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4集剧情

搜山的一支队伍发现了张泰山,泰山看到了亮光向另外方向拼命跑去。朴载京接到消息是向她那边山跑去的。文一石派来杀他的人在一旁听着,拿出地图查看。

泰山快要被四周的亮光包围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拿出女儿的玩偶看着求助。这时突然山的另一头开始爆炸,警察们都慌了,向那边走去。

突然泰山的背后有人袭击他,没等他缓过来,那人用刀架着他的脖子让他把吴美淑的相机交出来。泰山不明白什么意思,那人把刀在他脖子上割出了血。泰山回忆起之前美淑去当铺的事。泰山想趁机逃脱,和那人打了起来,把他摔倒下面,自己继续逃走。

承佑他们继续搜山,却没有找到泰山,朴载京很气愤地喊起来。承佑觉得有人帮泰山逃走。

泰山跑到路上,来到警车旁,换上了车里的衣服,截下了路过的车,用借口没钱也坐了车。

文一石得知了泰山逃走,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看来他真的豁出命了。他们以为泰山要用相机为自己洗清罪名。

赵议员在商量慈善拍卖的事。

泰山不知去哪的时候,发现有一家就母女两人,他进去把他们绑起来,说在家休息一下,吃起了东西。母亲是哑巴,一个劲地往女儿边上靠。泰山后来明 白了,她以为他要对她女儿怎么样,泰山连忙解释自己虽然现在这样但不是坏人,连忙拿了衣服让她多穿一点。母亲还是不信,他说自己女人多的是不会勉强女人 的。

警局里发现了泰山的行踪,承佑觉得有人帮他。朴载京想着文一石。

警察要挨家挨户搜查。泰山在那家里休息想起了医生的话,要移植骨髓不能有伤口感染,想起了被那人割破了脖子的事,连忙去镜子那看。问有消毒药没有,女孩说那点伤口洗干净涂上药膏就行。

泰山洗着澡,想不明白文一石都让他背黑锅了,为什么还要杀他,那个相机是什么。他本来想到手术那天都好好藏着的。

被绑起来的母亲觉得女儿很大胆居然让他去洗澡,女儿觉得他不像是真的坏人。妈妈想想也是。

泰山擦着药膏,突然外面有人喊女孩。

过了许久,女孩出来开门,是哥哥带着林承佑警官,他们询问她逃犯到她家这的事,哥哥怕她被威胁,让她如果有事不方便说向他眨眼。屋里,泰山用刀挟持着妈妈。

女孩回来让他放心,她没给他们信号。但是得关灯了,他们这的人12点前都要睡觉。女孩关了门,泰山放开了妈妈,跟她说对不起,让她们睡觉。

泰山坐在一边想着女儿,拿出玩偶来看。这时泰山想起了是万锡拿了相机。

秀珍在无菌室里吃着饭,让妈妈去店里,因为那是他们的饭碗。

仁惠回到店里上班,看到新闻里通缉逃犯张泰山,还放了照片,仁惠看到震惊了,不知道女儿该怎么办。

泰山学着电影里的情节玩起了变装。换了发型戴上眼镜逃避追捕。因为穿了女孩去世爸爸的衣服和眼镜,跟女孩道歉,说她爸爸会理解的。女孩一直不觉 得他是真的坏人,问他去哪,他不能告诉她。想再借点钱,说总有一天会还给她的。还跟她说如果他走后看到警察一定跟他们说他没杀吴美淑,他虽然经常打人,但 不会杀人。他在世上最怕的就是血了。然后把她们绑上走了。

警局里,警察们在吃饭,朴载京边吃边想着案子。承佑也觉得是不是有什么关联的事他们不知道。

泰山乔装后上了客车。

妈妈和女孩互相解开了绑,妈妈让女儿报警,女儿说再等一会。

泰山在车上睡着,经过路上要盘查,警察看了他半天,就过去了。他松了口气。

承佑让同事把泰山通话记录打出来。

朴载京的上司知道了是赵议员把载京从逃亡案件中剔除的,确信了载京的猜测。

记者在采访赵议员,朴载京把电话打到记者上,让赵议员接,直接跟她挑衅。她试探出相机不在赵议员手里,因为她想不明白文一石为什么会帮泰山逃走,现在知道了是因为相机在泰山手里。

赵议员直径来到文会长办公室来质问他相机的事,他很惊讶她居然直接来他办公室,以前都是秘密见面。

万锡女友洗完照片找来万锡,他因为泰山的事很伤心没心情,相机要英子保管。

承佑在泰山通话记录上发现了仁惠的号码。

警官们一起讨论案子,新警官说他知道之前有个男的一直在找张泰山,说是一个女的让找的。

秀珍做完治疗在吐,仁惠抱着她哭。秀珍很懂事,电话来了,让妈妈接。仁惠哭着接到电话,原来是泰山在电话亭打的。仁惠出来给他回电话,泰山刚要 解释,仁惠对他一顿骂。泰山急了,说不要担心,他是因为手术才逃逸的。因为他要被关起来,他会死,他死了秀珍就会死,所以才逃逸。哭着跟她说他再怎么垃圾 也不会不救自己的女儿,虽然没有机会叫女儿。他还说自己没有杀人。他打电话为了告诉仁惠,不管他发生什么,手术那天他一定会去的。他还嘱咐认识他的事不要 让别人知道,否则她和秀珍也会有危险,还有要管好医生的嘴。仁惠情绪很激动,让他去自首然后救秀珍,治疗已经开始不能回头,她已经开始做电磁针,他如果不 来她会直接死掉。泰山听了很惊讶,不知道电磁针是什么,仁惠哭着坐在地上求他一定要把骨髓给秀珍。

这时他看到了隔壁有警察,他说等他找到洗脱罪名的证据就去自首,仁惠说让他们找不就行了。他说即使找不到也会遵守约定的。仁惠不相信他的约定, 他说不是跟她的,是跟秀珍的。他告诉仁惠8年前就跟她结束了,他们的关系没人知道,只要她不说。他嘱咐她千万不要让人知道他和秀珍的关系。

承佑来当铺问泰山的情况,他们说他前几天见过一个女人,听过形容觉得是仁惠,他想不通仁惠怎么会和泰山在一起。

承佑回忆起和仁惠的相遇,她们没地方住,他帮她们找了地方祝

承佑来找仁惠,仁惠想象着他问泰山是不是秀珍生父,结果他没说什么,就问候了一句,还像往常一样,什么都没说。这时他接到电话说找到泰山的踪迹,看到仁惠紧张的表情,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晚上,泰山找到了当铺的人,把他打倒问他是谁杀了美淑,在泰山威胁下,他说了文会长指示他让泰山去美淑家,删掉CCTV,没有别的了。

泰山知道了真相,是文一石杀了美淑嫁祸给他。他想到了相机。给万锡打电话,万锡让他回家见。电话被警察和文社长都监视了。警察答应万锡给泰山伸冤。

承佑他们准备潜伏。

泰山翻墙进了门。万锡回来以为泰山已经被抓走。而外面的承佑独自埋伏,奇怪怎么万锡先回来。

万锡开门进屋,屋里藏着文社长派来的金先生上来按住了他,发现不是泰山。

泰山爬墙进来。

承佑在外面等着有些着急,下车去看。

泰山进门喊着万锡,打开灯发现万锡死了。他看着万锡的时候,金先生在后面拿着刀对着他,刚要扎下去,外面有声音,金先生躲了起来关了灯。泰山冲出了门,撞到了在门口的承佑。

秀珍在病房里,距离手术又近了一天。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