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Two Weeks > Two Weeks

Two Weeks第16集剧情

文一石来到一个手术室,举起了刀。另一边,金先生也来到了另一个手术室,进来一看,里面是韩寺国。他把手中的笔盖进了金先生别着的笔帽里,告诉他他的名字。金先生有些记起了以前的事。

文一石把刀扎了下去,发现里面是枕头。

原来泰山早有准备,和载京商量了对策。他知道抓不到文一石,秀珍和仁惠以后也有危险。他想引诱文一石抓住他。故意透露出提前一天抽骨髓的事。这时韩寺国也回家听到了他们的计划,建议他们安排两个手术室,这样金先生也能抓到。

载京安排警察行动,故意让之前泄密的人透露给文一石。那人之前已经认错了,是受到威胁,之前才会那么做的。他帮助载京他们让文一石上钩。

泰山接受检查都很正常。

警察们事先也把文一石能够收买的人先打过招呼了。监控室的人是假装按照文一石的要求做。一发现文一石他们来,警察们都聚过去了。文一石早有准备,安排了逃跑办法。警察们又没有抓到他。

泰山在门口车里,载京吩咐他不让他出来。

警察们得知文一石向地下停车场跑了。泰山还是下车了。刚好遇到文一石开车出来,他跳上了文一石的车。载京通过确认监控知道泰山上了他的车。

泰山追到文一石,把他从车里拽出来。文一石上车跑了,泰山开车追。最后追到了文一石。

泰山和文一石对峙。两人打了起来。泰山好不软弱,占据上风,把文一石打倒在地。

载京那边找到了文一石车的位置。

一边,泰山追着文一石打,把这些年的怨恨都发泄了。泰山把文一石打晕,然后绑了起来,留在那,离开了。

文一石醒来想用火解开绳子,结果身边都着了起来。

警察们来了,看到泰山,泰山告诉大家文一石在后面绑在车上了。还没等大家过去,那边爆炸了。

仁惠得知泰山没事在医院门口等着,载京把泰山送回来。仁惠抱住泰山,泰山也犹豫着抱住他。承佑来了,看到他们抱在一起。

文一石受了重伤被捕了。赵议员得知了这个消息。

手术前泰山去看女儿,看着女儿睡觉的样子微笑。泰山进了手术室抽骨髓。

秀珍在病房里抱怨妈妈手术前不让她见一下爸爸。妈妈说爸爸让把一个本子交给她,把她手术后想做的事都写下来。秀珍高兴地写着。

泰山醒了,发现载京在他病房里,她说秀珍在接受骨髓。泰山奇怪她怎么在这,她平静地说赵议员应该在进行竞拍。泰山要去看秀珍。载京说先给他看礼物。告诉泰山黄大俊自首了,泰山8年前的罪也洗清了。

泰山来看秀珍。看着自己抽出的骨髓移植到秀珍身体里。秀珍笑着跟他打招呼。泰山微笑地看着秀珍和仁惠。医生向泰山说了移植之后秀珍要休息多久的事。

赵议员成功完成拍卖会,林室长替文一石拍下东西,钱归赵议员。之后,林室长也被抓了。

赵议员在机场准备走,载京来了,以私贩毒品逮捕了她。原来他们早就猜到了赵议员竞拍背后的事,是贩卖毒品。审讯室里,赵议员准备吃药自杀,载京给她看了儿子发来的视频,拿着画着她像的画,说想她,等她来了送给她。载京抢走了她手里的药。说把他儿子安置在一所福利院。

法庭上,泰山洗脱了前科罪。载京还是继续当了检察官。泰山感谢了她和部长帮他洗脱罪名。载京觉得杀害爸爸的凶手终于真相大白了,可以安心了。载京感谢泰山,帮他抓住了文一石和赵议员两个人。祝贺泰山成为自由人了。

泰山回到了和韩寺国一起住的地方,韩寺国喝了酒,泰山知道他心情不好,询问他儿子的事,他说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挺听话的。金先生是没有记忆的,杀人都不知道。韩寺国给泰山钱,说是慰问金,他儿子杀了他好朋友还差点杀了他。

