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6集剧情

泰山被承佑追到一个悬崖边,无处可逃,承佑开枪想打他的腿,文一石派来的杀手躲在一旁用弹打到了他的手改变了子弹方向,泰山的上身被击中,掉到悬崖下的水里。

承佑看着很懊恼,看着被打的手看了看旁边的树林。这时其他警察赶到,朴载京得知泰山中枪掉下去很激动,喊着不是要他抓活的吗,随即跳了下去。承佑也跟着跳了。其他警察谁也不敢跳。

泰山被水冲走,承佑和朴载京在水里找着没找到。其他警察来到下面。他们上来,载京责怪承佑开枪,承佑顶嘴,他们很关心到底打中了哪里。他说不知道,他瞄准的是大腿,但有人用弹弓打了他的手,就不知道打了哪里。载京意识到什么,向上面看。承佑问载京是不是有事瞒着他。

金先生监听着警察们的话。警察们开始搜索。

载京让身边的陶警官调查仁惠,知道了她未婚夫是刑警。

仁惠跟秀珍在一起,秀珍突然问妈妈泰山是什么意思,妈妈很惊讶,说是大山,秀珍说大山一定有很多苦衷。妈妈要出去,秀珍想让她陪她。

陶警官调查到医院,从医生那得知了泰山要给孩子捐骨髓,林警官不知道。如果泰山死了,孩子就死了。

下游,一个人来收皮艇,看到了泰山和身上的伤,给他带回去治了伤取出了子弹。泰山醒来看到那个人吓了一跳,是一个长发的男人。那人跟他说了几年前他替人顶罪的案子,他想起了05年在他手底下逃走的韩寺国,他当时有机会按命令杀他,但没下去手。

泰山惊讶他消失后一直住在这里,他则好奇泰山当时为什么没杀他。他说因为妈妈,小时候他回家看到妈妈自杀在家,从那时他就怕血和血的味道。那人奇怪他为什么成了杀人犯,泰山得知警方说连万锡也是他杀的很惊讶,说自己没杀任何人。他说是文一石杀了让他背黑锅。

听了文一石的名字后韩寺国很激动要泰山赶紧走,他要知道他和文一石有关系就不救他了。泰山求他他现在出去就会死,他死了秀珍就会死。那人奇怪秀珍是谁,是他女人吗,他说是他女儿。

警察们还在搜索泰山的下落。朴载京给陶警官打电话,他告诉了她仁惠时林承佑的未婚妻,而仁惠的女儿爸爸是泰山。载京明白了为什么承佑会这么冲动地对泰山。知道了泰山要为孩子捐骨髓才逃亡的。载京要对林警官保密,否则大家都会知道,孩子会有危险。

承佑调查到了救泰山的人的家里。

警察们发现了泰山的衣服和鞋,判断已经死亡,想找尸体。大家都觉得很可怜,承佑也很懊悔。载京很激动,觉得泰山怎么能死呢,还要救女儿呢。突然想到一个要给女儿捐骨髓的人怎么可能杀人呢。

泰山从地下出来,韩寺国给他买来了消毒药。让他赶紧走,不想让他连累自己被文一石杀掉。泰山求他让他在这里呆十天,他出去会死的。他不让他呆,泰山很激动,那人用剪刀指着他让他走,说他居然被整了三次真是白痴。

外面的人都觉得泰山死了。文一石得知后着急照相机怎么办,要调查他身边的人。这时有人告诉他找到张泰山身边的女人了。

仁惠看到泰山失踪的消息很着急。

一边,载京想着就算泰山死了也不会就这么结束的,除非她死了,也一定要弄死文一石和赵议员。

载京和承佑不会警局,要留在泰山掉下去的附近找尸体。载京对承佑态度很不好,因为他开枪。

承佑坐在林边,回忆起以前他要带秀珍出去玩,秀珍却想去另外的地方和爸爸,但是她很伤心地说爸爸死了,不在了。承佑哄她,她说以后叔叔和妈妈结婚了就叫爸爸了。承佑看着照片笑了。爸爸打来电话让他回警局。

