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悲恋花 > 悲恋花

悲恋花第2集剧情

颂带朵索回到苏切家里。苏切对朵索很凶,要求她给自己行礼。朵索乖巧的给他行了礼,并告诉苏切是布拉达先生教给自己这些的。在询问朵索关于外婆事情的时候,苏切不禁想起自己和顺心的往事。随后,他叫朵索靠近自己,亲切的告诉她,如果她毕业后想回到外婆身边也是可以的。朵索懂事的点点头。 苏切叫出了家中的所有成员,一一向朵索介绍。朵索也一一的向他们敬礼,面对家中众多的小朋友,朵索也挺开心。最后出现的义乌却对朵索有点儿凶。苏切向众人宣布,给朵索改名叫阿披隆日迪,并要朵索和自己同姓。大家都非常震惊。 管家查乐怡带朵索到她的房间。管家问朵索要人打扫还是自己来。朵索没有理她,直接放下书包,管家再次追问她,朵索告诉她自己会打扫,并警告她不许再叫自己朵索。 义乌气愤的要继续叫朵索她原本的名字,亚伊欧担心爷爷知道。欧恩却警告她,不要违背爷爷的命令。 管家看着朵索打扫卫生,被她的气势所打败。 阿萨内少爷一回到家里,就被急着通知达谷恩先生回电话了。达谷恩说是想安排一下十号前的事宜,约在前一天见面。挂掉电话后,阿萨内有些惆怅的看着自己画中的朵索。 苏切交给翩帕很多钱,要她给朵索买东西。翩帕却觉得钱太多。离开前,苏切问起医院安排的事宜,苏切要他留在附近的医院,还要他自己走路去上班。翩帕很不满。 朵索一个人搬着椅子,要擦拭床头顶。管家无奈的说她倔强。朵索解释,自己不是倔强,只是觉得干净比肮脏好。擦好床头,朵索要管家听众自己的命令,将椅子搬回去。管家不肯,告诉朵索她只是孩子,还没权利命令自己。朵索却说,要说主人,自己的外婆作为外公的妻子,也算是她的主人。管家很震惊,说朵索像她的外婆一样老成。 义乌大喊着朵索的名字,要她住到自己的房间。 顺心责怪满洗澡太久,浪费水钱。满不敢反抗她,跑去找饭吃,却发现家里已经不剩什么饭。原来朵索不在,根本没有人做饭。顺心想到懂事的朵索喂自己吃饭的事情,难过极了。正争执间,卞丹一身酒气的回到家里,把家里搞的一团乱。顺心在对朵索的怀念里泪流满面。 朵索在义乌的房间里打地铺,义乌很得意。朵索质问她为什么不让自己和她一起睡在床上,义乌却不跟她解释,还命令她为自己拿水。两个人斗争间,义乌的爸爸走进来。义乌高兴的扑到爸爸身上,在爸爸的照顾下,上床睡觉。朵索瞬间没有了战斗力,在义乌说朵索只是下人的后人的挑衅下,朵索哭着一个人在地上睡下。 第二天早晨,义乌劝朵索回到外婆家里去。朵索说就算那样,外公也会再回到外婆家找自己。两个小孩之间言语和行动上都斗得不亦乐乎。乌被打,气不过,大喊大叫,被姑姑听见,责怪乌。乌却一转念,拉着姑姑说朵索跟她说姑姑的坏话,说姑姑嫉妒自己的妈妈。幼稚的姑姑信了乌的挑拨,誓要杀了朵索。原来,这种话是妈妈说过的。妈妈警告义乌不要去挑拨,因为姑姑心理有问题。 朵索上学的路上,被姑姑拉住,大骂朵索是佣人,朵索只好求饶。姑姑得意的离开了。 课间,朵索回想着姑姑的话,食不知味。放学后,朵索跑回外婆家。外婆看到朵索哭着要回来,知道她受了委屈,很担心。卞丹却大骂朵索,回来会给家里带来厄运。外婆送走朵索,劝她忍一忍。董陪着朵索,劝她逃走。朵索走在路上,遇到阿萨内,朵索愤怒的说自己只是像佣人一样活着。回到家里,看到家中的孩子在玩跳绳,朵索很高兴,欧恩邀她一起来玩,两个姐姐却拒绝。几人厮打起来。 