泰山不怪他,说要谢大叔的事更多。韩寺国则说不帮泰山就不会找到儿子小峰了。泰山还是很感谢韩寺国。泰山把钱还给了他。

韩寺国问他不想跟他一起过吗,泰山知道他是担心他。跟他说秀珍明天就从无菌室里出来了。韩寺国说现在是真的要跟女儿相逢了,他笑着说是。

普通病房里,秀珍在等着爸爸。泰山来了,秀珍叫爸爸。泰山来到女儿身边祝贺她走出无菌室,和她握手。把当初女儿给他的小丁丁玩偶按约定还给她。 秀珍下床抱住爸爸。他蹲下来摸着她的脸,女儿也摸着他的脸,说好神奇,每天都在玻璃窗外看,这么近距离看爸爸的鼻子好漂亮。泰山笑着抱着女儿,仁惠看着他 们微笑。

载京把房间里有关案件的东西拿了下来。一个人坐着吃饭。好像又看到了美淑跟她说话,哭着跟她说对不起和谢谢,美淑帮她擦掉眼泪。

文一石的眼睛被烧坏了,在监狱里吃着东西。赵议员在另一个房间关着。金先生一直都能收到爸爸的来信。

刑警们在一起聚餐很欢乐,之前的内奸不当警察了开起餐馆。

秀珍出院,帽子上带着爸爸送的卡子。承佑来了,给秀珍送礼物,祝贺她出院。承佑也被停职了。帮秀珍收拾东西带她们出来。

泰山在医院门口等着,承佑把她们交给他。秀珍跑向爸爸,泰山抱住她,让她骑在脖子上。承佑笑着看着秀珍。仁惠则有些抱歉地看着承佑。

一家三口去郊游,一起玩着踢球很开心。秀珍和爸爸一起画妈妈。泰山看着仁惠时有些不好意思。女儿问爸爸喜欢妈妈什么地方,泰山说仁惠不会因为表面的事而误会他,而是理解他。仁惠想着初次见面的事。

泰山帮仁惠和秀珍准备吃的,她们笑着看他手忙脚乱。仁惠看不下去要帮忙,泰山说今天说好都是他来弄。

晚上,三口人一起吃着饭。秀珍问爸爸住在哪。泰山说他犯了很多错误,还没挽回所有错误,等挽回了就告诉她。

晚上,秀珍睡在爸爸妈妈中间,一家人握着手微笑着。秀珍要爸爸唱摇篮曲,他想不起来怎么唱,仁惠也坐起来。秀珍让他唱知道歌词的完整的歌,他喜欢的就好。

泰山开始唱了,秀珍微笑着闭上眼睛。仁惠望着他,想起了以前他们在一起时是她给他唱的,她很喜欢的歌,当时泰山假装讨厌这歌词,说是分手的歌, 仁惠则说是永远的爱情。当时仁惠跟泰山说让他不要去文一石的酒店工作,不适合他。泰山说他会退出,给他一些时间。仁惠说会等他的,他低头吻了她。

回到现实,泰山跟仁惠自己没脸见她,为之前的事道歉,仁惠也道歉说当时应该相信他的,他是不会那么做的,她应该查清真相。泰山说秀珍像仁惠,成 长得如此好。秀珍在帐篷里听着爸爸妈妈的谈话。泰山很心痛,连女儿的提问都不能回答,过着那样的人生,感觉没有资格做爸爸。8年后才见的女儿,那8年他却 过着混混的生活。

仁惠相信他以后不会那样了。泰山说自己想成为秀珍无论何时都可以放心去找的爸爸。仁惠相信他可以办到的。泰山摇头,说做那样的事得先成为那样的人。仁惠明白了,泰山今天一天把秀珍想做的事都做了,是为了离开。秀珍听着哭了起来。

泰山说秀珍需要爸爸,他不能因为仁惠的宽恕留在她们身边。泰山不想让仁惠错失承佑那么好的人。

仁惠说着之前和承佑一起说的话。承佑也跟仁惠说起泰山的事,说没办法对他们三个的感情视而不见,只好退出。仁惠说他们都需要时间,跟承佑表示抱歉。

仁惠说承佑是个好人,自己看人还是很准的。说别担心她们,按泰山自己的意愿做。泰山说以后想见女儿会让见吧,仁惠肯定。仁惠说着秀珍想见爸爸时他有义务要见。泰山说不会忘的。

晚上,三个人躺在一起,都没有睡着。秀珍过去抱着爸爸,泰山把秀珍抱在怀里,仁惠看着他们微笑着。泰山流下眼泪。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