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天下第一楼 > 天下第一楼

天下第一楼第2集剧情

福聚德,堂头常贵正在教习几个伙计“抠碗底”的技巧。二柜王子西看着福聚德不景气,一贯怕担责任的他,极力请辞,同时举荐同乡,如今在适意居当账房的卢孟实。王子西把卢一通夸,连他娘生他的时候梦见他“乘轿而来”的贵兆都说了出来,又说卢在适意居干得不开心,正想跳槽。 卢孟实郁郁不得志,在算命摊上问前途,先生说,他生来贵相,但必须坐上八抬大轿,才得施展......卢孟实无意识地抚着腰间那块轿子形玉佩,只有苦笑。 卢孟实来找王子西聊天,他对生意的看法及做法无意被老掌柜听到,得到了唐德源的赏识。困顿的福聚德里,老掌柜急得直请风水先生。卢孟实知道适意居是不能呆了,唯一的希望就在老掌柜这儿,他能说,一番得体自荐,加上确有实料的生意经,赢得老掌柜的赏识。风水先生看完福聚德说,得起楼,因为这是一顶八抬大轿!风水先生的话深深地触动了卢孟实,他的手不禁死死地攥住了腰间的玉佩!唐德源执意要留下卢孟实给福聚德帮忙,卢孟实答应暂时留在福聚德帮忙。 宫里,御膳房瑞爷下处,他的上司加好友小朝廷内务大执事秘密向他透露:皇上溥仪对庞大的御膳开支不满,要下旨裁减包哈局!皇上宠厨刘金锭主张,二百多厨子只留三十个,由刘金锭掌管!烧烤全由外买!两人都着了急,御膳房是块“大肥肉”,这以后......两人的好处全完了。正说着,刘金锭的轿子从外面回来了。一个厨子也坐轿子,派头比得上个七品!两人一早恨上这个刘金锭。瑞总管老谋深算:“这次要他刘金锭的小命!” 卢孟实被老掌柜留下来,眼下主要的事情是把宫里包哈局瑞大总管这道关过好。卢孟实监督着,派专人负责从挑鸭到上炉前的全过程,责任到人,活路也是分派得井井有条,老掌柜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这天,大帅府后门来了卢孟实和王子西--他两是奉旨给御赐宴送鸭子来的。卢孟实相当兴奋--他想趁机会看看皇上的宠厨做菜。 只见一顶大轿风驰而来,轿上下来人高马大,锦袍玉带的刘金锭,那气派,那威风,真是皇家风范,难得一见。 适意居,卢孟实决定离开这里,伙计们对他依依不舍,问他为什么要走,卢孟实说:至少福聚德把他当人看!花鼻子走出,对卢孟实冷嘲热讽,告诉卢孟实,走了就别回来。卢孟实怒走。 夜里,张勋全家上吐下泻。 清晨,卢孟实熟练地安排着伙计们做事,伙计们对他也是很信服,引起罗大头的不满。 鼎力支撑江山的张大帅中毒,可把皇上吓坏了,急命追查。大执事和瑞总管异口同声说是刘金锭!皇上大怒,命御林军和大执事捉拿刘金锭。刘金锭不慌不忙,原来他早有准备,凡是他做的菜,每样都留下一点,早防着这一手。况且说出一番话,“如果真是我下毒,那我可是皇上派去的!”来人都不敢拿他了。 但出了如此的大事不能不了结,瑞怕暴露,顺水推舟,刘金锭虽逃过陷井,目标转移向福聚德。 福聚德,老掌柜通过卢孟实几天帮忙的表现,暗下决心:让卢孟实来做福聚德的掌柜。 一大早,福聚德的伙计们刚起,王子西吩咐着一天的活,卢孟实早起来了,前后都安排得挺好,老掌柜看在眼里,病都好了点--突然一阵砸门声!打开门,一队辫子兵和若干巡警全副武装闯进来。众人惊诧间,只见瑞总管走上前,手持圣旨高叫:福聚德掌柜接旨!卢孟实上前解释,被辫子兵拨开。王子西上前说老掌柜正在病中,还没说完,老掌柜已被大兵从内房中拖出,按倒在地。“今查福聚德有意加害张大将军......”圣旨没宣读完,老掌柜就吓得瘫在当地。瑞爷不容分说就要绑老掌柜,卢孟实上前阻拦,被推开。王子西吓得已经迈不开步。大兵将老掌柜强行架走,随即两道封条将福聚德大门封上。 唐德源被带走了,此时的肉市也都知道这儿出事了,全都围了过来。花鼻子也在其中,说些不阴不阳之语,卢孟实虽然生气,却也不好在这种时候跟他较劲,只是约束着店里的人:谁也不许出去! 两个少爷闻讯来到店里,王子西一见两位少爷像是见了救星。二少爷先是埋怨怎么不早告诉他,接着又怨卢孟实、罗大头,说你们一个是临时掌柜,一个是炉上灶头,一定是你们把坏鸭子送去了。这又引起罗大头的一通吵闹。大少爷倒还沈着,喝住了弟弟,问了问情况,大家也都说不出所以然,只知道大帅一家吃了鸭子以后,上吐下泄,包哈局就认定是福聚德的鸭子下了毒。二少爷嚷嚷着要去找他那帮兄弟,劫狱救父。大少爷反对这种武夫做法。说他学戏的余老板托门子兴许能救出人来。卢孟实始终一言未发,紧锁着眉头。二少爷认为是他心中有鬼,要将卢孟实绑了见官,替父顶罪。王子西好说歹说才劝下二少爷。 整个事件的制造者瑞泽却正悠闲地在家里伺弄着他的金鱼,虽然没陷害了刘金锭,但是转嫁福聚德下毒的事,也给皇上要裁包哈局来一个警告。瑞总管责问儿子不务正业,不打理生意,瑞英要求买洋枪,没有得到同意,气性大,一着急就血上头,就要倒地昏死,父母无奈,只有答应给他买。 饭馆子,克五对国事大肆调侃,打破了酒家的瓷碗,显示出八旗子弟的豪横。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