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9集剧情

赵议员找到警察局说朴载京帮助泰山逃跑,还伪造了证据,载京很愤怒想象着,她大喊说她是被文一石抓到差点杀害,检察长问她怎么不抓他,她说要连赵议员一起抓。而事实上,她什么也没说,说不可理喻,是伪造的。赵议员说她也不认为是她,只是来提醒他们小心被媒体知道。

朴载京想着他们一定已经把证据销毁好,做出她被张泰山绑架的证据。

得知朴载京和泰山一起的视频的事后林承佑跑了出去。刑警们进来,接到了泰山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见到了张泰山,描述了他的样子,警察们信了。

检察长让载京停止调查那个案子,部长也在,他知道载京的事。但两人都解释不了。这时承佑来了,替载京作证,说当时他们在一起调查,证明了有人诬陷她。

载京出来问承佑为什么这么做,虽然感谢他也不会把他想知道的告诉他。承佑猜到载京要调查的人是赵议员。承佑说他不希望仁惠知道他已经知道是张泰 山,他对泰山的事很好奇,载京告诉他是他爸爸检察厅长让把泰山尽快带到检察院的。载京说不想因为他的私事共享她知道的事,承佑说他会自己调查。

赵议员知道了林承佑帮载京做了不在场证明。

泰山支开了他家附近的警察,回到了家里。看到地上万锡的血,他哭着擦了。拿好了东西,去洗了澡,吃着抗生素药,想着现在开始不能再受伤了。

警察们去搜查桑拿房。

泰山趁机在家里拿了必备的东西和衣服,看到了万锡枕头里放的钱,想起了之前和万锡在一起的事,伤心地哭着。他把钱和一些有用的东西都带上了。临走前看到冰箱里的火腿,想到了万锡,这是他最喜欢吃的东西。

泰山在桌上放了切好的火腿和酒,跟万锡说着对不起,是他给他家的感觉,却都没能跟他说声谢谢。这时女儿的影像出现说现在说也不晚,他按照女儿的话跟万锡说了谢谢和我爱你。他原本说的是我爱过你,女儿说爱是不会因为死而结束的。

泰山哭着说对不起,如果能挽回的话,他想挽回一切,如果他死了见到他会偿还他的。下辈子还做他的哥哥,那时他要做个靠谱的哥哥。泰山给他倒了酒,行了礼。泰山带上了帽子墨镜走出了家里。

朴载京回到了刑警队,刑警们回来说没找到泰山。载京听了打电话报警的声音是泰山的,她立刻来到泰山家里,发现他已经来过了,还给万锡摆了祭。奇怪他一个逃犯居然把该做的都做了。她觉得泰山会联系仁惠。

泰山来到万锡女友英子的店旁边看着。

仁惠在等着泰山电话,觉得他如果活着就应该打电话的。秀珍看到妈妈一天都在祈祷,说上帝该生气了,都答应了要捐骨髓,继续祈祷的话就是不信任, 既然选择了信任就应该相信。这时电话来了,是泰山,仁惠很高兴。仁惠怕一边的秀珍听到,说一会再打给他,泰山说不行,她只要听他说就行。他要去拿东西得让 仁惠帮忙,约在3点百货见面。挂了电话,仁惠看着秀珍,秀珍笑了。

杀手金先生来到给泰山治伤的韩会长住处,拿着刀,但没找到人。

泰山给帮他的韩会长打电话,电话那头说他知道了,已经跑好了,逃离了那个村子。挂了电话泰山笑了,还好没连累他。

朴载京去医院找仁惠,收到了短信说泰山来信号了,他去监听了泰山给仁惠的电话,得知要拿的东西就是数码相机,她确认了原来相机不在泰山那。陶警官说泰山真大胆,敢骗文一石。载京回忆着当时泰山对文一石说的时候手一直在抖,该有多恐惧呢。

金先生说找到了帮泰山的人,但已经溜掉了。文一石发现自己被骗了,泰山根本没有相机。他很生气被他耍了。

泰山突然回想起来当时文一石的车撞倒他时车上坐的是美淑。

文一石得知赵议员拿着视频去找警察很生气,两人开始各自担心自己,关系有些紧张。赵议员让文一石调查林承佑,他回想起了看到他和仁惠在一起的事。

承佑想不通赵议员和泰山有什么关系,决定从最开始的仓库查起。

朴载京开会说明天要抓泰山,承佑听了给仁惠打电话,没直接说想问仁惠明天下午在不在医院。朴载京看到他,承佑知道她是监听了仁惠的电话。承佑问载京不是想知道他为什么对泰山那么感兴趣吗,他开始回忆。

