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密战太阳山 > 密战太阳山

密战太阳山第2集剧情

萧记茶楼里宾客满座人声鼎沸,风骚的老板春琴和掌柜王阿发招呼着客人,陶然悠闲地喝着茶,却时刻在搜索观察着身边的客人,目光定在某张桌前的“田七”身上,靠窗而坐的“田七”慢悠悠地喝着茶,但是神情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似地将目光瞟向楼梯口,“甘草”从楼梯上来,走到“田七”桌前将报纸放下,像是熟人般坐下来,坐在桌边的钱为民悠闲地喝着茶,看着聊天的两人,手指看似不经意地敲击着桌面,将摩尔密码发给了对方。 狄以臣和同事们隐蔽在街角紧张地注视着不远处的茶楼,宗飞向走过来的刘元成汇报着包围茶楼的情况,刘元成下令行动。 茶楼里依然人声鼎沸,钱为民正准备起身走到两人身边,目光不经意间从街道扫过,突然闪过一丝的惊疑。 狄以臣和同事隐蔽在各处,但是目光却是时刻瞟向茶楼,刘元成带领下属们迅速走进茶楼。 “田七”和“甘草”看着钱为民,钱为民敲击着桌面,将街道上的可疑情况告知对方,“田七”和“甘草”相视迅速准备起身而去,这时楼下传来了混乱的声音,紧接着刘元成带领下属们冲了上来,“田七”和“甘草”立即掏枪射击,“甘草”当场中弹身亡,顿时整个茶楼混乱不堪,钱为民和陶然都故作恐慌躲藏在人群里观察着,“田七”看着同伴被击毙后准备跃窗而逃,钱为民不经意地抬脚将凳子踢出,阻拦住追赶的下属,“田七”从窗口跳出。 人们在街道上惊恐四散奔跑,“田七”与特情局人马且战且退,狄以臣和宗飞迅速追赶,刘元成带领人马突然拦住“田七”前路,“田七”开枪射击,却被刘元成击毙。 茶楼全部客人被带回特情局拘押在房间,杜杰亲自调查每一个客人,钱为民仔细观察着,杜杰对钱为民进行调查,钱为民无法在当地找到担保之人,杜杰虽然对他身份非常怀疑,但是看到他谈吐不俗的言表不敢轻易造次,于是请薛子琪亲自审查。 薛子琪决定对这位来路不明的客人亲自过问,不料却发现对方竟然是分散多年的好友,两人相见分外惊讶。 薛子琪在酒楼宴请钱为民,钱为民询问茶楼枪战之事,薛子琪借口例行检查敷衍过去,同时询问分散以后这些年来的情况,钱为民告知因为父亲钱国义担任汪伪政府官员,自己受到牵连遭到冷遇被排挤到闲职,如今又为顶头上司来到家乡置办私人之事,薛子琪待要追问,钱为民却是找借口敷衍过去。 薛子琪将钱为民安顿在客栈,随后赶回了特情局,刘元成前来汇报,告知已经将两名死者身份调查清楚,是代号“田七”和“甘草”的中共谍报人员,而且从死者家中搜出了部分文件,薛子琪命令他秘密调查钱为民的情况,刘元成离开,薛子琪翻阅搜查到的机密文件,看到文件上“断肠草”的名字突然愣住了,随后陷入沉思,自己与“断肠草”交手的往事一幕幕重新闪现在脑海。 米行的房间里灯光如豆,陶然与杨海亮讲述在茶楼枪战发生的经过,并表示自己没有完成好任务,这次老板一定会重重处罚自己,杨海亮告知老板已经发来通知,不仅没有责怪他,反而夸奖他制造的假电报非常成功地挑起了国共双方谍报人员的争斗,陶然非常高兴,杨海亮告知老板现在命令他必须跟踪出现在茶楼的可疑人物,尽快使得“无双计划”实现,陶然告知已经查到可疑人物钱为民下榻的客栈,杨海亮问及“无双计划”的具体内容,陶然告知自己也不知道,并让他不要乱猜测。原来杨海亮本名田中敏郎,陶然本名宫本健一,两人都是日寇谍报人员,借助米行掩护身份为日军侵略中国做着工作。 钱为民从客栈出来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决定来到紧急联络点准备进行接头,却通过墨镜的反射发现有不明身份者在跟踪自己,于是立刻决定取消接头行动返回了客栈。 春琴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王阿发推门进来,春琴询问接头情况,王阿发告知没有联络到前来接头的“当归”同志,春琴与他分析当前的情况,认为两名同志的牺牲绝非偶然事件,无法判断“当归”是否叛变,如今一切都必须谨慎从事。原来春琴和王阿发都是中共谍报人员,代号分别是“莲子”和“芡实”,在“白果”行动失败后,中共指派代号“当归”的同志前来接头,两人负责接应,让对方与代号“郎中”的地下党员协商为新四军筹集军饷,同时取走武夷干校名单之事,可是没想到出师未捷,就发生了茶楼枪战事件。 钱为民回到客栈房间仔细检查,果然发现特意留下的痕迹被人动过,同时从店伙计的口中得知曾经有异常的人出现在客栈,由此推断出自己已经被完全监视,面对这样的情况,钱为民决定静观其变。 薛子琪询问茶楼线索的来源,密电处处长丁秋生告知是来自于破获的神秘电报,但是找到发报地点却是人去楼空,薛子琪向他询问对这此事的看法,丁秋生表示很难有定论。 