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1集剧情

张泰山乘坐的警车在公路上与一辆货车相撞,引发了公路的连环撞车。他和警察晕在了车里……

张泰山以一副小混混的模样出现,打牌输了想混牌,说自己今天输了不少钱。接到电话后来到酒吧。

酒吧的人都很熟悉他,一看就是经常来。一进酒吧,找到小虎子,他告诉泰山今天有个专门找他的客人,泰山一看是个女人跟他打招呼,他打了小虎子一下说自己是兼职小弟,又不是牛郎。他跟小虎子要工钱,小虎子让他管那个女的要。最后他还是把钱给他了,拿了钱泰山走了过去。

这个女人单独来找泰山,他说他又不是陪酒的。女人说有东西要给他,给他打电话又不接。他接过来是一套西服,很高兴,奇怪她怎么知道尺码。

另一边,歌厅里逃跑的郑老板娘被会长抓回来,因为背叛了他,他很生气,叫人躲了她的手指。

另一个练歌房里吴美淑被赶了出来,撞到了门外的会长,会长好像跟她很熟,问她怎么又被赶出来了,让她唱了一下刚才的歌,也觉得很无语。这时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会长连忙把美淑带走了。

泰山喝多了在街上大声唱着歌,女人搀着他,说他唱得好听。泰山要叫计程车回家,女人说就快到了。泰山抬头看不是自己的家。女人说不知道他家,把他带到了她家。

在他们身后,会长带着美淑坐在车里,说要给她开面包房,不要在夜店上班了。会长身边的人说是不是该叫嫂子了。这时,泰山挣脱了女人说要回家,一下撞到了会长的车上。

泰山抬头看到了会长,立刻就醒酒了,瞪着他。美淑看到他连忙把脸转过去。会长说不要管他,他是垃圾。司机看到他,把他推倒在地上,开车走了。

女人连忙过来扶他,他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泰山醒来发现和女人一起睡在床上很懊恼。穿了衣服出来,说都是洋酒惹的祸。这时发现衣服口袋里被放了钱,心想这姐姐真是的。路上,碰到了夜店的小弟跟他问候。他很尴尬赶快走开了。

夜店的小弟们背后说着他陪酒还不够,干脆陪睡了。出来就数钞票。这种人怎么不被抓。另外的人说因为他已经替会长做了两次牢了。

泰山回到家,看到万锡做好了早饭,连忙抢来吃。万锡抱怨在外面睡为什么不在外面吃,奇怪他怎么能跟不爱的女人睡。他说所以他不会睡第二次。万锡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流氓还是混混,他说别人都说他不伦不类,说自己少两根筋,所以才这么活着。说的时候有些无奈。

泰山突然看到万锡坐在了自己的衣服上,很生气地把衣服拿过来,好好地挂上。万锡很奇怪他为什么那么在乎衣服,他很认真地说一个人不知在什么时候会遇到谁。万锡很不屑说他总这么说,可是谁也没遇到。泰山没说话。

泰山叫万锡把衣服拿到干洗店,自己打开电视看。万锡说他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

泰山白天在当铺上班,美淑经常来当东西,说他很帅,跟他搭话,但他不怎么理,没抬头看她只是工作。一旁的石头看到了他的态度责怪他,说那个女孩总来,他却总那么冷淡。他没理他。

这时老板来责怪他有人当假的金猪他也给钱了,他却觉得情有可原。老板很生气地说他,他也急了,但最后还是赔了钱,其他要在工资里扣。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老板问泰山昨晚卖身了吗,他听到很生气,抬手要打他,发现了窗外的女人,很惊讶很激动,停下了手中的拳头。

那个女人是 徐仁惠,他以前的女友。泰山有些不敢看他,问她怎么会来。她说有事拜托他,要他做血液检查,他不理解什么意思。仁惠说她女儿得了急性 白血病,没有匹配的捐赠者,他很吃惊。泰山奇怪仁惠是想找所有认识的人来做血液检查吗,得知她结婚了有些失望。仁惠告诉他孩子8岁了,孩子以为爸爸死了。

泰山好像想起了8年前的事,他对着仁惠说孩子和她都是包袱。仁惠说他没有资格见孩子。泰山情绪有些激动她居然把孩子生下了。仁惠不回答,说她有 要结婚的人,泰山只要做血液检查就行了。仁惠一直在问检查的事,而泰山还沉浸在有孩子的事上,惊讶是她一个人养大的。回想着8年前带她去做手术,她哭着求 他的样子。

仁惠走了出来,泰山追出来问她为什么把孩子生下来。仁惠说不是说过没让他当爸爸,要不是孩子不行了,从来没想到来找他,一直当他死了。泰山看着仁惠背影哭着。

医院里,仁惠的女儿 秀珍和病友们踢着足球,秀珍踢得很好。医生说她不能跑。这时,喜欢仁惠的林承佑抱起了秀珍。秀珍跟他说早上一个小朋友已经死了,她要是没有骨髓也会很快死掉的,所以她要玩和吃所有喜欢的东西。承佑安慰她说他知道她不会死的,秀珍笑了。这时仁惠来了。

