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天下第一楼 > 天下第一楼

天下第一楼第3集剧情

适意居,花鼻子幸灾乐祸地对瑞英讲述着福聚德被封的事情,并让瑞英盘下福聚德,瑞英对生意毫无兴趣,没有答应。 武馆里,二少爷正在和一帮练武的议事,这帮人平时吃着喝着二少爷,自然就吹捧着他。您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您的爹就是我们的爹,您说怎么办吧,全听您一句话!七嘴八舌结果是要去劫狱。大家这就抄家伙,闹轰轰地往外走。有人问二少爷:咱老爹关在哪儿呢?二少爷楞住了,他也不知道!这帮人信誓旦旦:“二爷!您先去打听清楚喽,到时候,一声招呼就得!” 余老板家。大少爷慢声细语地像唱戏似地叙述着他爹被抓的事,一点儿瞧不出着急的样子。余老板知道,这就是他学旦角的做派,打断他问:“你是想让我为你干什么吧?”大少爷说出要求,余老板答应试试。可余老板的管事的秦三,随出来后又说了一些话,明摆着是要钱,他们早就看中了这位拿钱不当钱的大爷,大少爷马上递上一张银票。 适意居,克五来找表弟瑞英,两个无聊的八旗子弟寻思着找个新鲜的地方去玩,克五的傍爷修二推荐开在八大胡同的船家菜。 福聚德里,人心涣散,伙计们商量着散伙的事情。王子西无奈地瞧着卢孟实,向他要主意。罗大头闷坐在那儿抽烟袋。看着罗大头脸前袅袅上升的烟雾,卢孟实自言自语地分析着这件事常贵想到瑞英的爸爸是包哈局总管,便让卢孟实去找瑞英求情。 望春台是北京八大胡同里一家正火的妓院,说它火,是因为最近这儿开设了“私房菜”又称堂子菜。这菜馆依托于望春台,菜是江南菜,主灶是个江南女子,菜做得好,人长得更好,名叫玉雏儿,这花名是宫里的大阿哥给起的,意思是与宫里的御厨不相上下,于是在北京四九城的这一行里,名声大躁。只是这位玉雏姑娘清高自赏,每天只做一桌,吃席得预定,喝酒只陪三杯,任你天大的本事也劝不下她这第四杯酒。且人长得风流,吴侬软语说得好听,时而风情万种纵横捭阖,时而艳如桃李冷若冰霜--引得京城的富家子弟都来此寻开心。 此时的望春台,玉雏正在克五、瑞英等几个纨绔子弟的包围下。克五端着第四杯酒敬玉雏,玉雏使尽浑身解数就是推不掉,在众人的起哄声里,推搡之间,酒撒了克五一身。克五不依不饶--不喝酒就得赔这件衣裳,这件衣裳又是如何如何来历,怎样怎样贵,弄得玉雏好不尴尬。瑞英出手为玉雏儿解了围,克五非要玉送一桌“金玉满堂”,给他祝寿,才肯罢休。 卢孟实憋着一口气,走进八大胡同,直奔望春台!到了堂子菜馆的门口,当门立着个小姑娘,这是玉雏的烧火丫头小翠,不好对付--楞是不让他进:“我们姑娘正陪瑞爷饮酒呢,任何人都不见!”可这条倔驴似的山东汉子还是硬闯了进去。他往里闯,小翠就在后边追--门被推开的一刻,卢孟实却楞在了那儿--他迎面看见的是美貌非凡的玉雏!就在他还没回过神儿来的时候,瑞英发话了。这是一主一仆的第一次交锋,想不到后来两人成了死对头。卢孟实央求瑞英去搭救唐德源,花鼻子趁机怂恿瑞英用秤去称卢孟实,卢孟实无奈,忍辱上称。修二与玉雏暗自为卢孟实叫屈。之后,瑞英反悔,卢孟实被赶出望春台。卢孟实的能言善辩和执着给玉雏留下深刻印象。 卢孟实郁郁地回到福聚德,王子西、常贵等几个人感到无路可走,罗大头提出是不是瑞泽设计陷害,卢孟实顿悟,并决定去找刘金锭帮忙。 宫中御膳房,刘金锭躲过大难,一切依旧。但当听说祸事转嫁福聚德,他又气又悔,他琢磨事出有因,不能不管。 刘金锭设法来到关押老掌柜的地方。老掌柜与刘父小辫刘有交情,也深知刘金锭的身世,小辫刘因一本什么秘本书与瑞总管结仇,逃出宫不知下落。瑞泽视刘金锭为眼中钉,刘问起福聚德为何得罪了瑞总管,老掌柜一无所知。刘知道一定是因为他连累福聚德,这全是瑞的阴谋。他一定要救老掌柜出去。并推测一定是瑞下毒嫁祸,这次非搬倒瑞不可。只是也要有福聚德的人外应,老掌柜知两个儿子靠不住,让他去找卢孟实。 刘金锭找到卢孟实,卢孟实喜出望外。两人将各自的情况说了说,刘金锭让卢孟实以受冤为由状告瑞总管。两人联手救老掌柜。卢孟实和刘金锭一商量,直接找张大帅! 二少爷去拜访别人介绍给他的“高人”——小汤包,请这个天津女混混出面帮忙劫狱。 卢孟实去大帅府告状叫屈,卢孟实的一张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有情有理。并将瑞泽下毒的事情讲了出来,张勋也觉得有理。 刘金锭出面作证,并当场演示了瑞泽下毒的过程,张勋决定去查证此事。 福聚德门口,陈大编辑和蔡校长听常贵讲述了老掌柜被冤枉的事情,二人决定将此事上报,正好趁此机会攻击小朝廷复辟。 宫里,太妃看着报纸,愤怒不已,皇上也不得不关心了。原因是复辟不得人心,八省组成讨逆军兵逼北京。刚登基的溥仪皇位不保,风雨飘摇。这个时候出这种事,大怒,责问大执事,找不出肇事者唯他是问!大执事见事不妙,供出瑞泽自保。皇上为表示为政清明,下旨捉拿瑞泽。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