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中国1921 > 中国1921

中国1921第1集剧情

1917年11月11日,俄国十月革命胜利,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

上海莫利爱路29号公寓里,孙中山得知了俄国革命胜利的消息,给列宁写去一封祝贺的电文,庆祝无产阶级的胜利。

俄国革命胜利的消息给困顿在上海的孙中山带来了新的希望。

长沙,26岁的毛泽东正在油灯底下给舅父写信——拜托舅父照料他生病的母亲,而他要和新民学会的会员去北京游历——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去法国留学,但并没有在信中提及。

毛泽东拄着一根拐棍来到药铺为母亲抓药,无奈囊中羞涩,好心的坐堂掌柜看他有严重的足疾,不及时治疗会有跛腿的危险,建议他立即治疗足疾,但毛把所有的钱给母亲买药,对自己的足疾只能暂时放弃治疗,尽管如此,钱还是不够,毛泽东要脱下长衫充作药钱,掌柜的看这个青年孝顺,愿意赊药给他,毛泽东郑重其事地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欠条”。

毛泽东来和萧子升、周奉全等人会合,未几,罗学瓒匆匆赶来,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买不到船票——轮船公司只收银元和铜钱,他们手中的纸钞成了废纸。恰逢何叔衡来送毛等人,他怀里仅有的几块铜板和周奉全家买牛得来的袁大头,被毛泽东等充为了“军饷”。

众人来到码头,正遇到“四帅”张敬汤带人在强行推销彩票——不买就不让上船,弄得乘客群怨沸腾。毛泽东等人带头抵制,惊动了张敬汤,张敬汤得知毛等人是杨昌济的弟子之后,既然出乎意料的没有为难。

从何叔衡嘴里,毛泽东才知道,张敬尧为了改组省议会,组织“湖南公民会”为他歌功颂德,四处拉拢社会贤达,杨昌济在湖南素有名望,且又在北京大学任教,自然是他要拉拢的对象。

开船了,一艘轮船,满载着一群青年人对未来的希望,驶向茫茫无际的江面,水鸟飞翔,船帆升起,船头上的毛泽东漫声吟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北京,鼓楼后豆腐池胡同板仓杨寓,17岁的杨开慧向母亲有意无意地问起毛泽东等人的行程——他们已经迟到两天了。母女正说话间,门外有人敲门,杨开慧跑去开门,见毛泽东等二十多个人站着门外。

毛泽东向杨开慧热情的打招呼,杨开慧却故意摆出了少女的矜持,当年的小姑如今已长成大人了,毛泽东心里竟有一丝感慨。

见到自己的得意弟子齐聚北京,杨昌济甚是欣喜,立刻张罗吃喝,众人毫不客气,风卷残云,一如当年在长沙杨家问学之时。先期来京的蔡和森也赶到杨家,新民学会的众人再聚首,很是欣喜。

杨昌济告知,因为欧战尚未结束,去法国留学可能没有想象得那么快。毛泽东说:先走出第一步,动起来,不然坐在那里空想,永远没希望。

杨昌济答应给大家引荐蔡元培,让他帮忙联络华法教育会,想到能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前朝翰林、北大校长,让众人着实兴奋了一下。

夜深了,众人挤在杨昌济家的地板上打地铺,杨开慧来送被子,见毛泽东依旧与蔡和森在嘀咕着未来的计划,两个人似有说不完的话。蔡和森对毛说,像杨师这样,苦心做学问,对国家的贡献也就如此了。我们要成立自己的组织,改变中国。

方家胡同华法教育会,会长李石曾的答复让毛泽东、萧子升、蔡和森颇为失望——要想去法国,还得赚到一定的钱才行,起码能买得起去法国的船票,华法教育会只是一个帮助留学的机构,没有能力出资让这么多人出国,而且与法国那边也没有完全交涉停当。

