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敌后武工队 > 敌后武工队

敌后武工队第2集剧情

中闾镇警察所的大牢里,哈巴狗在连夜突审汪霞和马鸣,以求速战速决。 审讯时,严刑拷打并没有让马鸣屈服,但隔壁女囚的惨叫却令他心惊,他脱口而出的“放了她”,让一旁记录的刘魁胜看出了马脚。但他并未当即点破,而是等哈巴狗走后,再次审问马鸣。这次,他利用马鸣对汪霞关注的心理,以汪霞安危相逼,成功地逼迫他写下变节自白书。他还嘱咐马鸣不要再向别人坦白求饶,因为警察所里也许有八路的人。其实,这回刘魁胜是留了个心眼,准备绕开哈巴狗,直接到日本人面前去表功。 公路上,几个伪军被伏击,贾正、辛风鸣和赵庆田换装成伪军,骑马上路。路上,一辆日本鬼子的卡车风驰电掣的经过他们,车上的两个日本军官,其实是魏强和李东山。 贾正等人冒充伪军来警察所提人,哈巴狗觉得与昨日的电话通知不符,心生疑窦,他虽然不敢明着顶,却让刘魁胜去悄悄打电话核实,不肯轻易把人交出来,电话死活打不通,可是局面越来越僵,这时,外面闯进来了魏强太君和李东山太君。他们先发后至,是因为去割断了附近的电话线。 进门之后,李东山先给哈巴狗后给辛凤鸣一顿大耳光,哈巴狗不敢出声,可是,精通日语的辛凤鸣开始口若悬河,李东山那三脚猫的日语哪里支撑得住,只好一个一个耳光抡过去撑场面。哈巴狗吓破胆,不顾刘魁胜阻拦,连忙提出汪霞马鸣交给这暴躁的太君。 大家正在以乱裹乱的往出走,刘魁胜森然拦住去路,因为细心的他去外面检查车辆,发现两位太君的汽车玻璃上有弹洞,座席上也有血污。魏强当机立断,开枪发难,贾正等人此刻才分清敌我,抖擞精神加入战斗,掩护汪霞马鸣上车。最后哈巴狗逃生,刘魁胜负伤,魏强等人胜利脱身。 该接头的接上了头,该上路的也准备上路,魏强依约送了李东山两只驳壳枪,不过是刚才从警察所里缴获的。李东山也留恋这群刚认识的兄弟,可是不愿意受八路的纪律束缚,宁愿大家江湖再见。 马鸣和汪霞获救,沧州地区的政治工作又有了进展。同经患难,两个人的革命友谊也更加不同。不过马鸣很担心自己在中闾镇警察所的自白书会暴露,尤其是他向汪霞试探,在相同的情况下汪霞会不会也做出这样的选择时,汪霞斩钉截铁地表示玉碎之念,马鸣更为自白书的事忧心忡忡了。 哈巴狗吃了空前的哑巴亏,生怕日本人知道要他的好看,所以命令刘魁胜回家养伤,而且要守口如瓶,等风声过了再回警察所来,然后向上级报告他玩忽职守跑了犯人,已经被革职查办了。刘魁胜回到自家的地主大院,对老爹刘茂林说,看来我跟我这大哥不能在一个锅里舀食了,我要另寻出路。 刘茂林心疼儿子,为他的前程而行贿,按着中国官场的规矩,瞒着儿子给佐藤送去了金条。佐藤的宪兵队没有中国人,于是他介绍刘魁胜到松田手下的警备队供职。刘茂林看儿子没有立刻谋到差事,以为是自己的礼物没送到家,立刻又把金条送到了松田那里。 老松田大为恼怒,他传唤刘魁胜。刘茂林以为是金条起了作用,刘魁胜以为是忠心被鉴察,结果老松田对他是一番贬损训斥,刘魁胜彻底灰心。 老松田埋怨了佐藤,佐藤表露出自己对黄金的喜爱,他快到退伍的年龄了,准备带着黄金回川崎买土地当农民了。在宪兵队后院,他都开辟了一块土地种庄稼,对中国的白菜尤其喜欢,因为日本的种没有这么好,他已经搜集了很多中国的菜籽了。 马鸣向武工队要求,以牙还牙,火烧中闾镇警察所,他本想借机烧毁自白书,可是魏强认为武工队不如暗杀松田的副手,负责清乡工作的宪兵队长佐藤更为有利,可以有力地打击日军的清乡行动。马鸣与魏强争执起来,但大家一致同意了魏强的想法,马鸣对魏强记恨起来。 贾正觉得马鸣政策水平高,两个人都不习惯和不喜欢魏强身上流露出的游击作风。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