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男儿本色 > 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第11集剧情

佩雯拒绝了,她没有把孝仁当过敌人,可是也不可能成为朋友,他们注定就是并行线,永不相交。

不过,尽管拒绝了,可是在佩雯的心中,她对孝仁的感觉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改变。这让她夜不能寐,总是在眼前浮现着当年在宁波老家发生的童年往事。

孝仁放弃收地的消息让傅英年大为不解,他不明白施家花了这么高的价钱,怎么会白白地放弃,而他更没有想到施家竟然以企业购地,让自己反而付出极大的税钱。所以,在这次购地风波中,真正损失的是傅英年自己。

这让傅英年极为恼火,他动用自己的实力本想逼迫孝仁退地还钱,但竟遭拒绝。傅英年与施家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决不会放过孝仁。

放弃收地的行为让孝仁在上海滩树立了良好的口碑,他觉得又给了周家人情,一切都很顺利,他本想去东北看望父亲,却万万没有想到此时从东北传来父亲失踪的消息。孝仁放心不下,他一方面让孝义和孝礼分头寻找父亲和维持上海的局面,另一方面孝仁决定亲自盯紧周家人,以免节外生枝。

兄弟三人一点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施祥庆已经坐上了前往宁波的火车。

这些年来,尽管施家的后代都发达了,可是凤嫂却一直独居在宁波老家。在她的心里总觉得这辈子自己都是周家的人。况且,凤嫂觉得自己欠周家的,到底是自己的儿子打死了少爷敬之。她要为儿子赎罪。所以,敬之死后,凤嫂就一个人守着周家的祖房。尽管村里总是冷言冷语,凤嫂却从来没有埋怨过。

这一天,一所新办的义学开堂了,地点就在周家的祖房。学堂开业的典礼上,村里的人来了很多,热闹非凡。但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谁也不会想到那头“疯牛”突然出现了。十几年没见到的疯牛一出现,澎湖镇的村人们就一哄而散,谁都知道他不仅能打死一头牛,而且还打死了他的兄弟周敬之,这样的人谁敢惹?

偌大的学堂里只剩下凤嫂和儿子。十几年的光景,祥庆的确吃了不少苦头,脸上布满了沧桑。望着儿子,凤嫂哭了,她质问祥庆为什么要回来。

现在,儿子就活生生地跪在自己的面前,任由自己抽打。

凤嫂打累了,她瘫坐在地上,哭泣。

最后,还是疯牛把母亲背后了家中,凤嫂却把儿子轰出了家门。

自从孝仁得知父亲在东北失踪的消息以后,他就盯紧了周家人,特别是周家的二妹佩雯。说句实话,自从与佩雯相认以后,曾经的童年往事就总在他的眼前徘徊着。他忘不了,儿时他对佩雯的一句玩笑,“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可是,现在好像一切都不可能了。

孝仁有一种想接近佩雯的冲动,可是他又时时担心父亲会突然出现。
这个时候,孝仁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不是那天他暗中监视佩雯,刚好遇到佩雯被一名日本学生欺负,恐怕孝仁没有勇气主动站到佩雯的面前。那天,他狠狠地揍了那名日本学生,并告诉他不准再骚扰佩雯,自己就是佩雯的未婚夫。等日本学生走了以后,佩雯打了孝仁一巴掌。

孝仁并没有生气,他告诉佩雯,他明白佩雯为何不能接受自己,谁都有自己的父亲,谁都会站在家人一边,他希望佩雯能够谅解自己,也希望佩雯不要总是活在以往的记忆中。尽管佩雯没有对孝仁做出任何承诺,但是当她看着孝仁离去的身影,她的内心还是感到一丝异样。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