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男儿本色 > 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第5集剧情

这时候,陈家骆带着军警出现了,枪声四起,一颗流弹,划过了周敬之的双眼。

周敬之倒在一片血泊中,传雄紧紧护住父亲的身体。

当钟嘉钰找到敬之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中了。嘉钰紧紧抱住敬之,她告诉敬之,自己再也不会离开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敬之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了。可是,永仁堂的混乱事件并没有结束。傅英年为找“信交风潮”的替罪羊,他选择了周敬之。在与陈家骆勾结以后,他们利用上海的各大报纸任意扩大永仁堂的骚乱事件。周敬之成了上海滩人人共知的金融“黑手”,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罪人”。

从此,周家失去了一切,一家大小住在贫民区,过着艰苦的日子。

他清楚,这一次他赌输了。那一天,他在街头被一个曾经持有永仁堂股票的人认了出来,他打了敬之,尽管几个孩子想救父亲,却于事无补。周敬之跪在那个人面前,他让他打死自己。

这一切,嘉钰都看到了,她哭了。嘉钰告诉敬之和四个孩子,她要做四个孩子的妈妈。这句话,出乎所有人的意外。那一夜,很长,嘉钰紧紧地搂住了敬之,俩人身心交融在一起。

敬之变了,他再次成为了那个乐观、坚持的男人,他要和嘉钰一起撑起这个家。他告诉嘉钰和孩子们,不管再苦、再累,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他将嘉钰和孩子们紧紧地搂在怀中,他们是一家人,要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那一天,嘉钰用身上仅有的一点钱,带着全家去了照相馆,照了一张全家福。他们笑得很开心。然而,没有人想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深夜,一只粗壮的手打碎了照相馆的橱窗,他拿走了橱窗里那张全家福,疯牛再次找到了夫妻二人,嘉钰带着三个女儿出去了,家中只留下敬之和传雄,疯牛出现了。

当敬之发觉疯牛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疯牛将敬之推向草屋的墙壁,房子塌了,敬之被压死在砖石之间。等到嘉钰带着女儿们回来的时候,传雄正一个人在瓦砾之间挖着敬之,而疯牛却逃之夭夭。嘉钰和四个孩子将敬之的尸体挖了出来,背着敬之的尸体去了巡捕房,她要指正施祥庆的谋杀,关键在唯一的目击证人身上,能否指控施祥庆全靠传雄的口供了。可是,传雄完全被吓傻了,看着失控的嘉钰,看着父亲的尸体,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案件撤销了,那是因为传雄的软弱,他的父亲周敬之枉死了。

1931年,“九一八”事件刚刚结束。

十年以后的上海,根本看不出曾经的血雨腥风,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南京路上,一座豪华的公馆里哭声震天动地。

随着哭声,我们看到一个披麻戴孝年轻男人,他跪在灵堂前撕心裂肺地哭着。

他的头发很长,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孔。

如果不是丧礼以后这个男人破啼为笑,肆无忌惮地收着人家的钱,我们还真以为他就是这家主人的儿子。他是那样的淡漠,他就是周传雄。
男儿本色分集剧情第6集
自从周敬之去世以后,钟嘉钰一个人拉扯着四个孩子实在太为难了她了。嘉钰没办法,只好把传雄送进上海的一间印刷厂,当了学徒。现在,周传雄回到了印刷厂,他没有想到一天功夫不到,厂子就被封了,军警还从里面抓走了好几个人,说是印刷反日资料。

传雄送别了印刷厂的老板,自己和师弟小四相依为命,四海为家。

对于传雄的近况,嘉钰一点都不知道。

现在,嘉钰的老板,裁缝店的店主又一次向嘉钰求婚了,他想带着嘉钰和四个孩子一起离开上海,他承诺会给她们幸福。但是,嘉钰拒绝了。她没有答应老板的请求,她的心里只有敬之,甚至连这个店铺她都要用自己的钱买下。

她要让敬之的儿女们活得快乐、有尊严,那么多年,她给了她们自己所有的爱,她要敬之的孩子快乐。如今,孩子们都长大了,而且很懂事,那是嘉钰最值得欣慰的事情。

为了这个裁缝店,嘉钰、佩瑛、佩雯和佩玲变卖了家中一切值得卖的东西。

当每个人都充满希望的时候,嘉钰在想着传雄。

从成年以来,传雄最大的本事就是睡觉了,他有他的道理,他觉得人只要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如果不是小师弟已经饿昏了,传雄根本不会去找工作干。

闸北的一处劳工市场,传雄混了两天,终于谋到了一个人力车的差事。也许,连他都不会想到,就是这辆人力车,让他认识了自己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布尼答春。

那一天,如果不是答春为父亲买了很多药材,以她这样节俭的人,是根本不会去坐什么人力车。她出身贫穷,父亲是没落的旗人,为了糊口,答春从小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唱皮影戏。

因为拮据,自然在价钱上和传雄讨价还价。结果,还没送到目的地“来悦茶楼”,传雄就把答春撇下了。不过,传雄没想到答春无意中拿走了上一位客人留下的纸袋。

当那位大意的客人找到传雄的时候,传雄想趁机敲了他一笔。当然,前提是要找回纸袋。

传雄去了来悦茶楼,正巧遇到答春和父亲唱皮影戏。答春算是恨透了传雄,草草地还了传雄纸袋,发誓一辈子不想再见到他。但是,答春没有想到,他们后来很快就见面了。

传雄用那笔客人的奖金,给自己和小师弟租了一间阁楼,而答春就住在他们的隔壁。

与此同时,嘉钰的裁缝店开张了,当嘉钰、佩瑛、佩雯和佩玲庆祝的时候,嘉钰告诉大家,她要把传雄接回家来。
佩瑛拒绝了,那么多年,哥哥仿佛只是一个称谓,没有他,她们一样活着。况且,当年要不是因为传雄的懦弱,或许疯牛早就被绳之以法。

嘉钰告诉她们,传雄、自己还有他们三姐妹,是一家人,不能分开。当年敬之的去世,不能怪传雄,老天有眼,终有一天会让“疯牛”绳之以法的,但是周家却不能再散了。

东北,沈阳。

也许,任何人也不会想到十年以后,施祥庆的三个儿子孝仁、孝义、孝礼会成为东北赫赫有名的大亨。这些年,孝仁带着两个弟弟从黑道起家,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就连东北军政府也惧他三分。但是,“九?一八”事件的爆发,让一切的情形改变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