蔡和森回了工厂,毛泽东将情况告知新民学会的会员,众人有些消极,毛泽东鼓励大家用意志来战胜困境,萧子升读诗励志,杨开慧见是她喜欢的诗句,随口而接,并问出处,经萧子升说明,杨开慧才知道此诗原为毛泽东所做。

深夜,毛泽东睡不着,坐在门廊上就着月色读书,读到兴致处起身低声吟哦,杨开慧打开窗子,看到毛泽东的身影,待毛泽东抬起头来,窗子已经关上了。

蔡元培找李石曾交涉,李石曾勉强答应送三个人出去。

杨昌济把结果告诉毛泽东他们,众人为难了,只能出去三个,那这么多人怎么办呢?周奉全怀疑毛泽东和蔡和森、萧子升跟李石曾达成了私下交易,闹着要他们还钱,还要回湖南区。毛泽东表态——只要有一个人没走成,自己就不会走。周奉全这才不闹了。

毛泽东提议,既然去法国是勤工俭学,那么倒不如在北京先实行起来,自食其力,众人响应,都决定先在北京留下来。

众人找到了房子,要从杨家搬走,杨母和杨昌济商量,她想留一个在家做帮手,一来可以帮忙家事,二来可以给杨昌济做助手,最后二人决定,留下萧子升,杨开慧听了,十分失望。

萧子升因是房子的保人,不能留下,最后只能是让毛泽东留下,杨开慧心头暗喜。

北京国会礼堂,在徐树铮的软硬兼施下,中华民国又一任总统新鲜出炉了,他就是前清翰林,溥仪的帝师,袁世凯时期的国务卿,现隐居于青岛的徐世昌。

青岛,徐世昌寓所。

徐世昌发电文给段祺瑞:……邦基之重,非所敢承,干济艰屯,必有贤俊,幸全尘翮,俾遂初服。除致函参众两院恳辞……

一副谦逊退让的姿态。

北京,段祺瑞府,段祺瑞对徐世昌的扭捏作态颇为不满,让徐树铮再次发电“劝进”。

昏暗的灯光下,徐世昌与胞弟徐世光相对而坐,揣度形势,徐世光力阻兄长赴任——广州岑春煊、伍廷芳联名抵制非法选举,且段祺瑞手掌兵权,操纵安福国会,大总统一职不过是傀儡而已。

徐世昌却认为,安福国会,暗流涌动,吴佩孚和曹锟,亦怀他志……究其种种,事有可为。

北京,徐世昌到达自己的宅邸,内务总长钱能训率文武官员来迎,甫一见面,徐世昌便发了一通风水堪舆的高论——前几任总统诸事不顺,盖因总统府的风水不好,府院不合,在于国务院所处中南海,风水总是压总统府一头,办公地点宜府院互迁。

钱能训特地发电报向驻美大使顾维钧询问总统交接仪式,并给徐世昌准备了就职的礼舆——皇帝坐的车辇,徐世昌见了,哭笑不得,婉辞不就。

民国七年十月十日,国庆纪念日这天,徐世昌接任冯国璋,正式成为中华民国总统。徐世昌就任总统后,任命钱能训为国务院总理,段祺瑞保留参战督办一职。

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协约国的胜利告终。

毛泽东坐着小耳东的洋车去北大给师母抓药,路过东单北大街,只见人们正在庆祝协约国胜利,一个民间艺人在街头唱着大鼓,极端夸张地讽刺着德国人的失败,并将德国人的失败归于“段大人(段祺瑞)”的英明决断,中国人神兵一出,小鬼子望风披靡,大涨国人威风,引得一阵阵喝彩,一个读书人模样的人挤在人群中,听着大鼓,皱起眉头。

街上,一群市民冲向被称为“婊子牌坊”的克林德碑,齐心协力,一起拆毁这座象征着屈辱的纪念碑:这是光绪皇帝为杀死德国公使克林德向德国皇帝道歉的牌坊。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