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男儿本色 > 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第2集剧情

钟嘉钰慌不择路中跑到了悬崖边,悬崖下面是湍流的河水,河水在北风中打着漩涡。她回过头的时候,疯牛已经追来了,她想也没有想,纵身跳下河水。疯牛眼看着新媳妇跳下河水,简直有些抓狂了,当他打算跳进河水救人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悲惨的叫声,一个年轻的镇人跑来告诉疯牛,周敬之的船翻了…… 疯牛施祥庆愣住了,他看看湍流的河水,一个是心中所爱,一个是情如亲兄弟的恩人,如何抉择?最后,他一跺脚,随着村人沿着河道逆流而上。很快,他清楚地看到周敬之所乘的船翻了,敬之在冰冷的河水中挣扎着。施祥庆纵身跳下江水中…… 等到周敬之苏醒过来的时候,疯牛的一颗心才算放下了。这时,他才想起了自己的新媳妇,他找遍了澎湖镇,却也不见钟嘉钰的身影,当他们回到镇子上的时候,就传来了钟父去世的消息。钟父是被施祥庆吓死的,钟母和嘉钰的弟弟拉住疯牛不依不饶。如果不是周敬之调解、赔钱,真不知道该怎样收场。 望着痛苦的施祥庆,周敬之希望施祥庆可以跟着自己回到上海,在那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施祥庆答应了,不过,他不希望再依靠敬之的帮助,他要自食其力。他还要求敬之帮忙,寻找嘉钰,他深信俩夫妻一定能够团圆。 三天以后,周敬之和施祥庆带着各自的儿女重返上海滩…… 上海,永仁堂药店的内宅。 夜已经深了,周敬之还没有睡。他从宁波回来已经有一阵光景了,这阵子他根本顾不上施祥庆父子,他的心全在股票上。他不是为发财而投身股市,而是他不想看见一场血雨腥风的金融风暴的发生。他已经卖掉了南洋的祖业,他想用自己一切的努力,来避免这场灾难。 第二天的时候,周敬之与上海金融王国的国王傅英年见面了。 然而,一切并不像敬之预料的那样顺利,傅英年竟然当面向他索要“铺路费”,并且告诉他,如果分不到永仁堂的原始股份,那么上海股票的游戏中,就永远不会有周敬之的名字。 周敬之断言拒绝,他隐约感觉到,这场金融风暴的始作俑者也许就是傅英年。 就是在这个时候,周敬之遇到了钟嘉钰,自从嘉钰跳进江水中,她不知漂了多久,才被人救起,然后就一个人去了大上海。铁汉柔情,另一个人也在想着钟嘉钰。 自从施祥庆来到上海,就拉起了人力车,虽说挣得不多,但是他的确自食其力地养活着自己和三个儿子,父子四人相依为命。直到那一天,拉着人力车的祥庆在街头隐约看到了嘉钰的身影。施祥庆变成了“疯牛”,他横冲直撞,在茫茫的人海中追寻嘉钰的影子。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为了生活,为了养活三个儿子,祥庆参加了以命相搏的“搏击”比赛。 擂台上,祥庆过关斩将…… 决赛,祥庆特意将儿子们带到了现场,为了那500块大洋的奖金,祥庆准备拼死一搏。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一场早已内定胜负的黑幕比赛,这场比赛早已被华探长陈家骆所操纵。 当遍体鳞伤的祥庆用最后的力气挥出一拳,将对手打出擂台的时候,胜利却没有属于祥庆,他更拿不到那500块大洋的奖金。这个时候,“疯牛”疯了,他又一次失去了控制,咆哮着,当一切就要失去控制的时候,陈家骆用枪对准了祥庆的脑袋。 如果不是傅英年的出现,恐怕陈家骆早就一枪解决了疯牛。傅英年数句闲话,却让祥庆铭记在心。当孝仁、孝义、孝礼背着重伤的祥庆回家的时候,祥庆不断告诉儿子,将来长大以后,一定不能让人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