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皇粮胡同十九号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皇粮胡同十九号第3集剧情

段越仁要刺杀冯雪雁后被严大浦带人制服,冯雪雁受了刀伤后被人扶到台上,记者下了照片,冯雪雁说刚才的场面是故意安排工作,她还当众添了腿上的血并称那只是英国的番茄酱,她不能让颁奖会搞砸。严大浦询问段越仁,段越仁称冯雪雁逼死了梦荷儿,他交待了和她的关系,还说那人给梦荷儿在皇粮胡同置办了住处,那人是个大人物。 当时段越仁将梦荷儿送到医院时她已经死了,那封绝命书上没显示出那男人的身份,段越仁后猜出他是高子昂,他称自己刺杀冯雪雁是替天行道,严大浦将他关押起来。高子昂回家后被冯雪雁质问为何没去大观楼,她看到夹在书里的凭证,还将大观楼里的刺杀事情说出来。高子昂认为冯雪雁的父母一直看不起他,她提出和他离婚,高子昂坚持不同意。 严大浦在分析着高子昂,他看出姚顶梁的死绝非偶然,他不明白费阳是如何牵连到这件事情的,冯雪雁家就住在皇粮胡同十九号,严大浦向段越仁说起了那天的投毒案,他说那和自己没关系。段越仁一口咬定不认识姚顶梁,但在证据之下他说出了和姚顶梁的事情,姚顶梁向他说起过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段越仁感觉他的动机没那么简单,姚顶梁是想拿着那个手娟和冯雪雁换些学费,段越仁认为是冯雪雁故意撞死了姚顶梁,他有些后悔给冯雪雁写那封勒索信。 严大浦不会听他的一面之词,他还要对真相进行继续调查。严大浦去了律师楼找曾佐,他将审问段越人的情况说出来,曾佐认为冯雪雁不可能将梦荷儿杀死,严大浦想重审此案。曾佐找冯雪雁出去说车祸一案要重审,他们去了一家日本酒馆,她感觉重审也无所谓。冯雪雁将撞车案件要重审的事情说给高子昂,她打算拟一个离婚协议让他签,她感觉自己良心上说不过去还说上法庭后坦诚一切,高子昂担心真相大白后自己的政治生涯走向末路,真实的情况两人都是心知肚明。 严大浦通过关系了解了费阳的背景,冯雪雁去寺庙里烧香时见到了曾佐,她说出了内心的感受,他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曾佐说自己心意已乱,不再适应当她的辩护律师。曾佐坐火车南下去了广州,到后他去了仁爱育英教堂找院长嬷嬷询问情况。冯雪雁去看望费阳,她看到她画的花是法国的国花铃兰,进屋后才知道她还有过女儿,只是不在了,费阳去拿法国咖啡给她喝,冯雪雁看着画上的女孩儿照片好像想起了什么,费阳躲在窗户外看到她的表情。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