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7集剧情

泰山离开医院。

文一石找到了泰山的女儿秀珍,来到医院找她。秀珍看他叫爸爸泰山,以为他是爸爸的朋友,把什么都跟他说了,告诉他她见过爸爸的事,还要他别告诉妈妈。秀珍还告诉他泰山刚刚来过医院的事。天真地问这问那,以为是爸爸让他来的。

仁惠坐在医院门口回忆着泰山的话。

文一石在医院楼下刚好听到了承佑叫仁惠。

承佑带仁惠出来喝东西,想着以前的事,想问仁惠秀珍父亲的事,还没等说出口。仁惠先问了他逃逸事件的事,他说那人好像死了。仁惠却表现得很轻 松,因为她知道泰山还活着,得知警察们以为他死了有些放心。承佑则奇怪她怎么不在乎那人死了。承佑问起之前不是说有事要跟他说,仁惠说本来要说秀珍爸爸的 事,以后再说吧。

他们谈话的情景,文一石在一旁看着。

承佑还在想着泰山的事。病房里秀珍在看照片,妈妈进来她把照片藏在画下面,她刚要问妈妈爸爸的事,承佑来了。秀珍去跟他说话,承佑想快点跟妈妈结婚,好让她叫他爸爸。秀珍笑着说自己说过嘛。承佑以为自己杀了泰山在心里跟秀珍道歉。

泰山开着车回想着女儿的笑容,想着到底像谁那么懂事。肩上的伤痛了,吃着药。

承佑在警局里发现没人,大家手机都关机了。

在几小时前,朴载京监听到了泰山的下落。经部长允许,秘密地带刑警队除了林警官以外的人去追捕,没收了他们的手机。

文一石得知朴载京和一组刑警消失了,感觉到了什么。

泰山开车来到釜山,看着外面熟悉的场景,想起了8年前和仁惠在一起的时候。仁惠赶时间打不到车,他骑摩托车载她。泰山上了药脸恢复了原貌,对着 镜子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在这个时候想这些。又想到了不久前仁惠说有了要结婚的人,感觉应该是个不错的人,觉得万幸替她高兴。这时一个人来对暗号。泰山跟着他 上船。朴载京他们也到了,看到了泰山。

泰山跟着那人来到了舱底,被关在里面不许出来。他用手电照亮给伤口擦药。

仁惠在医院里看着时间想着泰山的话,很紧张。这时秀珍要给她讲她画的故事,是山儿和太阳很相爱但却因为太阳很生气而分手了,她很有兴趣地听着。秀珍说爱情是不是就是叫人伤心的。

泰山躲在舱里,听到外面有动静连忙躲起来。这时朴载京他们把门打开,用枪指着泰山,泰山无路可走被抓了。朴载京看着他想起了之前部长的话,要让 泰山相信她,告诉他她知道他女儿的事。朴载京要自己护送泰山,其他刑警们不同意要带着他。载京只好交给他们一起护送,要他们不要相信泰山的话。

载京把手机还给刑警,新手刑警给林警官回了电话,告诉了他泰山还活着,他明白了是要故意瞒着他的。

路上,泰山问朴载京她怎么知道他要坐那船。心里想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以为是那人告诉警察的。载京看到他担心的样子在心里想着马上就要结束,还担心什么。

林承佑给载京打电话她不接,说还有两个小时就到首尔了。

路上遇到堵车,说是前面发生了交通事故,警察们决定下高速。其实事故是文一石的人故意造成的。

下了高速后,一直有一辆车在他们的前面挡着路,他们开不快。这时对面来了一辆货车,货车经过的时候,里面突然有一个拿着枪的人向警察的车开枪, 导致警车失灵,这时几辆车上来把他们的车堵在中间。出来几个人把警察打晕,把手机踩坏。载京想带着泰山出去,挟持他威胁那些人,泰山反抗,载京被他们打 晕。泰山被打被他们带走。

这时后面刚好开过来一辆车,载京醒来后,看到这辆车,开车去追。其他警察们醒来,都在抱怨。陶警官告诉他们这不是简单的逃逸事件,跟载京的秘密调查有关,他不能说。警察们很无语。陶警官发现他的手机还是好的。

警察们叫来修车的。这时林承佑赶到了。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朴载京乔装跟在车后面,被察觉了,想甩掉她。结果被跟丢了。她努力想着可能去的场所。

那些人把泰山带到了一个仓库,文一石他们都来了,问他数码相机在哪,他在心里想着文一石一定没得到相机。想起了别人对他说的话,他不能在这样被欺负了,他要活下去。

泰山问文一石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三次这样对他。文一石说怪他自己。要是他被这样对待会拔刀对着他,而不是顺从。泰山有些惊讶。文一石说是泰山不 会保护自己,因为心软才害怕他。泰山问这次为什么不先问问他,文一石说因为他就是这样让做什么就做不敢反抗的窝囊废,两次都言听计从,说他连野心都没有。 泰山心里想着,他就活得那么可笑。泰山说不给他相机他就不会杀他。

文一石说泰山勇气长了不少,敢跟他抗衡。文一石去看他中枪的伤口,发现好得差不多了,问是谁治的。泰山说自己做的。他把泰山的包拿来,看到里面的药,发现了处方。泰山坚持说自己做的。

朴载京猜到了一个地方,来到门口。

文一石派人去查是谁帮他。手下人说为什么不用他女儿威胁他,文一石觉得泰山不会为了见过几次面的女儿豁出命去,相机才是他的命根。他觉得相机可能在帮他的人身上。说对于这种人渣还用得着小孩威胁吗。

朴载京来到仓库附近,被文一石的人发现了,打了起来。这时金先生过来把她打晕。

文一石在打着泰山要他说出相机下落。有人通报他朴警官来了,被他们抓祝文一石给赵议员打电话问问怎么办,赵议员要杀掉朴载京。

文一石把朴载京绑了起来,载京早知道是他。载京问他是怎么知道他们去釜山的事,问是谁泄的密,他没有说。原来文一石身边的杀手,他一直叫儿子的金先生是警局里的人。文一石把朴载京的嘴封上了。

文一石把载京带到了张泰山面前,张泰山很惊讶检察官怎么在这。文一石告诉他她就是当年诬陷给张泰山的案子被害人的女儿。几年前的案子,泰山被诬 陷,当时还是学生的朴载京在现场知道不是泰山干的,而是文一石。朴载京看着审判结果很气愤,大喊着不是泰山,她亲眼看到是文一石。但没人听她的话,把她赶 了出去。泰山身上的疤也是那时弄的。

泰山回忆起朴载京,文一石告诉泰山载京找他是为了报仇,载京摇着头。文一石跟泰山说了好话,让泰山杀了她,把相机交出来,他就放他一条生路,把枪递给他。泰山想着女儿,只要杀她就能有生路,泰山接过了枪。

朴载京想阻止他,但她的嘴被堵住了。泰山说他杀了这女人后,出去再给他相机。泰山走到她面前举起了枪。

一边秀珍在日历上又划掉一天。

泰山开了枪。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