽留,负气离开。

李焞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就去找玉贞,他说想让玉贞怀上他的孩子,玉贞却说应该从中殿开始,李焞却心意已决,玉贞心里很高兴。

大妃看不过玉贞,叫仁显来,让她一定要把圣心找回来,还要让她先生下儿子,这样才能压制玉贞,她还叫来了女巫。

女巫给仁显看过后单独告诉大妃,中殿是石女,不会有子女,大妃很担心,问有没有其他办法,女巫说只要她能在神堂诚心祭拜,而且对她资助,她会想办法改变天机。她说三天后海市让仁显和圣上圆房,这样中殿才有机会怀上皇子,错过了那天就再也没机会了。

大王大妃把此事告知了玉贞和赵师锡,圣上和中殿的合房是国家大事,那天肯定很多人注意,他们不能动手,搞不好会动摇朝廷的。大王大妃很无奈。

李焞决定建北汉山城,为了以防清国反对,就让赵师锡负责,因为他能够圆滑的解决与清国的关系。贤武担心赵师锡一接手就会引起众官员非议,李焞说那就再找办法不显北汉山城计划,但同时又能把赵师锡拉进朝廷要职。

赵师锡找玉贞商量,玉贞说自己会想办法在王上耳边吹枕边风。

朱尚宫把闵维重曾经加害玉贞的事告诉了仁显,仁显很吃惊,也知道玉贞正是拿此事威胁闵维重。她立马去质问玉贞是不是她指使人绑架了朱尚宫,还要挟了她父亲,玉贞说正是他父亲给了她理由让她去威胁,还让她好好了解他父亲,并让她带话给闵维重,说两人交易圆满达成。此时李焞过来,见到仁显很吃惊,玉贞说仁显是为了安慰她才来的,仁显毫不领情。

李焞和玉贞谈到朝廷大臣解除连坐,他很疑惑,还说玉贞以后会成为焦点,因为是借着她的登台把赵师锡叫进朝廷的。玉贞鼓励他按自己的想法做,她会帮他,她说既然大家认为她是妖妇,就会以妖妇的方式去做。

闵维重和金万基看到王上和玉贞关系亲密有些担心,闵维重说公布的合房之日不会有太大变化。

合房之日,玉贞和仁显都打扮得娇艳动人,本来要去中殿的李焞看到玉贞很高兴,就中途停下轿子找了玉贞,仁显还在苦苦等候,突然想到玉贞说过鲜花引诱蝴蝶的话,心中怀疑起来,出去果然看到玉贞和李焞在一起。李焞本想回头看,玉贞急忙吻住他,仁显生气回中殿。

李焞躺在床上问玉贞为何明知合房之日还要诱惑他,玉贞反问他为何明知还留下来,她说这样大臣都以为李焞拜倒在了玉贞的石榴裙下,以为王上昏庸无能。李焞就有机会进行自己想做的事了。

朱尚宫把昨晚之事告诉了大妃,大妃生气吐血,仁显刚好过来,听到大妃不放过玉贞,就劝大妃说这是内名妇的事,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大妃和赞赏。

李焞在朝堂上宣布任命赵师锡为吏判,大臣们不同意,认为王上听从了枕边风。他们居然说这是玉贞进言的,李焞大怒,说他们对自己是侮辱,他说任命不会改变,然后生气离开。

仁显叫来玉贞,拿吕雉的例子来训诫玉贞,当听到戚夫人最后被吕雉削为人彘后脸色大变,问她是不是对自己的怨恨很深。仁显说她会展示宽容,真有那么一天会让玉贞出宫或者为尼,玉贞却笑着说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李焞和 李杭射箭,告诉了李杭他这样做的理由,玉贞也是按照王上的意思做的,李杭却担心这样玉贞的处境会更加危险,李焞却说自己一直保护她。

玉贞想着仁显的话很生气,不知不觉走到了针房。原来针对玉贞的宫女赶紧躲起来,玉贞说自己没有为难她们的意思。玉贞和针房崔尚宫喝茶聊天,谈到自己的梦想,她说自己愿意赌。

玉贞离开时碰到慈京,问她师傅去世那天是不是她放的火,慈京惊慌地说自己不知道,但曾经见到了手臂上有纹身的男人。玉贞问她当时为什么那样做,慈京说是为了治秀,玉贞很伤心也很生气,就因为那个原因自己差点死了。面对玉贞的逼问,慈京步步后退,不小心掉进了水池里。

玄治秀从清国回来,偶遇张希载,对他的印象很不好。治秀回到自己买的房子处,期待着见玉贞。治秀见了闵维重,闵维重看到他那么年轻就是清国的首富还是有权势之人,有些吃惊。他问治秀能资助西人多少,治秀却说要多少有多少,只有一个条件,要张炫的首级。

希载将见到清国巨富治秀的事告知了张炫,引起张炫的注意。

仁显将玉贞和她母亲的往事告知大妃,希望大妃像家母般照顾玉贞,大妃却鄙视地说不可能,她突然想到可以利用玉贞的母亲来打击报复玉贞。

玉贞高兴地告诉李焞自己母亲要过来参加内命妇宴会,李焞也为她高兴。

玉贞母亲进了宫却先见到了赵师锡,赵师锡很吃惊,问她来看玉贞不应该脸色不好,玉贞母亲说只是担心玉贞。两人正说话,被闵维重和金万基等人看到。

玉贞被大妃的人拖住不能离开,心里有些疑惑,可是仍然无奈留下。

仁显母亲过来见到仁显很高兴,然后玉贞的母亲过来了,大妃生气地骂她卑贱之人没有资格过来。给她在亭下铺了草席,玉贞母亲为了女儿忍住了,可是所谓的内命妇居然指使她为她们打水。玉贞过来看到母亲的处境,上亭去和大妃理论,那些内命妇一看都不敢吱声,仁显却说其他人不同意玉贞母亲同席。大妃嘲讽玉贞母亲卑贱,还说玉贞母亲父亲另有其人,玉贞恼怒之下打了洪尚宫,她可以被侮辱,但自己的母亲绝对不能被侮辱,她要让她们都记住。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