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张玉贞为爱而生 > 张玉贞为爱而生

张玉贞为爱而生第14集剧情

玉贞恼怒之下打了大妃的贴身宫女洪尚宫,丝毫不顾及大妃和仁显,并告诫她们自己的母亲被侮辱她绝对不能忍受。大妃被气得头晕。

李焞过来看到此情景,带她们母女回玉贞住处,还说要亲自给玉贞母亲煮茶。仁显过来说自己的母亲过来了,让他先向她的母亲行礼,可是李焞还是和玉贞母女一起走了。

李焞和玉贞母女三人聊得和开心,知道了玉贞很多小时候的事,觉得很有意思。玉贞母亲为女儿得到圣宠很开心,但刚才真为女儿捏了一把汗。

大妃知道王上没有接见仁显母亲后觉得没脸见人家,只能让仁显好好安慰母亲。

治秀告诉闵维重张炫正在用人参交易权的双倍利权,进行着水牛角的进口,他决定阴张炫一把,让清国不承认此次的交易。闵维重却说那人参交易权的双倍利权就被治秀拿去了,治秀笑着说那个利润就当成礼物送给他了,条件是见朝鲜王上。闵维重问他是否和张炫有关,治秀没有告诉他。

玉贞和仁显在插花时提到花的价值观,仁显认为牡丹是花中之王,花是分品阶的,而玉贞喜欢的芍药却只能是花相,玉贞却说花的优胜是由蝴蝶和蜜蜂决定的,而人也一样,仁显突然无言以对。朱尚宫出言指责玉贞不能这样和仁显说话,被玉贞教训一番。

玉贞路上拦住朱尚宫,质问她为什么差点夺走了自己的性命,朱尚宫赶紧求饶,玉贞趁机说饶她一半,让她以后随传随到,否则会要了她的性命,朱尚宫战战兢兢答应。

张炫去向王上请罪,说进口水牛角清国那边阻拦,需要延长时日,李焞说如果他们拿不下就只能交给西人那边了。闵维重过来说已经确保王上要的水牛角了,张炫和赵师锡很吃惊。闵维重嘲笑张炫像只病恹恹的小猫。

治秀把运来的水牛角交给闵维重,闵维重却不愿引他见圣上,治秀一把火烧了水牛角,闵维重见状只能答应。

张炫回家后摔东西泄愤,一定要调查出这个陈大人的底细。

治秀晚上一边练剑一边想着母亲被害的经过,想起了玉贞。他为了找到玉贞,努力了这么久,他一定会到她身边去。

玉贞不解李焞为何要将人参交易权交给闵维重,李焞向解释两边利益均分互相牵制。他说一个好君王就应该让自己的存在更有价值,大臣们都从君王处索取,君王的命令就是一切,更要让他们恐惧君王,恐惧君王做出的决定。 李杭看到李焞和玉贞牵手走在庭院中,脸色不太好看,此时仁显也过来了,两人攀谈起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仁显那时还以为他是无忧无虑的花花公子。李杭却说自己也有烦恼,不可逾越的围墙和无法攀折的花朵。

大妃给仁显准备益母草汤说是助孕,一定要让她怀孕。她计划将玉贞想办法支开,带她去行宫。大妃带着仁显去见李焞,告诉他自己要去陵幸,李焞提出让玉贞也跟去,仁显答应了,大妃很无奈。

李焞告诉玉贞想让她给自己生下儿子,而且是长子,玉贞很高兴也很感动。

玉贞把这件事告诉了张炫和哥哥希载,大家都很高兴,但是还是让玉贞小心提防大妃和中殿,尤其将来自己有孕也不能告知中殿和大妃。

仁显和玉贞都为去陵幸准备着,仁显要的是端庄大方,而玉贞要如万众期待那样妖艳华丽,反正是被说成妖妇。玉贞最近开始眩晕,严内人赶紧请御医。

大妃说按王室规矩,玉贞是不能坐轿只能骑马的,闵维重说一定要按规矩来。而此时玉贞却被御医告知怀孕,她很高兴,但是不让御医说出来,她想反正坐轿去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闵维重见到从玉贞处出来的御医,拿官位诱惑,御医说出实情。

李焞得到消息要爆发战争,赶紧安排。而闵维重也开始着急,他告诉大妃 张玉贞怀孕了,而王上知道边境爆发战争要赶去,所以还不知情,让大妃尽快做决断,让玉贞骑马去陵幸。大妃想起王上虽然心有不舍李焞难过,还是下定决心。

玉贞远远地望着李焞安排国事,不想打扰就要离开,李焞看见后赶紧出来问玉贞是不是有什么话说,玉贞问她晚上是否回行宫,她会在行宫告诉她。

闵维重安排朱尚宫加害张玉贞,朱尚宫让他安排好自己家人就听从吩咐,两人密谋被大妃和仁显看到。大妃拦住仁显,说有些事不知道为好。

朱尚宫偷偷给玉贞的马下了药,第二天大妃让玉贞骑马,玉贞说自己还是不去了。大妃故意说让仁显和王上晚上散步莲花池,玉贞在她们临出发前想到哥哥的话和李焞晚上要去行宫,决定骑马去。玉贞骑在马上心中忐忑,而马突然受惊将玉贞摔下马。玉贞昏迷,一时间众人不知如何是好。

李焞得到消息后赶紧回宫。宫里御医告诉玉贞孩子已经没了,玉贞忍痛不让御医告诉王上,他等了太久,知道后该有多伤心。

大妃自己喝茶时手抖得连茶杯都端不稳,自言自语说不是自己害玉贞的,刚好仁显听到她说玉贞怀孕了。仁显见到李焞告诉他玉贞安然无恙,李焞这才安心。

玉贞晚上和严内人说着自己的难过,她的自责刚好让李焞听见。

李焞招来御医,问他具体情况,御医说明情况。李焞知道大妃也知道玉贞怀孕的事后,立马让人调查玉贞骑马的事。

大妃正告诉仁显玉贞的事,李焞却过来提到玉贞落马之事,他说大妃明知玉贞怀孕为何还让她骑马,仁显说两人是刚知道此事。李焞让仁显封玉贞为嫔,大妃出言阻拦,李焞却说她做的事自己一直是强忍愤怒。大妃无奈只能照办。

李焞找到玉贞说是履行承诺的时候了,让她洗掉以前的身份,现在起她就是张禧嫔了。他还承诺如果玉贞生下男孩就封那个孩子为王,仁显全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