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我的非常闺蜜 > 我的非常闺蜜

我的非常闺蜜第19集剧情

庄立奇在电视上说自己出身农村,自己的父亲也是为了就一个小姑娘付出了很多,现在遇到白宏他为了救人根本不顾自己的安危,他们要学习白宏的这种精神。大家从电视上看见了白宏的所在就去找他,陈静到了门口说自己不想进去。于是潘子晴和郑云就去找白宏。潘子晴对白宏说原来那个率真的可爱的白宏已经不见了,说着就走了。潘子晴对郑云说现在他们俩之间一点希望都没有,她说以前白宏寄人篱下还有可能被陈静接回家,现在他有了自己的房子,看来他们算是真的完了。

潘子晴回到陈静家里,陈健为她做好了吃的,可是潘子晴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陈健就尊在沙发上默默的看着潘子晴。

彤丽问白宏是怎么遇到庄立奇的,于是就说那天郑云赶自己出去就碰到了他,于是庄立奇就说找个地方唠唠嗑,就带自己来到了这里,他说这里的别墅还给他留着,让他放心住下。白宏正愁自己没有地方可去就收下了。

陈静问白宏的房子怎么样了,还问白宏怎么样,潘子晴说都挺好的。说着就看着陈静,说她死鸭子嘴硬,自从她跟白宏在一起那一天都在为他操心。潘子晴说她爱白宏的方式就像对待一个孩子,但是就不想要孩子。她说如果让白宏早点当爹可能就不会成为今天这样,他就会有一种责任,她还说现在白宏还在折腾就说明还有希望。

白宏来到陈静家里拿东西,陈静说他一个人能拿得完吗,白宏说彤丽能帮他拿。陈静就说七年的东西彤丽都能拿得走吗,说着就让他开个清单改天让潘子晴开车给他送过去。于是白宏就一一细说。

陈静去给白宏送东西的时候发了很大的火,潘子晴劝她好好说话,陈静一时心急就说自己妊娠反应连话都不让说了。白宏知道陈静怀孕了都已经快三个月了,陈静还把白宏卖画的钱给了白宏,就走了还对白宏说他们俩已经两清了。

白宏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彤丽给郑云打电话让他来看看,白宏说自己都忘了自己长什么样子了,更看不见自己老婆和孩子,于是就撒起了酒疯。郑云带着白宏去篮球场让他醒酒,还说以前他在篮球场上赢过很多次,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白宏了。于是郑云闭上眼睛说自己这样也能投进球。白宏举起球朝着球篮,从白天投到晚上,终于投进了球篮。彤丽在一旁高兴极了。

晚上,陈健对潘子晴说女人心海底针,陈静自己说不让别人说自己怀孕的事情,可是自己却说出去了。潘子晴说陈静不是一般人。陈健还问她人身上的伤疤一辈子都好不了吗,还比划着伤疤的长度。潘子晴说没治了。于是陈健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疤痕灵说他的一个哥们儿送的。

陈静问潘子晴说店里的生意怎么样,潘子晴说她店里有人看管,她还说自己从没有羡慕过陈静,可是现在她嫉妒她,因为她有孩子,她还说孩子不是她一个人的,孩子是她跟她自己最爱的人生的,这个孩子是上天的赏赐。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