秀珍在医院里拿着她偷偷藏起来爸爸和妈妈的合影,对着照片说话。说承佑叔叔很好,代替爸爸对她很好,早知道爸爸活着就不让他喜欢妈妈了。她说自 己是看了这张照片知道爸爸活着的。妈妈决定和承佑结婚时把照片撕了,电视剧里死人的照片应该烧掉而不是撕掉。她想着爸爸是不是对妈妈犯了什么错,每次她问 起爸爸妈妈都会哭,好像讨厌爸爸。她摸着照片说但她很喜欢爸爸。

泰山乔装开着卡车顺利通过关卡。回想起昨晚,韩寺国要泰山走,骂他是白痴被文一石玩弄,明知文一石的为人还听他的。泰山把他打倒在地,抢过了剪 刀对着他,哭着说不是他傻,是为了仁惠,他要是不做,文一石会杀了仁惠。他当时除了仁惠什么也没考虑,没考虑秀珍,怕仁惠像他妈妈一样,才把仁惠推进了手 术室。可是他不能再杀一次自己亲手杀过的孩子了。只有十天,等他从手术室里出来,文一石就会等着杀他,到那时死也没事了,没有丝毫留恋。他乞求他收留他十 天。泰山在韩寺国家里吃着饭,他帮泰山想好了办法,让他偷渡到菲律宾,26号手术再回来,给他吃了草药让脸变肿了,躲过了盘查。

泰山开着车想着女儿。

仁惠找医生,哭得歇斯底里,说都怪自己没有先告诉承佑,要是泰山死了,秀珍怎么办,仁惠激动地晕了过去。

爸爸批评了承佑,说他不专心工作,是不是因为仁惠。爸爸问秀珍的手术怎么样了,他要去看看。

仁惠带着秀珍去做放射治疗,泰山给医院打电话,说仁惠没在。

仁惠以为泰山死了,不知道怎么办,又不能让女儿看出来。仁惠推着女儿回病房。泰山偷偷来到医院。

来到电梯附近秀珍吐了,仁惠停下来给她擦,电梯门开了,里面是泰山。秀珍看到了他,向他笑。泰山看着女儿流下了眼泪。妈妈要推秀珍回去,秀珍要对着妈妈,背过来坐,推她回去时,秀珍刚好正对泰山,笑着向他摆手,泰山流着泪向她挥手。看着她离开。泰山躲在一旁哭。

回到病房秀珍开心地笑着在床上跳。这时来电话了,秀珍让妈妈接。是泰山打来的,说过一会再给她打。

领导批评了朴载京,部长为她求情。这时陶警官给她发短信说来信号了。

泰山给仁惠打来电话,要她放心。仁惠很激动他没死,要他自首,仁惠找人帮他。他告诉她在看守所差点被杀,要是自首他会死。仁惠震惊了。他说要偷 渡到菲律宾,仁惠很激动地跌倒在地,说不行,要是回不来怎么办。仁惠问他在哪,其实他就在她附近,他告诉她如果想救秀珍的话,不要说跟他的关系,承佑也不 能说,否则会有危险。他就算死也想先救活秀珍再死。泰山跟仁惠说对不起,活得如此狼狈。仁惠打断他,喊了他秀珍他爸,泰山很欣喜,要他不要死。泰山看着不 远处的仁惠。

朴载京监听着泰山和仁惠的电话。

警察们去喝东西,班长发现了一些问题,觉得最近朴载京和林承佑都有点不对劲。

泰山又上了药脸肿了后准备离开医院。这时,文一石来到医院,泰山刚好没看到,两人擦肩而过谁也没看到谁。

秀珍在病房里画着画,这时病房里的电话响了,她去接。拉开窗帘,是文一石,他问秀珍爸爸是叫张泰山吗,她高兴地答是。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