义乌带着亚伊欧去找姑姑,骗她朵索说她是疯子,果然很奏效。义乌还要将事情闹到爷爷面前。为了安抚自己精神不正常的女儿,苏切只好假装责怪朵索。朵索却觉得更加委屈,苏切只好假装生气的赶走朵索。 1999年的泰国。还是孩子的朵索一边认真的读书,一边照顾着家庭,常在课余时间到车流很多的交通路上卖报纸,补贴家用。在大人关切的语言里,她渐渐的懂得了些什么。 翩帕找爸爸苏切去主持一个公益节目。停车的时候,苏切看到有孩子在街上卖报纸赚钱,心中有些抱怨。他叫司机颂叫来孩子,要买一份报纸。朵索将报纸交给先生,却没有接下钱,便晕倒了。 颂抱着朵索,将她送回家里。翩颂被路边的垃圾弄脏衣服,很不满爸爸亲自送她回来。朵索家里只有哥哥董,正担心间,朵索的爷爷卞丹回来了。卞丹表情猥琐的看着翩帕,还大骂了董,甚至怀疑苏切的目的。看到卞丹的行为,翩帕指责了他的肮脏,并表明了身份。这时,朵索的奶奶顺心回来了。她和苏切对视间,回忆着往事。 顺心作为苏切家的佣人,曾经和苏切发生过恋情,生下了女生苏缇。可是因为顺心和苏切的夫人相处得不愉快,在夫人要求顺心将苏缇改名字的争论下,被赶出了苏家。 看到顺心,苏切质问她朵索是谁的孩子。得知朵索是苏缇的女儿,苏切要带自己的孙女回家。在顺心嚣张的态度下,苏切本想让颂强硬将朵索抱走。正争执间,朵索醒过来。苏切恨顺心让一个身体不好的孩子去卖报纸。顺心却冰冷的说,就算这样,起码她将朵索养大了。苏切愤怒的离开了。他决心用钱买通顺心的老公,带走朵索。他相信,卞丹爱钱,而顺心不敢反抗。 果然,卞丹正对顺心施暴,要她将朵索送走。看不下这样的场景,朵索跑出了家。董为她送来药,带她去教堂睡。去教堂的路上,邻居纷纷笑朵索要过好日子了。朵索和董很尴尬的觉得人的嘴巴真长。 翩帕还在劝苏切,可是他坚持一定要带回朵索。 教堂的夫人问朵索,想不想跟外公住到一起。朵索思索了一下,摇摇头,表示自己决不离开。在她的心里,外婆会打骂自己都是因为外公,而她讨厌外公,对外婆,却只是可怜。董觉得,朵索的外婆对她并不好。夫人劝告董,没看到的事情不代表不存在。 外婆看着熟睡的朵索,回想起苏缇将朵索送回家的情景。想着这些年本想用来好好照顾朵索的钱,都被卞丹抢去,她不禁落下了泪。闹钟响起,顺心劝朵索继续睡,自己去忙就好。然而,朵索还是起床忙家务。外婆问朵索,想不想住到富人家里,朵索却拒绝。 朵索躲在儿童游乐区睡觉,被大家围观且报告给老师。得知朵索每天要四点起床做各种家务,大家都觉得朵索不该挨打,而且纷纷鼓励朵索。 翩帕妹妹得知朵索的存在,和翩帕一样,对朵索充满我敌意。但是翩帕深知爸爸的性格,还是带着颂前去翩帕家里,最后以10万泰铢的价格,通过卞丹交换了朵索的抚养权。 在门外听到交易的朵索,哭着冲到了路边。她差点被汽车撞到,还好汽车及时停住,朵索被伙伴拉走。朵索难过的告诉董,奶奶要卖掉自己。董却不明白人怎么会被卖,还贴心的帮朵索卖掉报纸。 汽车的主人追上朵索,朵索有些防备。他想买下朵索全部的报纸,朵索却只卖一份,觉得全部买下是奢侈的行为。他觉得朵索说的对,所以买下了一从报纸,还从朵索同伴的嘴里得知了她的名字。他对可爱的朵索印象深刻。 卞丹逼着顺心送走朵索,朵索哭着恳求留在外婆身边。但是外婆不忍看朵索挨卞丹的打,只好送她离开。 朵索坐车离开的时候,正碰到差点撞到她的汽车的主人前来找她。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