她看到秀珍拿着毛绒玩具很生气,不让她拿。秀珍说还没跟她告别呢。

仁惠很不安,承佑在一旁很乐观地安慰她,说他相信一定马上会有捐赠者的。

泰山一个人在家里回忆着仁惠的话,很难过地哭着。

赵议员热衷于慈善活动,要推选她当首尔市长,她拒绝了,说要从政界退休,去找她儿子。

会长又在准备着什么事。赵议员伪装了之后到郊外去见会长。

警察局里,大家都在催朴警官赶紧去赶飞机否则就晚了。她还在忙着做工作,做完才出发,衣服被洒了大酱汤也不在意,没拿行李就走了。其他警官们都很替她着急,她却无所谓。

文会长把赵议员带到家里,美淑从房里出来。会长让她打招呼,赵议员对她很警觉。她看到她想起了报纸上的事也很惊讶。会长却不在意觉得她没问题。

美淑借口出去了,其实她在家里放了摄像头。她是朴载京警官的间谍,出来上网给她留言说文会长把赵议员带到了家里。

赵议员和文社长在谈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计划。

朴警官回到家,她家里摆着有关案件的人物图片和文字。

美淑回家看着载京给她的隐蔽相机,觉得很神奇。

泰山记者仁惠跟他说的时间地点,准备去做血液检查。

泰山来到医院门口犹豫着,看着时间还没到4点,突然看到医院门玻璃映衬的自己的形象。这时仁惠打来电话问他来吗,他说自己正要出发。

仁惠来到医院门前看到了他,看了下表很惊讶他来这么早。抽完了血,泰山询问移植手术怎么做,医生说配型不是很容易,即使是亲生父母的几率也不大。因为没有配型的,只能碰运气,而且仁惠有肝炎不能捐。泰山想询问女儿的情况,仁惠打断了叫他出去。

他有些失望,问什么时候出结果,仁惠说要是匹配就联系他,不联系就是不匹配。仁惠走了,泰山回头冲她喊她太狠毒,就那么怕他见到女儿吗。他不会现在过来说她是他女儿的,绝对不会。仁惠冷冷的说肯定的。泰山好奇怎么人的变化这么大。

泰山没有走,而是来到病房,在门口犹豫着。刚要进去想起了仁惠不让他看孩子的警告。刚要转身走,秀珍坐着轮椅把足球打到了他身上,让他帮忙捡。他捡了球给她,两人一见如故,孩子冲他叫爸爸,他惊讶地跑开了。孩子追了过来,叫他爸爸。他连忙不好意思地说她怎么乱叫爸爸。

秀珍说他不是爸爸为什么会来这,他说他只是路过。孩子跟他说有个请求。

仁惠跟医生说了泰山的事,要她别告诉承佑。医生很好奇,到底是多大伤痛让她8年了也没告诉他孩子的事。

秀珍把自己最珍贵的毛绒玩具让他保管。这时仁惠喊秀珍的名字,泰山听到连忙起身要走。秀珍拉住了他的手把玩具给了他,说以后要还给她,跟他约定,然后走了。

秀珍跟妈妈说把玩偶给别人了,没说给谁。

泰山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带着孩子的父母,回想着秀珍。奇怪她为什么叫他爸爸,不是认为爸爸死了吗。想着难道是因为没有爸爸管谁都叫爸爸。

秀珍拿出了被粘贴起来的妈妈和爸爸的合影看着,她知道照片上的人是爸爸。

泰山在家里一个人痛苦地喝着酒。自己竟然有孩子,居然还病了。心中很纠结。想着女儿长得还很好看呢。

这时万锡回来了,他连忙忍着眼泪假装睡觉转过去躺着。泰山跟他说心脏疼,说着流下了眼泪。

美淑要出门,发现外面有人监视她。她给朴警官发的邮件没收。她给警局打电话说有急事,得知她出门了,她留了言是暗语。外面有人监听她的电话。

医生高兴地来告诉仁惠秀珍有救了,泰山的骨髓配型成功。这时泰山刚好打电话来问情况,得知匹配,他特别激动,准备马上去医院。但是店没人看,这时美淑来当东西,也很急,他急忙给她钱之后赶着回了家。

回家后连忙脱衣服洗澡换衣服。万锡在他的裤子里发现了美淑的那个相机。

泰山来到医院,确定了手术时间,期间叫他不要感染,他很紧张和兴奋。仁惠说手术前一天给他打电话,他说他不会忘了孩子的手术的,不管有什么事都会赶来的。他说不会让她操心的。仁惠让他照顾好身子。

泰山拿着秀珍给的玩偶很开心。这时来电话,让他去仓库拿东西,他找了半天没找到,回到店里很生气。

店里说美淑让他去她家,她不舒服,他很无奈。但听说很严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他走后,店里的老板和伙计使了个眼色。

泰山来到她家,发现门没锁,进来后被人打晕了。

仁惠高兴地告诉秀珍找到配型了,秀珍哭了起来,说她害怕不知道天堂是哪里。秀珍说原来她害怕啊,她却一直不知道。抱着她哭了起来。

泰山醒来后发现自己倒在血泊中,自己身上都是血,周围还有一把刀。美淑死在她旁边。泰山很惊讶地叫着她。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