刘元成匆匆回来,向薛子琪报告搜查发电报处的情况,告知根据现场调查的情况来看,在撤退时完全是从容不迫的,显然不是被发现临时决定撤退的样子,薛子琪让他抽调数名精兵强将组建一个行动小组,等待将来有重大任务执行,刘元成想问世什么重大任务,薛子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叮嘱他必须小心谨慎从事,暂时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刘元成领命而去,薛子琪看着他的背影,从抽屉里拿出早已经写好的“钟馗行动”沉默不语地看着。 钱为民独坐客栈房间,特情局人员前来给他送信,告知薛子琪已经在酒楼备下酒宴,钱为民从客栈出来发现有跟踪者盯梢。 钱兰与袁慧说笑着和学生们从女子学校门口走出来,不远处国民党顽军殴打百姓粗暴地拉上军车,钱兰和袁慧愤怒看着呼啸而去的军车,薛子琪从角落闪身出现在两人面前,钱兰满脸冷漠不屑地看着他,薛子琪不在意地邀请钱兰去酒楼赴宴,钱兰不假思索地拒绝,薛子琪在她耳边悄悄告知得到了钱为民的消息,钱兰顿时愣住了,让袁慧先回宿舍,袁慧心领神会地走开,钱兰跟着薛子琪走开,袁慧躲在角落里满是狐疑地看着两人走开的背 钱为民独自在酒楼房间等候,薛子琪和钱兰突然而至,兄妹两人相见分外亲热,钱兰道出父亲钱国义担任汪伪政府官员之事,钱为民对父亲的行为深为不耻,薛子琪急忙打断两人的话语,告知钱国义虽然担任汪伪政府官员,但是极力调停百姓与日寇的矛盾维持一方平安,钱兰不留情面地指责薛子琪的特情局为虎作伥阻挠国共联合抗日,薛子琪面对她的话语有口难言。 薛子琪在酒宴结束先行告辞离开,钱为民送妹妹回宿舍,路上询问是否薛子琪在追求她,钱兰坦然承认此事,但是自己已经将他彻底拒绝,同时询问哥哥此次回来是否会和父亲见面,钱为民不知该如何回答妹妹,钱兰看穿哥哥的内心挣扎,颇为不满。 钱兰回到宿舍,袁慧看出她的郁闷就关心地询问,钱兰把和哥哥见面的事情和盘托出,袁慧安慰她说家人的亲情是难以割舍的,让她不可以把自己的政治观点强加在别人。 钱为民假做在客栈门口买烟,侦查到有神秘人物跟踪,于是来到紧急联络地点,故意制造出假相将跟踪者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代号“姜黄”的中共谍报人员黄中楷看到后转身离开,原来钱为民就是代号“当归”的地下党员。 春琴接到线报,得知钱为民在紧急接头地点的反常行为,推断出他定然是故意而为,意图是在告知自己身份的同时,提醒组织表示国民党谍报组织已经开始对这次行动察觉,王阿发与他分析当下局势,不敢断定钱为民如今的敌我真实身份,春琴立即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上级“郎中”。 钱为民来到大茶商的茶行,协商购买巨量大红袍茶叶之事,茶商热情接待,跟踪而来的特情局行动处成员等候在门口直到钱为民出来。 行动处成员汇报跟踪钱为民的情况,告知他最近经常出入各大茶商的商铺,刘元成分析钱为民前来太阳山地区的资料,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同时秘密召集狄以臣、宗飞、赵鲁寒等人成立特别小组待命。 钱为民故意在街上闲逛发现迥异的两方跟踪者,于是将他们吸引到熙熙攘攘的繁华地段,走进大茶商桑鹏的商铺,国民党顽军巡逻路过此地,发现两方不同的行迹可疑的跟踪者,立即上前拦截调查身份,日寇间谍夺路而逃,顽军立即追赶开枪射击,刘元成故意制造混乱乘机将日寇间谍放走,钱为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顽军封锁现场将有关人员全部带走交给特情局调查。 刘元成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薛子琪推断另外的跟踪者定然就是中共谍报人员,而且钱为民必然有重大的嫌疑,刘元成立即悔恨地向他表示自己当时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钱为民身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还有另外的跟踪者,薛子琪没有责怪他,反而表示这样做法是歪打正着,这说明有另外的跟踪者出现在现场必然就会有重要线索,就对钱为民的身份愈发怀疑,于是决定对钱为民放长线钓大鱼,同时询问组建特别行动组的进展怎么样,刘元成告知已经完成可以随时执行任务。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