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2集剧情

张泰山从血泊中醒来,看到一旁美淑的尸体吓坏了。而自己手里则拿着一把有血的刀。他到美淑边上叫她,这时警察突然进来让他举起手。

泰山举起手来才发现自己身上手上都是血,手里拿着刀。他想解释,可警察已经扑过来把他按倒在地,戴上了手铐。

一边, 秀珍很高兴告诉承佑,上帝不想带她走自己有救了。承佑问谁是捐赠者,仁惠说不认识。秀珍很兴奋,说做完手术要吃好多东西,要玩好多东西。承佑是警察,这时,警局给林承佑打电话让他回去,说有杀人事件。

警局里,泰山挣脱着说自己不是杀人犯,不停解释着警察就是不听。警察搜身要把秀珍给他的毛绒玩具拿走,泰山拼命抢了回来,很生气警察随便要撕别人东西。警察的态度也很强硬,说他是无赖。他瞪着警察手里紧紧握着玩偶。

林承佑来到案发现场,新来的警察第一次看杀人案都要吐了,不敢靠近。警局把这个杀人案交给了他负责。

承佑审问泰山,泰山一个劲解释,但他不理按例行程序问他资料。泰山很担心美淑怎么样了,死了没。承佑不理他直接问他为什么杀她。得知她死了泰山很惊讶,解释真不是自己杀的。他说他是接到电话才去的。

承佑叫来当铺的人对质,结果他们矢口否认,说没接过电话,泰山出去就没回来。

泰山在看守所想着美淑死的事有些难过,奇怪她到底被谁杀了。

承佑叫来泰山,泰山得知他们说他没回过店里很惊讶,说他们在撒谎。结果所有证据都被销毁了。泰山不敢相信。回想起了之前的情景,发现自己被陷害了。泰山情绪很激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承佑问他那期间都干什么了,他说去了医院,让他具体说,因为情况复杂,他刚要说想起了能同时操控当铺两个伙计的人只有文一石会长了。

泰山回忆起8年前的事,当时文会长用他的女友仁惠来威胁他让他替他坐牢。泰山想着这次又要让他替他坐牢。连当铺的监控也坏了,证据彻底没了。

赵议员在家里等联系,看着新闻里对她善举的赞扬。随后又看到了美淑被杀的新闻,回想起了那天见到美淑的事。

文会长询问当铺的事,大龙说了很多泰山的坏话,还说美淑被他迷住了。文会长很生气。这时赵议员来电话,他们听了美淑给朴警官的留言,赵议员很生气他把她也拉下水了。

回想到,那天美淑急忙回家拿着行李要走的事。文社长刚好来看到她,很生气她的背叛,残忍地杀害了她。

赵议员找来文社长责怪他杀人的事弄得太张扬了,说张泰山一定会想到是谁陷害他,因为之前被陷害过。他说他也没办法手下没有合适的人眩赵议员害怕朴载京警官会查出来,怕泰山供出文社长,说让泰山闭嘴。否则这次计划就泡汤。

承佑让泰山认罪,泰山不说话。让人把他带下去,这时刚好仁惠来看承佑,与泰山擦肩而过没有看到。仁惠来给他们送吃的。

泰山猜到了是文一石让他抵罪的,又想到了女儿的手术,很着急。

仁惠和承佑谈着案件的事,仁惠让他去吃饭她先走了。

指纹鉴定出来了,都是他的指纹,而且还检查出了毒品。泰山看自己的胳膊被扎了针,他知道这都是造假。他很激动地拽住了林警官的衣领说着不是他干的,证据确凿,他百口莫辩。

秀珍在画着画一个大人在哭,说是有隐情。秀珍问妈妈和爸爸第一次怎么见面的,问爸爸是个好人吧。仁惠没说。

回忆起8年前,仁惠在装雕塑,47分钟一动不动,大家觉得很神奇,不知道是人是雕像。泰山想去一个地方要钱,要是弄不到钱会被大哥弄死,他很着急,朋友却拉着泰山过来看,他很生气。周围人都在看着,朋友特别想知道那个到底是人还是铜像。泰山拿了梯子,直径来到铜像面前,伸手去摸她的胸,她不禁动了一下。两人互相看着,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愫,泰山有些尴尬。工作人员让他下来。

泰山连忙离开,朋友追上问是人还是铜像,他说是铜像。他们在一边等着店开门来人要钱。仁惠则在海滩上到处找刚刚那个人。

泰山站起来,仁惠看到了他,泰山也看到了她。她直径走过来打了他耳光,朋友奇怪,她说自己是被他摸了的人鱼公主。她问泰山是知道她是人摸的,还是不知道是人摸的。泰山冷冷地答,知道的话还会摸吗。得知是不知道她是人才摸的,仁惠很高兴,回头跟朋友们说她扮得很像铜像。看着她笑的样子,泰山被吸引了。

泰山工作时偷看仁惠被她看到,他连忙躲起来。仁惠停止了回想,把秀珍抱上床睡觉。想起了那天去当铺找泰山,大龙说的他晚上去卖身的事,心里苦笑着。

泰山在看守所里想着办法,但是毒品加上杀人他很难逃出去。这时,女儿的影像出现在了面前,问他她的手术怎么办,他温柔地对她说他会拜托检察官放他出去,把文一石弄进来。他告诉女儿不用担心手术的事。泰山在做着梦。

跟泰山关在一起的人是文会长派来的,想趁他睡觉杀了他,用绳子勒住他的脖子,最终被他挣脱了。泰山很气愤地上去打他,这时其他人醒了,看守的人也来了,那人抢先一步告了他的状,他怎么解释警察也不听。让他出来。

得知暗杀泰山失败文会长和赵议员都很生气。

泰山被单独关了起来,知道是文会长要灭口。

万锡拿着上次美淑给泰山的相机和女友去旅行,照了照片,女友要拿回去洗。这时万锡接到警局电话,来看泰山,泰山拜托他帮他查美淑和文社长的关系。

第二天要手术了,医生叮嘱仁惠要陪在秀珍身边,承佑询问万一捐赠者出问题车祸或者身体不舒服,医生说孩子会死亡。承佑有些担心,是否确定了捐赠者的时间。医生说不用担心。

朴警官回来了,看到了美淑发的邮件很高兴,连忙回。这时其他警察告诉她有人之前留言的事。

承佑再次审问泰山,泰山不说话,他看到泰山脖子上的勒痕觉得他自己弄的,骂他人渣。班长想让林承佑赶快结案,他说想等他自白。

朴警官回想着跟美淑的约定暗号,来到酒店找她没人,很着急。朴警官派人去美淑家,得知她死了的消息,很伤心地哭着。

泰山被带上警车。

一边,仁惠哄着秀珍,秀珍想知道是谁给她捐骨髓。

马路上,朴警官开车从警车旁经过,闯了红灯导致几辆车都躲闪不及,泰山乘坐的警车和大货车撞在了一起。泰山突然醒了过来,想起了女儿的话。

泰山用毛巾挡住了手铐,从侧翻的警车里爬出来,看到一辆倒下的摩托车,用单手启动开走了。想着自己曾是垃圾,过着垃圾般的生活,送走仁惠时停止跳动的心脏没想到会重新开始跳动,直到遇见那个孩子。平生第一次想活得像个人。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