几年前,承佑抓完犯人在街上遇到仁惠被坏人抢包,仁惠不给,那人打了仁惠抢了包,承佑上前把包追了回来。帮仁惠把东西捡了起来给她,仁惠打开钱 包看钱没少,承佑发现就那么一点钱她就那么在乎。仁惠又去捡掉到地上的苹果,承佑好奇,她说还要吃呢,承佑帮她捡。他当时看得仁惠的样子,一个人晚上自己 不知害怕在街上走,就因为没有打车的钱。他开车送仁惠去幼儿园,其实她是去接孩子,他以为她是幼儿园老师。是泰山让仁惠过成那样的,没有钱的生活,辛苦又 累。朴载京说泰山可能是有理由。承佑说因为他抛弃了仁惠才让仁惠变成那样,所以他讨厌他。说帮他伸冤后让他走远一点。

泰山晚上回到了当铺,找当时的监控。躺在沙发上,回想起以前。

泰山搬完啤酒碰到了仁惠,仁惠过来打招呼,泰山不敢看她,要她快回家,这小区危险。他要走,仁惠拦住他,其实她是故意来找他的。仁惠问他为什么 和她打工结束的时间一样,总骑着摩托在她下班的地方。泰山说以后不会去了。仁惠说出了他的自卑,他俩的条件身份差太多。泰山要走,仁惠说她经常想起他,很 主动要一起吃饭。泰山则担心很多,怕伤害她,跟她说不要后悔,让她走就走吧。仁惠没放弃,她知道他喜欢她。最后泰山面对她屈服了。

泰山停止回忆想着要是他阻拦时仁惠听他的话多好,就不会伤害到她了。他又想起了文一石,连忙起来又有了斗志。

朴载京他们在布置明天抓泰山的计划,好奇文一石身边那个秘密武器。那边,金先生在跟文一石汇报计划,他知道警察们的所有计划。文一石要他小心点,不要再杀人和露脸了。

第二天下午仁惠坐车去百货。警察们也都伪装到位。载京在安排着。远处金先生也用望远镜看着。

仁惠来到约定的地方,这时一个伪装的刑警认出了仁惠,知道是承佑的未婚妻,告诉她这里危险让她离开,仁惠明白了他们要抓泰山,连忙跑下楼。承佑看到了她。

朴载京看到一个伪装着像泰山的人来到三楼,所有警察全都向三楼奔去。

这时在外面,泰山带了假发穿着大衣戴眼镜。之前他们看到的人不是泰山。

警察们封锁了百货,金先生在几个地方安装了炸弹。

一边,泰山从对面的楼顶拿着望远镜看着这边。仁惠从外面的楼梯出来了。泰山连忙跑下去。这时跟泰山在一边拿望远镜看的金先生发现了泰山,连忙下去追。

这时仁惠接到电话,是泰山让她马上去医院。

百货里,警察们抓住了那个打扮向泰山的人,发现不是,朴载京很生气,连忙封锁通道。

泰山准备过马路,金先生追了过来,泰山从影子那看到了他,转过去跟他对话。趁他不注意,连忙逃跑。

泰山上了公交车,金先生追了上来,泰山跳车,车开了,金先生叫司机停车,他不停,想起了文一石的话他不能被发现和杀人了,只好看着泰山逃走。金先生很生气。

被抓的人是受电话委托扮成这样的。朴载京觉得泰山应该有些发觉被监听了。承佑突然想到什么。

仁惠回到医院,很着急。泰山看到她一把抱住她把她带到角落,跟她说对不起,他早就发现被监听才告诉仁惠一定要三点整去,结果仁惠去早了。

仁惠把他拉到边上,很担心他,觉得他用这满是伤的身子怎么经受住那种逃亡的。泰山说反正秀珍手术的时候也要回首尔,说让她担心了,连忙又说不是担心他的意思,是让她担心手术了。泰山跟仁惠说她的手机被监听了,泰山跟她说对不起,现在只能她帮忙了。

承佑知道了监听了仁惠手机的事,开车往医院去。刚好遇到了仁惠,问她去哪了。仁惠跟他说了实话。承佑因为他们联系没告诉他很生气,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联系,仁惠告诉他了泰山是给秀珍捐骨髓的人。

泰山走出来,想起了刚才给秀珍买的发卡还没给,又回到了医院,看到了承佑和仁惠在一起,承佑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告诉他,说秀珍对他就像是女儿。这时仁惠看到了泰山,承佑也转过头去,看到泰山。

秀珍距离手术又近了一天。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