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10集剧情

泰山回医院找仁惠想把发卡送给秀珍,刚好碰到了承佑和仁惠在一起,他才知道仁惠的未婚夫是林警官。

仁惠和承佑看到了泰山,仁惠一把抱住承佑让泰山快跑。

仁惠跟承佑说泰山不是杀人犯,并把之前泰山跟她说的跟承佑说了,说他被抓就会死,是为了救秀珍才逃跑。承佑不相信,还很生气仁惠不相信他。

泰山跑了很久,停下来回想承佑是审问他的警察,他跪地哭了起来,觉得仁惠该多丢人,多难于启齿,她的未婚夫抓的逃犯是自己孩子的爸爸。泰山懊恼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活着。

回想起了8年前,文一石用仁惠和肚子里的孩子威胁他的事。泰山醒悟这都怪他,是他自己害怕了。他觉得还自己清白。

得知泰山跑了,文一石很生气。他们发现了仁惠和泰山有联系,叫人去查他女儿手术日期。

仁惠在医院回想着泰山刚才看到她和承佑一起的表情,有些担心。仁惠看着秀珍的画,秀珍说这是太阳和山儿故事的后续,说山很寂寞很可怜。

朴载京给仁惠打电话叫她出来。载京把她知道的都跟仁惠说了,说她知道一切,让仁惠劝他,拿了相机自首,载京会保证他的安全。仁惠说会考虑。载京 跟仁惠说了8年前泰山进过教导所的事,说是被威胁代替去的,可能是身边重要的人被威胁,这次不让仁惠说也是这个意思。仁惠很震惊。载京说泰山可能是为了保 护她和秀珍。仁惠明白了8年前泰山抛弃她的真正理由。

承佑很生气地找载京问她怎么不早告诉他泰山要给秀珍骨髓的事。载京不得不把这些事跟承佑说了。承佑问除了赵议员还有谁诬陷泰山。

文一石知道了承佑、仁惠和泰山的关系,也知道了秀珍的手术。

承佑决定重新查案子,给泰山伸冤。看着文一石的照片突然想到在医院见过,想起了载京说的秀珍会有危险的事。

承佑来找文一石。想让文一石不要动秀珍和仁惠,文一石却反过来威胁他,让他劝仁惠交出相机,他会放了泰山。承佑没听。

承佑安排了人在医院看守。承佑跟仁惠说让她劝泰山来他那自首,他会保护他的安全。

泰山来到当铺查电脑,在电脑里发现了事发那天的聊天记录。

赵议员在和美国的智障儿子视频,看着儿子很想念,儿子在等着她去接他。6天后她就会去和儿子一起生活,等慈善会后。她看着机票。

赵议员去竞选首尔市长。

泰山用医院电话给仁惠打电话,结果也被载京监听了。要跟仁惠见面。仁惠要出去,秀珍不想让她出去,仁惠哄着她,她答应了。

仁惠先来到店里,然后再出去,结果被载京安排的人和承佑两个人跟踪了。

地铁站被载京安排了好多便衣。

原来仁惠和泰山早就发现被监听,已经安排好了对策,仁惠甩掉了载京的跟踪。但承佑还跟着。

载京发现被骗了,可能他们已经见过面了。原来之前那个电话的内容是上次见面时两人安排好的。

仁惠直接去了万锡女友英子的美甲店,找英子要相机。仁惠按着泰山说的做。可是英子说相机好像被她朋友扔了,说要问问。仁惠拿到了地址和联系方 式。想起了泰山让交给英子的戒子,就说是万锡要送的。仁惠看着想起了8年前她给泰山过生日的事。她送给泰山戒子和信,泰山看着信哭了,仁惠是第一个感谢他 生在这个世界上。泰山跟她讲着自己的事,妈妈在他生日那天自杀,在海带汤里下了毒。仁惠抱着他安慰他。

仁惠伤感着,承佑躲在一旁看着。仁惠走后进店里去问。

泰山乔装在咖啡店里等仁惠,仁惠晚了一点开了车。仁惠用别人手机给泰山发短信让他出来上车。仁惠说她要帮他去拿相机。

仁惠把车开到别处,仁惠说约定时间是晚上,担心他被抓才来这。两人对起话来,泰山跟她道歉,让她难堪了,如果知道她未婚夫是刑警就不找她帮忙了。仁惠生气地说他怎么那么傻那么狠心。两人下车靠在车边。

仁惠哭着问他8年前到底坐没坐上远洋渔船,他当时是骗她的对不对。她知道他没有抛下她和秀珍,她责怪他为什么不为自己辩解。泰山只说了都过去了。

承佑来医院陪秀珍聊天,给秀珍讲他和妈妈的故事。承佑问秀珍他足够当他爸爸了吗,秀珍犹豫着说好像是这样。

英子跟朋友说了,跟警察报了警。

仁惠把泰山送到地方,给了他新手机方便联络。泰山把上次给秀珍买的发卡给了仁惠让她转交,说等她好了的时候戴。两人告别。

泰山找到了买走相机的大学生,拿到了相机,那学生说这相机不能拍摄视频。泰山拿到相机很高兴。

距离手术又近了一天。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