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3集剧情

张泰山乘坐的警车出车祸后,泰山醒来从车里爬出来,用带着手铐的手启动周围的一辆摩托车,飞驰而去。

回想着仁惠来找他说的话,他当时很惊讶孩子的事,他分明是守在手术门口的,她应该跟着父母移民了埃仁惠没有回答,只是问他验不验血,如果去就 第二天4点前来。如果不做给她打电话,泰山听到很吃惊,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不肯做,仁惠说如果他不希望孩子活着的话。说完就走了。留下泰山一个人重复着她 的话,“如果我不希望孩子活着”,他怎么会不想孩子活着呢。

泰山继续骑着车在马路上飞驰,头上的血往下流。

警察局里,同事们都在郁闷犯人没招供就给送走了的事,互相埋怨,差点打起来。这时,朴载京检察官跑来问杀害美淑的犯人是谁,警局接到电话得知泰山跑了,听到张泰山的名字,朴警官很惊讶。警局里乱作一团。

朴载京回忆起几年前,张泰山替文社长坐牢的事。好像知道了什么。跑了出去。

泰山在马路上看到了路口的监控器,想起了以前在电影里看到的事,加速行驶。

交警局里都在看着大屏幕。警局里开始安排如何截住他。泰山把摩托放在路边,被别人骑走了。他躲在一边,上了送水果的车,躲过了警察的追捕。

朴载京跟上司说了美淑的事,想让上司把这个逃走案件交给她负责。上司不信。她说美淑是因她而死,把文会长和赵议员的事跟上司说了,说还要调查,让她接手这个案子。

赵议员来找文社长,叫他把张泰山处理干净,文社长更担心朴载京,赵议员说有办法对付她。这时来人把泰山逃走的消息告诉了他们。他们很惊讶,而且朴载京被安排负责这个案子。

朴警官问林承佑张泰山是犯人确定吗,他说是现场抓获。

车停了,泰山跳下车来,口渴想喝水,在一旁的卡车里看到了饮料,他看到周围没人就上去拿。一口气都喝了。他想着办法让他不被发现。

赵议员来找领导,说朴载京处理案件能力不强,想换掉她。

朴载京来到美淑家看案发现场,哭了起来说文一石发现了她还要继续,结果被张泰山杀死了,很后悔让美淑来做。他们找遍了家里没有发现相机,以为是被他们带走了。要找到张泰山。

这时部长给朴警官打电话说她不够格,让她从逃逸案件中退出。

赵议员回家,她家的结构很复杂,简陋外表,进屋后一直顺楼梯向下,是一座豪华的房子。

文会长得知张泰山逃走了,很吃惊很生气。赵议员打电话告诉文社长她处理掉了朴载京,接下来就看他了。文社长也觉得这女人很可怕,到最后也不放弃自己的形象。

万锡来到酒吧喝酒,问歌女美淑的事,想着泰山交代给他打探美淑和文社长的关系。

承佑他们等在万锡家门口,万锡往回走着,打听出了真相,美淑和文一石交往,然后把她杀了,嫁祸给泰山。这样念叨着。遇到了警察。他们到家里翻找泰山的东西。万锡证明了自己后来没见过泰山。

这时接到电话找到了泰山骑的摩托。

一边,警察检查经过的装沙子的卡车,上去仔细检查,司机说沙子里不能呼吸不可能藏人。

警察走后,泰山从沙子里爬出来,大口喘着气,原来他用吸管伸出沙子外来呼吸。

车停了,泰山跳下车,向郊外跑去。跑着跑着跌倒在地。他挣扎着爬起来,来到一个废弃的屋里,想办法把手铐弄断,可是就是不断。这时外面传来狗叫,他连忙跑了出去。发现一辆自行车,单手骑着走了。

扣着手铐骑车很不方便,他看到一个帐篷,他把外面的衣服拿走了。

仁惠哄着秀珍睡觉,明天就要手术,妈妈刚要关电视,听到了杀人犯逃逸的消息。听到是妈妈喜欢的承佑叔叔的警局,觉得他该忙起来了。秀珍说给他捐骨髓的是善良的叔叔,妈妈奇怪她怎么知道是叔叔的。

泰山发现了一户人家的仓库,打开了灯发现有电钻,想用它锯开手铐。手铐终于断开了。激动地哭了起来。

朴警官在门口呆了一宿,最后她还是进去看了美淑的尸体和死前穿的衣服,抱着内衣哭时发现里面写着当铺的保证单。她拿着证据去找部长求着让她查这个案子,她就是8年前文社长案子受害者爸爸的女儿,她当检察官就是为了查清文一石。部长严肃地说这是要赌上他俩性命的案子。

警局里,班长布置完任务让大家出去,承佑让同事查泰山手机的通话记录。

承佑来医院看秀珍,哄着她。承佑跟仁惠说着案件,说一定要抓到犯人。

泰山在仓库里睡着。一边,仁惠准备带秀珍进无菌室。秀珍问妈妈她会从这里活着出去吧。

朴载京来到当铺找相机,他们说是泰山拿走的。朴载京气坏了,以为都怪泰山,是文一石的走狗。她要调查张泰山8年间的行踪,说他没有家人,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她一定要抓住泰山。

朴载京去过当铺的事被文一石知道,他得知美淑在泰山那当了相机。他们觉得里面一定有录音,而相机应该在泰山那。

文一石的儿子在洗着照片,接到爸爸的电话。

承佑他们推算出了泰山的位置,准备搜山。

泰山在仓库里醒来,看到房里的大婶在赶鸡。等了一个小时,她还在赶着,他没办法出去。看着大婶他觉得很好笑,但随即又批评自己居然还笑得出来。 他又渴又饿,不知道去哪该怎么办。这时女儿的影像又出现了,耳边出现了女儿的话,说着怎么办。他和女儿对起了话。看着女儿的玩偶还在,想着还得还给她呢。 他说逃跑是为了活下去,撑到她手术日那天。

泰山不明白文一石为什么要杀他,那么完美地嫁祸给他,却还要杀他。好奇文一石和美淑是什么关系。

泰山从门上的窗户往外看,找到了好时机出来。大婶抓鸡摔倒,他过去扶她。说他上山迷路了。说帮她抓鸡,大婶让他一起吃。他好久没吃东西了,吃得很香。泰山用袖子遮住手铐。

大婶问泰山什么都不带就上山胆子真大。他反问大婶一个人住这胆子也很大,她说有什么可怕的,不是人就是鬼呗。泰山问她不怕鬼吗,她说人更可怕。泰山也觉得对,人最可怕。

这时里长来了,泰山连忙跑了。

警局里找到了泰山的位置,来抓他。一边,文一石也派人来杀他。

泰山往山里跑,警察们带了大量人也来山里找。泰山爬到山上看到了找他的人。

天黑了,泰山跑着突然有灯光向他照来,警察发现了他,他惊讶地回头看着。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