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8集剧情

泰山举起了枪,他准备开枪,发现没有子弹。原来是文一石在试探他。这时文一石举起了枪要向朴载京开,泰山连忙说杀了她就拿不到相机。文一石停住了。

泰山笑着说他早知道文一石不会给他有子弹的枪,万一向他开枪怎么办,文一石可是做事万无一失的人。文一石放下了枪。泰山继续说,他知道谈的条件都是无效的,最后还是会诬陷给他。泰山看出了文一石的鬼把戏。

泰山把枪扔了,文一石向他举起枪。泰山毫无惧色威胁文一石,想起了之前遇到韩会长跟他说过的话,把相机里的内容跟文一石说了,还说是美淑告诉他 的。如果他死了,就是因为数码相机被杀,会让人帮他公诸于世。文一石放下了枪,问他怎么回事。泰山说反正他都要死,难道会自己死吗。文一石相信了,觉得他 是在做垂死挣扎。

泰山跟文一石说不要以为他了解的是泰山的全部。文一石有些害怕了。泰山说到处都是媒体,随便送哪都行。泰山毫无惧色地威胁他们,对周围文一石的手下说了许多话,让他们不敢杀朴检察官。文一石气愤地举起枪。泰山表面看不害怕,但朴载京注意到他的手在抖。

文一石放下枪说泰山根本没有数码相机,泰山心里有点虚,但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坚持祝表面上很强硬地回答了他,要他相信相机在泰山手里。泰山跟他协商,如果泰山死了,他也得死。让他放泰山走,泰山就把相机给他。文一石叫人把泰山关了起来。

趁文一石去开会,因为看守的不是文一石的人,泰山趁机袭击他们想办法逃脱了。

泰山故意制造出混乱的场面,文一石他们听到了消息后,其他人都去追泰山了,朴载京那没有了看守。

泰山偷出了车钥匙跑到车库找到了一辆车。上车后他用衣服把脸上的血擦掉。泰山想起了自己包里的药。用车撞墙撞到了关着朴载京的屋里。

泰山拿了包,看到载京,把车门打开让她上来。这时文一石赶到,向车开枪,泰山把车开走了。

承佑开车来找朴载京,刚好遇到了泰山他们的车。连忙掉头。这时又遇到了文一石手下来追的车,他们的车被承佑的车挡在了后面。文一石得知位置被发现后,先离开了。

载京要泰山把嘴上的封条拿下来,泰山刚要弄,但是还要开车,另一只胳膊有伤,说到隐蔽地方会给她送绑。

泰山看到了后面承佑的车在追他们,加快了速度。承佑的手机掉在地上,在捡手机的空档,被一辆车挡住了。他联系了警官们去泰山的方向。

朴载京使劲喊着让泰山把嘴上封条给她弄开,她好把一切告诉他,让他不要逃跑,她会保护他,她知道他被诬陷,相机也会替他保管。但泰山看着她心里 想着他谁都不能相信。跟她说爸爸的事对不起。载京希望他把封条撕掉,泰山终于帮她松绑了,骗她下车说换驾驶位,结果她下车他要开走。载京很吃惊,努力让他 开门,她还有话没告诉他。但泰山以为她要逮捕他,只好把车开走。载京在后面喊着她是跟他一伙的,连手术的事都知道。可是泰山没有听到。

承佑遇到了朴载京,发现她是刚才坐泰山车的人,问她什么她都不说,就让快开车追泰山。这时后面文一石手下追泰山的车过来,他们的车失去了方向,朴载京被撞到头晕了过去。

泰山跳上了游船,逃过了追捕。

赵议员得知朴载京和泰山一起逃走,怕他们联手,很着急。文一石则担心他自己都要被绑架杀人案逮捕了。赵议员很担心,文一石说不会影响她的。挂了电话赵议员发疯一样地要杀了他们。

文一石得知了泰山他们的下落。泰山在游轮上,后面文一石的手下开着游艇追着。文一石的手下上了船,用枪威胁着大家。这时一个孩子认出了泰山是逃犯,泰山只好跳窗出去,跳下了水。

泰山上了快艇。文一石的人也上了另一艘快艇边追边开枪。最后泰山终于摆脱了他们的追捕。来到岸上。因为一直鞋之前扔了,脚破了。

警察们在调查着泰山的案子。承佑觉得是警局里有人泄了密。

朴载京因为疲劳过度住进医院,陶警官知道她所有的事,问她是不是被文一石抓了。载京让他马上打电话给文一石公司,他已经提前告诉了接待有人找会长就说他在睡觉。

陶警官知道了后很惊讶。载京刚要走,承佑来找她,让她说出来她隐藏的事。朴载京不说。林承佑奇怪为什么行动没有带他,朴载京挑明了她知道他们和仁惠的关系,要他抛开个人感情,泰山有可能是被冤枉。承佑有些不敢相信。

