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14集剧情

文一石从医院把秀珍骗走了,推着她去无菌车。

泰山被视频通话控制住,不得不按要求的导航开车。泰山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分析了仁惠、文一石的话,觉得是秀珍有危险。泰山连忙转向。

载京也感觉出了什么问题,借用送快递的摩托车出去,躲过了文一石的监视。

电梯里,秀珍回想起爸爸的话,说手术那天他才会来。秀珍故意把鞋弄掉让文一石去捡,自己跑进了电梯。

秀珍跑回楼上,去叫医生,但医生都晕倒了。秀珍的另一支鞋也掉了。文一石想起了之前交代过秀珍不能在外呆超过20分钟。秀珍回到房间,文一石也追回楼上。

秀珍躲了起来,文一石到处找没找到。秀珍又藏到柜子里,文一石发现了柜子门没关严。这时泰山赶到医院,拼命往上跑。泰山发现了晕倒的医生和秀珍的鞋。泰山跑了进去。

文一石发现了秀珍,刚要去抓她,这时传来泰山的喊声,他赶来。文一石躲了起来。因为没消毒泰山没法进,在门外大喊着。秀珍看到是爸爸,跑了出来,要给爸爸开门,爸爸说没消毒不让,让她快回无菌室。秀珍回去了。泰山很气愤文一石居然再打女儿主意。

泰山刚要找人,发现了文一石在里面。这时,载京也赶来了。泰山拜托载京照顾秀珍,他去追文一石。等候的人很奇怪怎么还没出来。

泰山追到文一石抓着他打,两人打了起来,文一石有些打不过泰山,被泰山压到楼边,但泰山说他不会杀他,要让他坐牢。

文一石跟泰山说他会后悔今天没杀他,他抓不到他。文一石说仁惠和秀珍会没命。泰山说他可以动他,但是动不了仁惠和秀珍。泰山走了,文一石给手下打电话让去照相馆。

承佑来到照相馆,门口有两个守卫。泰山他们通过之前的照片知道了仁惠被关在里面。承佑要往里闯,得知里面只有仁惠自己。仁惠听到了承佑的声音。 承佑把两个人打倒,用枪打开门,来救仁惠,抱住她。承佑知道她希望的是泰山来救她,仁惠知道一定是泰山让承佑来救她的,因为泰山不能出事,他是孩子的生命 线。承佑告诉她泰山是要跟他一起来的。

泰山接到载京电话,得知仁惠和秀珍都安全,泰山才松了口气。载京让他自己过来看秀珍,说秀珍在找爸爸。

正式见女儿,泰山很紧张。女儿拉开帘子,帽子上带着他送的发卡。两人问好。泰山看着孩子这么懂事聪明很感动。两人贴近,秀珍悄悄祝他生日快乐,说妈妈还给他做了海带汤,让秀珍替她祝贺。秀珍把自己画的贺卡给泰山看,泰山感动地哭了。秀珍说高兴要笑,两个对着互相微笑。

承佑带仁惠回到医院,泰山躲在一旁看着放心了,觉得承佑人还不错。

文一石得知仁惠被就走很生气。

仁惠回到病房抱着秀珍说她一定吓坏了吧。秀珍反倒觉得很有趣,说爸爸像超人一样出现了。奇怪爸爸是怎么知道的,很神奇。秀珍突然吐了,说难受。承佑在外面看着她们心里也很难受。

承佑出来见载京,载京说泰山在等她,他们还有事要做,承佑让之后的事也让他知道一下。仁惠出来,问载京泰山在哪。

泰山等着,看到了仁惠,仁惠感谢他救了秀珍,更感动泰山还记得她的信号瞳孔照片,泰山说要忘的事还多着呢,因为仁惠傻傻的事还多着呢,才会遇到 他这种人。很感激仁惠还记得他这样的人。仁惠说因为这次救秀珍的事,她就取消这8年没有陪在秀珍身边的怨恨取消。泰山觉得仁惠怎么这么容易原谅他。仁惠说 想要原谅他,这样他才能原谅自己。两人说了手术日见,互相要彼此注意安全。

承佑去调查医院监控,都被弄坏了。

泰山和载京在外面吃着东西,两人谈论着抓文一石的证据,泰山拿出了录音机给载京听。载京说凭这个不能抓文一石,泰山说能,想让黄大俊和文一石分开,让黄大俊作证。载京则找到了抓赵议员的证据。时间有限,只有在手术前把文一石和赵议员都抓了他才能光明正大地进手术室。

泰山翻墙去偷拍赵议员。

文一石家里也有个密室,他进入密室,拿了东西和钱。

泰山把金先生的资料给韩寺国看。泰山奇怪他怎么觉得金先生像他儿子。他回忆着,小时候,他为了不让孩子跟他一样打打杀杀,给他衣服上别一支钢 笔。有一天他在家门口消失了,地上只剩下一支笔。他们很奇怪丢失的儿子怎么会跟文一石在一起。泰山问是因为同病相怜才帮他的吗,他说人之常情。泰山很有感 情地看着他,很感激。说等他手术完帮他查儿子的下落。韩寺国则觉得他连自己都救不了还帮别人呢。

一边,文一石说现在只剩到手术那天决一死活了。让手下不要心疼钱,尽管用。又让人加派人手监视载京家和承佑。手下提议让文一石放弃泰山,他很生气骂了他,说按他的要求做,手术那天抓泰山。

这时泰山给文一石打了电话,给文一石听了黄大俊和石头的录音,文一石很恼火。泰山又给黄大俊打电话说文一石让他替进监狱。随后文一石把他叫回家。

文一石让黄大俊除掉泰山。承佑又找来黄大俊威胁他把有情人的事告诉老婆。

黄大俊很郁闷,这时泰山来找他,他要打泰山反倒被泰山打了,泰山猜到了文一石跟黄大俊说的话,说只是测试他而已。泰山又把录音给黄大俊听,说如果弄不好他会变成泰山这样子。黄大俊想打他,又被泰山打了,他很惊讶。

部长找来陶系长问载京最近在干嘛,都没有消息。

载京去找小报记者,要跟他爆料小道消息。那个记者认出了载京检察官。他跟载京说了上次的小道消息赵议员让报,权力的力量是巨大的。他觉得她不是之前认识的赵议员了。载京说又有小道消息的话他还敢报道吗。

警局刑警们在调查黄大俊的事。刑警们轮班看守医院,今天轮到另一个人。

承佑他们去调查夜店。

文一石和赵议员互相抱怨,文一石说她当今的地位有一半是他的功劳。文一石威胁赵议员,让她等帮他把事情都办完才能离开韩国,否则他不给钱。赵议员想终止拍卖,文一石威胁她没有钱是没法生活的。她很生气。

载京给泰山拿来了东西,两人在计划什么。

金先生在收拾枪,后备箱里的手机收到了短信,是韩寺国发的。

泰山再次乔装,来找赵议员。说是替记者跑腿的,询问有关成俊的事。泰山进来,表明了身份,并把拍的她豪宅照片给她看。赵议员不得不跟泰山谈。泰山要赵议员帮忙把文一石绳之以法,说他只想救女儿。泰山边用情打动她,边威胁。一旁载京等在对面楼,拍着泰山和赵议员谈话。

泰山按照之前设计好的话跟赵议员说,请求她让国民保护他,他来抓文一石。赵议员被说动了,同意了泰山的要求,泰山还要他们之间立个协议。载京把一切都拍下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