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婚内外 > 婚内外

婚内外第2集剧情

雪逸小心翼翼观察着韩若定,面前的韩若定,已不再是记忆中那个毛头小伙子了,他成熟、平和、举止自若,温文尔雅。除了这些气质变化,从外形上几乎找不到岁月的痕迹,与六年前一样面庞清秀,挺拔俊逸。尤其他成熟的风度,动人的微笑,让雪逸的感觉刷地回到了六年之前。 餐桌上,雪逸用语言试探着韩若定,想知道韩若定是否也如同自己一样,在这分隔的六年里时刻惦记着对方,也想知道如果把星宅的事情告诉韩若定,他是不是可以接受。而韩若定却满脸幸福地告诉雪逸,自己婚后的生活很幸福,自己是多么爱妻子莫荔,莫荔是多么优秀。看着韩若定脸上洋溢起的幸福,雪逸的胸口好像被大石撞了一下,感觉闷的发慌,于是让服务员开了一瓶顶级法国红酒,独自喝起来。饭后,雪逸请韩若定用车拉着自己去看看青岛,吹吹海风,韩若定欣然同意。 韩若定的家中,莫荔坐在电视机前,边看肥皂剧,边包着饺子,已经包好的饺子,整整齐齐摆在扑了面的案板上,盖着一层薄薄的纱布。韩若定打来电话:“大宝,你在干什么?”莫荔用肩膀夹着免提电话:“我在看电视包饺子。”韩若定:“我不是说好不回去吃了吗,还包什么饺子呀。”莫荔委屈地:“可是我下午已经把面和好了,不包出来,面到明天就干了呀。”韩若定关切地:“你不要太累了,我这边还没有完事,你不要等我了,自己先睡。”放下韩若定的电话,家里的大嫂薛梅又打来电话,告诉莫荔这两天爸爸和妈妈总吵架,让她抽空回宁夏路的家去看看。莫荔放下电话,看看手表,已经十点了,站到窗口向下望去,马路上一辆辆车子急速驶过。 韩若定载着雪逸从自家楼下经过,绕着青岛跑了一圈后把雪逸送回了酒店大门口。韩若定想就此离开,雪逸却说自己有点头晕,韩若定只有送雪逸上去。长长的走廊中空无一人,雪逸掏出房卡打开门,眼神凄迷的转过身来:“若定,能抱抱我吗?”韩若定用双手轻轻扶住雪逸的双肩:“你怎么啦?”雪逸的眼泪在时隔六年后,在韩若定面前留了下来,顺势倒在韩若定怀里:“若定,今夜不要走,陪陪我好吗?”韩若定轻轻推开雪逸。雪逸声音凄切:“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来青岛干什么来了?”韩若定留下一句:“明天我会给你打电话,晚安,”然后就坚决、迅速转身而去,没有一丝犹豫。雪逸关上门,扑倒在床上,眼泪止不住地打湿了床单。 韩若定的车子在夜色里划出一道硬朗的弧线,消失在车流中。 韩若定回到家中,发现莫荔还在等着自己,俩人一起吃过莫荔包的饺子后。躺到床上,韩若定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此时的雪逸独自一人在大海边徘徊,海浪一波波冲上沙滩,回忆也一波波的涌上心头:(改成回忆寻找韩若定,因找不到,同意与迟宗志交往)当初自己和韩若定闹别扭,为了气他,也为了验证一下韩若定是不是真正爱自己,答应了迟宗志的交往要求,在与迟志宗第一次共渡晚餐后,迟宗志开车送自己回家,碰到了守在自己家门口等待的韩若定。 韩若定看看躺在身边熟睡的莫荔,帮她掖好被子,起身来到客厅,拿出手机,把白天雪逸发给自己的短信调了出来,“我在青岛,雪逸”几个字跳了出来,韩若定的思绪随着闪亮的屏幕跳回到六年前:(改成回到青岛,加盟JE,与莫荔认识)自己和雪逸吵架后,找了她三天,雪逸不去上班,也不开手机,在雪逸家楼下等了三晚上,终于在第三晚看到雪逸被一辆“宝马”送回了家,与一个已经秃顶的中年男人亲密告别,“宝马”车从自己身边驶去,追到雪逸家楼道里,与正在开门的雪逸一番争吵后,韩若定从北京的××航空公司辞了职,带着疲惫的身心离开了北京,回到老家青岛加入了JE航空公司。刚入公司的三年里,韩若定把精力放在了训练和学习上,过硬的飞行技术使自己受到公司的器重,被破格提升为副队长。与身为空姐的莫荔也在工作中慢慢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把韩若定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 雪逸长发飘飘站在已经没过膝盖的海水中给韩若定打电话,一开始还是接通了的声音,但马上就挂断了,再拨过去,电话里传出:“对不起,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雪逸流着泪,在沙滩上往回走去,身后留下一串足迹,一丝天光从海平面上挣扎了出来。 清晨的韩若定家,莫荔穿上一身红运动服跑步去了,韩若定从窗户中看着莫荔跑出小区,拿出手机,本想给雪逸打电话,但一开机雪逸的短信的就蹦了出来:“今天有时间吗?我有要事跟你谈。”看看短信的发送时间,是一小时前,韩若定知道雪逸也跟自己一样,这一夜没有睡好。 韩若定与雪逸再一次在酒店的中餐厅见面了,雪逸向韩若定讲出了星宅的存在,韩若定被这个突然到来的消息震惊了,强烈谴责雪逸当初的不理智,愤怒的雪逸在甩给韩若定一个耳光后,离桌而去。韩若定独自喝光一瓶红酒后,驱车回到家中,莫荔留条说回娘家一趟,韩若定独自坐在沙发上,大脑里一片混乱。 莫荔提着大包小包吃的和日用品回到宁夏路的家中,一进门就听到嫂子薛梅在辱骂母亲李蕴华,莫荔上前推了大嫂一把,俩人扭打起来。在母亲和妹妹莫桔的连劝带拉下,好不容易分开了俩人。薛梅哭着跑了出去,母亲坐在沙发上号啕大哭,指责薛梅在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好。莫荔再向莫桔询问后,方知自己打错了大嫂,今天的事情确实有母亲很大责任,但看着眼泪止不住的李蕴华,自己也无能为力,莫荔只能劝慰李蕴华,然后带着还没有吃午饭的母亲和妹妹一起出门吃饭去。 韩若定又来到雪逸酒店房间的门前,在一番犹豫后,还是敲开了雪逸的门。韩若定告诉雪逸,儿子星宅他可以接受,但希望雪逸可以告诉他,为什么要事隔五年后再告诉他。在韩若定的连番追问下,雪逸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出来后平静而郑重地拿出自己的病历和核磁共震给韩若定看,把自己身患绝证的事情告诉了韩若定,韩若定愣住。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