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信义 > 信义

信义第7集剧情

崔莹担心奇辙派来的人会对庆昌君不利便护送他离开拘禁之地,谁知这下正中奇辙的圈套,这些人奉奇辙之命就是要逼崔莹带庆昌君离开,一旦他们出来奇辙便可以落实崔莹的谋反之罪。

为了保护恩秀和庆昌君,也为了不让奇辙的计谋得逞,崔莹让恩秀带着庆昌君先走,自己留下了阻止火燧燐追他们。此时已经入夜,当地官员也派兵出来搜查庆昌君他们的行踪,于达赤部队的一名官员经过一天的跋涉终于到达这里,他正要去寻找崔莹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他身后,这人身着猎人服饰,他告诉军官自己是来保护崔莹的,双方达成共识决定一同寻找崔莹。从他口中军官知道了原来早在崔莹到达江华岛之前,当地官兵便已得到通知,准备抓捕他。

远在京城的王妃也在时刻关注着江华岛的情况,得知此事的崔莹正被围追时崔尚宫也忍不住了,她赶紧跑到典医馆将还在昏迷的德万带去见王妃。王妃从德万那里得知崔莹是听从奇辙的命令去了江华岛,她以为崔莹已经投靠奇辙,非常生气。她不愿听德万的解释,固执地认为崔莹真的背叛了恭愍王。

此时的崔莹正在拼命与敌人厮杀,努力为恩秀他们争取时间。恩秀带着庆昌君来到一个破旧的茅草房,将庆昌君安置睡下后,她突然听到有人靠近这里的声音,便拿出刀子自卫,谁知这人正是崔莹,恩秀不由松了口气。崔莹看到庆昌君安然无事便放下心来,他看着恩秀认真照顾庆昌君的样子不由得心便软下来。第二天恩秀发现崔莹为了守护他们的安全又是一夜未眠,不由得很心疼,担心他身子撑不住,便主动坐在他身边让他靠在自己肩上休息一会儿,这次疲惫至极的他没有再拒绝,倒在她肩上便睡起来,恩秀趁他睡着悄悄为他把脉,看到脉象稳定终于放下心来。

庆昌君的病情越来越不好,恩秀只好先给他点止痛药吃吃,看他是在疼的难受便想尽办法逗他开心,希望能为他减轻痛苦。就在他们正开心的时候,来找他们的于达赤官员顺着足迹找到了这里。那个神秘的猎人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郡守派来的,郡守不相信崔莹会背叛恭愍王,便派他前来探明实情,并请崔莹见面详谈。崔莹仔细考虑过情况后便让那于达赤军官先回京向恭愍王说明情况,他则留在这里照看庆昌君。

王妃虽说生崔莹的气,但还是很担心他的安慰,她主动约恭愍王见面说自己想去见奇辙,要用自己来换回恩秀和崔莹。王妃的话让恭愍王几近崩溃,他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最得力的部下,现在连王妃也因为自己的无能要离开,他问王妃崔莹是不是比自己还重要。王妃却告诉他自己认为恭愍王更需要的是崔莹,而不是自己。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赵日新大臣突然带人闯进来,指证于达赤部队中有人私自去见崔莹,让恭愍王不要相信这些人,还说他们准备挟持王做人质,恭愍王一怒之下将于达赤的人全部关起来。

崔莹他们来到郡守家,恩秀看到花园里种有很多薄荷便去采一些准备为庆昌君做些止痛药。崔莹发现庆昌君的房间周围有许多侍卫在把守,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正想进去查看情况,突然郡守从里面出来,说那些侍卫是自己的人,便将崔莹与恩秀带离这里。其实崔莹的预感没有错误,此时奇辙正在庆昌君屋内,奇辙故意告诉他崔莹想谋反拥立庆昌君为王,将崔莹的处境说得很危险,并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自己设计的。年幼的庆昌君自然不是奇辙的对手,他说崔莹根本不会谋反,但又不愿害了崔莹。奇辙眼看庆昌君上钩便拿出一瓶毒药给庆昌君,让他拿着这药去证明崔莹的忠心,看崔莹肯不肯为他喝下这药,并说只要崔莹喝下,那奇辙便放过庆昌君。奇辙用尽花言巧语骗庆昌君相信,只要崔莹喝下毒药就是救了他。

与此同时,郡守也在问崔莹,如果庆昌君请他帮自己复位,那他会怎么做,崔莹说自己会直接杀掉庆昌君,因为自己要保护的人是恭愍王。恩秀听到他们的对话很担心,她不愿死在这里想要尽快回现代,可崔莹却不同意,也不带她回去。

崔莹回到庆昌君屋内发现他的情况很不对,急忙叫来恩秀,检查之后发现他竟然喝下了那瓶毒药。恩秀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一时也束手无策,庆昌君挣扎着告诉崔莹奇辙给了自己毒药,并告诉他奇辙的阴谋。垂死的庆昌君要崔莹告诉自己天界的情况,眼看庆昌君越来越痛苦,崔莹哭着亲手将他送走,为他解除痛苦。恩秀打水回来看到崔莹杀死庆昌君不由呆住,她不能理解崔莹的做法,也不明白现在他们处境的危险,不管不顾地跑了出去,却不小心从走廊上摔倒,刚好被奇辙救下。奇辙派天音子拦住崔莹,眼看敌强我弱崔莹只得动用真功夫。奇辙却无耻地当众说崔莹是叛臣,并用恩秀做人质抓住他。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