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女人要过好日子 > 女人要过好日子

女人要过好日子第17集剧情

楚楚重新回到公司,何婵娟显得很尴尬,许多她手里流失的客户又全部都回来,王曾在员工大会上大力赞扬楚楚是公司的顶梁柱。何婵娟心里窝着火,楚楚本能地想退让,却想到了整个家需要她养,只能硬着头皮不顾一切把业务先顶了起来。

楚楚努力工作着,为了在公司地位坚固,她开始培养起自己的团队,一批新人成了她培养的目标。新人里,成思雨像极了她年轻的时候,单纯善良,楚楚开始拉拢她。孟晓云为业务不择手段,多次抢成思雨的单子,成思雨一直敢怒不敢言,这次一个她跟踪半年的单子又被孟晓云毫不客气地撬了,成思雨哭了,楚楚知道后,以总监的身份教训了孟晓云,逼孟晓云将单子还给成思雨,还表示谁要是欺负新人,就打包滚蛋。孟晓云怀恨在心,阴坏地想,你不叫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了。

这天白连栋接到了个匿名电话,说楚楚靠陪客户上床拿到保单,你能释放也是因为楚楚做了权色交易,有这样的老婆,做为男人,真不知道是你的运气还是你的悲哀。说完电话就挂了,白连栋再打过去,是公用电话。本来白连栋和楚楚就在冷战,现在家里气氛更阴冷了。楚楚工作累,已经对白连栋的不振作和敏感猜疑很麻木了,每天回到家吃完饭倒头就睡。而白连栋现在都怕见楚楚,看到她光鲜靓丽的样子,想象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展露的魅力,他就觉得自己窝囊,感到深深的自卑。他尽量跟楚楚时间错开,早上楚楚起床,他装睡,晚上等楚楚睡着才进房间。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了。

不弃过生日,楚楚在高档西餐厅给不弃定了生日宴,打电话给白连栋,白连栋说来不了。三个人默默吃着,不弃很不开心,闹着要爸爸来,还问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像以前那么好了,都不说话了,也都不爱他了。不弃在生日蜡烛前许愿,要爸爸妈妈和好,跟以前一样带他出去玩。楚楚内疚。

白连栋深夜回家,把一个玩具变形金刚放在不弃的床头做礼物,摸着儿子的脸流下了眼泪。这时候不弃醒了,拉着爸爸要他画一幅全家福做为生日礼物。白连栋提笔画了一个田园小房子还画了一家三口手拉着手,题字“家”。不弃说要把画挂墙上,这样爸爸妈妈就会跟以前一样爱他了。

楚楚在父子俩背后看得一阵心酸。为了不弃,为了这个家,这晚夫妻二人难得敞开心扉说话。楚楚表示这个家少了谁都不行,她做什么都是以这个家为出发点,而且自己心里有个底线,她从没有做对不起丈夫的事。白连栋也向楚楚忏悔,说他其实最愤怒的是他自己,恨自己无能,没能力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白连栋无力的流下了泪水。楚楚心疼地抱紧丈夫,之前的误会消融,两人发誓要对彼此的感情对这个家不离不弃。

家的牵绊让楚楚决定跟凌羽降降温,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和凌羽的关系,对他的确有超乎朋友的情感,依赖他更多的是他能给自己带来帮助。

凌羽发现楚楚又开始拒绝自己的约会了,楚楚的若即若离让他发狂。他知道楚楚在家跟他之间,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唯有楚楚离婚,才能完全地属于自己。而他首先要做的是摆脱杨露。老丈人心脏病突发,要进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凌羽和赵叔加紧行动。

楚楚的家庭生活刚刚步入正轨,娘家又出了大事。生意失败后,嫂子继续摆摊卖早点,早点摊位被人霸占,哥哥为了替老婆出气,跟人打架,结果把人打成重残。如果吃官司的话至少要坐十年的牢。对方提出给一百万就不提起诉讼。楚楚傻眼了,一百万,这是她挣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钱。秦母急的发病住进了医院,嫂子都给楚楚跪下了,让楚楚无论如何不能让哥哥坐牢,否则这个家就完了。楚楚知道自己只能去找凌羽。

凌羽给楚楚一张卡,告诉楚楚里面的钱都是为她存的。楚楚第一反应是凌羽的这个举动已经把她当成情妇了,生气地想走,这时候嫂子又哭着打电话来说,对方已经来家里,要报警带走哥哥了。楚楚着急,凌羽看到了她的为难,还没等楚楚挂电话,就带着楚楚去了她娘家。钱解决了娘家的麻烦,一家人对凌羽感激不荆

楚楚回到家,发现白连栋在家门口大街上卖画,白连栋说要帮楚楚娘家分担,虽然只是杯水车薪,可总比干着急要好。丈夫的善良淳朴,让楚楚纠结。楚楚拉着丈夫回家,说公司已经提前支付提成,哥哥家的事情解决了。白连栋心中再次升起疑云,又想起了那个匿名电话。

凌羽又帮楚楚嫂子在他们家门口买下了一个小店铺,可以做小吃生意,以后可以安稳做生意。凌羽的细心令楚楚非常感动,她知道自己是逃不脱凌羽布下的那张网了。凌羽打电话约楚楚在一家酒店的自助餐厅吃饭,楚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她不能拒绝。楚楚带着七分感激三分心甘情愿赴约。楚楚出门后,白连栋悄悄跟在她后面。

白连栋跟着楚楚和凌羽进了酒店,看到他们走进自助餐厅,他焦躁不安的守在大厅的角落,期盼楚楚跟他吃完饭就马上回家,说服自己,楚楚只是吃顿饭感谢他一下。

凌羽和楚楚吃完饭,凌羽体贴地问楚楚要不要去楼上休息一下,已经开好房间,楚楚没有推辞,带着几分醉意,在半推半就中,被凌羽搂着进了电梯。白连栋看着这一幕,感觉浑身的血瞬间冷掉了。

楚楚和凌羽在房间亲热,楚楚在最后一刻清醒,从酒店仓皇逃跑。

回家后楚楚发现白连栋又恢复了前段时间阴郁的状态,原来一个俊朗的男人总是蜷缩着脊梁,眼神空荡荡的,整个人就像个没有灵魂的空壳。楚楚心虚,不敢问,小心翼翼。

白连栋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委婉的问何婵娟,何婵娟却漫不经心地说,你管好你老婆吧。白连栋崩溃了,确定他们之间不止那么一次有关系了。这天深夜,楚楚被白连栋梦中的恸哭声惊醒,吓得魂飞魄散。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