泰山在袜子里垫了树叶。一个人在孤岛上呆着。

仁惠在看着电视上采访泰山逃亡途中遇到的人,几个人都说泰山队她们很好,帮了她们很大忙,感觉那人并没有那么坏,那个孕妇还说帮她做了海带汤。 仁惠看到有些惊讶。海带汤让她想起了他们8年前的事。她一开始以为泰山是很复杂的人,但当他载着她遇到一辆车险些撞到的时候,仁惠感觉到了他的心跳,发现 他其实是一个比她还单纯的人。摩托车上,仁惠的手紧紧抱住泰山,不一样的情愫渐渐产生。

仁惠继续回忆着8年前和泰山相识到相恋的事。仁惠到泰山工作的地方还头盔,泰山看到她有些不好意思。拿了头盔让她走。仁惠说托他的福赶上了去学 校拿到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得请他吃饭。仁惠带泰山来吃虾,给他拨好了给他,仁惠心情很好,一直说着。奇怪泰山怎么没吃,以为他不喜欢吃虾。泰山说喜欢,把 虾吃了下去。

其实泰山吃虾过敏,但是为了仁惠还是吃了很多,身上开始起红点。仁惠觉得他话很少,泰山忍着过敏反应装作没事的样子继续吃着,勉强回答着仁惠的 话。仁惠继续问着之前的事,泰山突然站起来说先走了。仁惠很奇怪。第二天来他上班的酒厂找他,同事说他身体不舒服没来,吃了很多本来不能吃的虾。仁惠才知 道他原来虾过敏。

泰山在家里躺着很难受,仁惠找到家里来。看到泰山的样子,仁惠哭了,担心地冲他喊明知道过敏为什么要吃那么多虾,会丧命的。泰山看到有人这样关心他很感动。怕自己喜欢上她对她伤害,不敢看她,要她出去。仁惠带着粥来让他喝,他很惊讶。

仁惠跟医生讲述着以前的事,说泰山以前是那么明朗单纯的人。医生奇怪怎么对秀珍和仁惠就这样了,仁惠觉得是他的心变了。这时仁惠看到了泰山的新闻。

文一石的人帮他伪造了昨晚在会议室的证据,他还是很担心。奇怪怎么没听到来逮捕自己的消息。赵议员也得知了泰山好像不相信朴载京。

朴载京在家里,部长来找她。说不能让文一石逍遥法外。朴载京说逮捕文一石没有证据,也没有目击,还得说清为什么抓朴载京,因为没有证据不能说明文一石和赵议员的关系。

金先生去调查泰山的药的来源。

泰山一个人在岛上走着,跌倒在地。想着一定得遵守约定。还得找到相机,他觉得相机一定在万锡那,觉得对不起万锡。突然想起了万锡女友英子。他爬了起来又倒下去,晕了过去。

英子拿着相机删着万锡的照片哭着,朋友要把相机给扔了。

局长和厅长找来了部长和朴检察官还有刑警们问责。刑警们觉得泰山是卷进了大案子。承佑思考着,回想着泰山之前说过的话,他是被冤枉的。又去网上看泰山的视频,看到了泰山接触过的人的采访,也是说他没杀人。

仁惠在医院里等着泰山的电话,觉得泰山一定会打电话告诉她他还活着的。这时秀珍跟妈妈说知道昨天小说的结局吗,仁惠没听到,在想着泰山的事。这 时承佑打来电话,仁惠很快挂了,怕泰山来电话接不到。秀珍问妈妈为什么撒谎,她说是重要的人的电话,秀珍问是谁,她说手术之后就会告诉她。

泰山睡在丛林间,想着8年前泰山过敏后,喝着仁惠给他做的粥。仁惠打来水,递给他毛巾,他不好意思地接过去,不敢正视她。仁惠知道了他叫泰山, 自我介绍自己叫徐仁惠,泰山一直不敢看他,也没说话。仁惠看着他的样子很好笑。泰山昏睡着。这时女儿的影像出现了,把泰山叫醒,泰山笑着看着她。秀珍问他 怎么不跟载京走,为什么要逃跑呢,载京会帮他的。泰山说正是知道才不能跟她走,他没有相机,进去就是死。在女儿的提醒下他想到了相机可能在英子那,想到万 锡有些伤感。

泰山突然想起了得吃药处理伤口了。秀珍说他没有水,药很苦的。泰山说着药一点也不苦,没有水也能喝。说着吃了起来,看着女儿微笑着。

泰山来到一户人家里,趁主人出门,拿了衣服鞋和吃的,带着帽子。吃了起来。他看到一辆货车,想象着电影里的画面,怎么抓着在车下呆着。可是肩伤不行。他发现车的下面有空档,就藏了进去。

赵议员说自己要去竞选首尔市长。

朴载京他们继续调查着赵议员和泰山。赵议员行踪规律。他觉得泰山一定会打电话给仁惠。支部长找来朴载京,她发现一旁坐着赵议员。赵议员询问泰山案子的事,说听说载京帮助泰山逃跑,还有一起坐车的视频证据。

班长上班,发现承佑一晚没回家,奇怪他怎么对泰山的案子这么专注。这时系长给班长打电话,班长很惊讶,告诉承佑说载京和泰山是一伙的,是赵议员拿来的资料。承佑跑了出去。

这时电话响了,是泰山打来的。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